美國會資深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13日表示,總統特朗普在任內或將為最高法院再任命3位保守派法官,這將為美國司法界的未來數十年帶來深遠影響,意味著保守派將成為司法界的主導。同時,特朗普正在為聯邦和地區法院,任命更多年輕的保守派法官。

格萊厄姆13日出席了一個年輕保守派政治行動委員會的活動。他說,特朗普任內可能會為最高法院任命4位大法官,其中包括不久前獲國會批准的保守派大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

格萊厄姆目前是參議院司法委員會成員,也是去年美國大選的共和黨參選人之一。

格萊厄姆說,隨著多位高院大法官年事已高將退休,如84歲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和80歲的偏保守派大法官肯尼迪,他們未來的職位空缺很可能再由特朗普總統提名的保守派法官填補。

此外,另一位自由派大法官布雷耶(Stephen Breyer)即將79歲,他也可能在不久後退休,從而又將空出一席。這樣算來,高院可能會有4位大法官的職位在特朗普任內空出來,等待他任命新人接棒。

格雷厄姆說,如果在特朗普的(第一個)4年任期中,高院及聯邦法院的部分老齡法官由年輕的保守派法官取代,這將對未來數十年的美國司法界,產生深遠影響。

目前美國高院的保守派及自由派大法官的比例基本達到6:3。通常,保守派法官由共和黨籍的總統任命;自由派法官由民主黨籍的總統任命。

高院大法官格局——

首席大法官羅伯茨,保守派;
大法官甘迺迪,偏保守搖擺派;
大法官托馬斯,保守派;
大法官金斯伯格(女),自由派;
大法官布雷耶,自由派;
大法官阿利托,保守派;
大法官索托馬約爾(女),保守派;
大法官加根(女),自由派;
大法官戈薩奇,保守派。

「特朗普正在創造司法界未來」

霍士新聞分析說,在提名戈薩奇成為最終的大法官人選之前,特朗普的候選名單中總計有21名保守派法官,他們都是美國司法界知名而不動搖的保守派法官。這些人選被外界看好、很可能再次進入特朗普未來提名的大法官候選名單。

實際上在這21名保守派法官人選中,已經有人晉升為聯邦巡迴上訴法院的法官。例如48歲的保守派法官塔帕爾(Amul Thapar)近期獲提名,將成為聯邦第六巡迴法院法官。目前,他正在等待國會的批准。他的保守立場和年齡上的優勢,正被特朗普政府和保守派所看好。這也讓左派感到更不安。

目前聯邦法院共有890個法官席位,其中有136席在空缺中,有15個人選已經獲提名,正在等待國會確認。

美國前司法部副助理部長杜普雷(Thomas Dupree)對霍士說,特朗普可以複製他任命戈薩奇的成功經驗,為聯邦上訴法院和地區法院,多多地任命保守派法官。

目前白宮正在迅速行動,提名更多保守派法官進入聯邦及地方法院。杜普雷說,特朗普新政正在創造由保守派主導的美國司法界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