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義(因安全原因,使用的是化名)原本是中國東北某市一鄉鎮的副鄉長,十幾年來,由副鄉長升為鄉長、局長,現在又被提升為省城某機關的正處長。親友們問他:你怎麼在仕途上幹得這麼順呢?鄭義說:「我的處世哲學就是守住善念,順其自然,不貪不送,聽天由命。」 

2000年7月的一天,烈日炎炎。該鄉黨委書記(後來遭惡報死亡)為了配合中共迫害政策,「轉化」法輪功學員,與派出所警察一起將四十多名當地法輪功學員集中在鄉政府大院裏,列隊暴晒體罰,不許進屋喝水,不許蹲坐,晒得這些人汗流浹背、口渴難挨,警察還不時地拳腳相加,一直持續到中午十二點多。 

鄭義當時是新提拔的副鄉長。看到此情景,他就把鄉政府食堂管理員叫來說:「大熱天的,這些人還沒吃午飯呢!快去給他們買些麵包、汽水送去,不然那些歲數大的會承受不住的。」食堂管理員當時就照辦了。 

在當時紅色恐怖下,鄭義這樣做很可能會有丟官的危險,再說,他還是從外鄉新調來的、剛剛走上仕途。他為甚麼會這麼做?是因為他心靈深處的善念,他有兩位親屬修煉法輪功,明白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 

鄭義的善舉,不但沒有帶來麻煩,事隔不久,他被提升為該鄉的正職鄉長。鄭義還多次營救親屬法輪功學員,通過他的努力也真的使親屬少受了不少損失和痛苦。親屬告訴他要小心行事別被牽連,他卻說:「我不怕,烏紗帽摘了又能怎麼樣?!」 

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十八年中,鄭義任局長期間,局裏的機關幹部、職員沒有因煉法輪功遭迫害的,他還利用各種方式保護法輪功學員。善惡有報是永遠不變的天理,因為鄭義的善行,這十幾年間官升三級,從副鄉長、鎮黨委書記兼鎮長、局長、現在又升為省城某機關的處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