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被回歸」20年,中共違反基本法22條,多方面干預特區內務,基本法27條賦於港人的種種自由已逐漸被剝奪,市民對民主派代議士可抵禦這些侵略及捍衛核心價值的期望漸漸落空,教港人無限唏噓,無助、無力感有增無減。

首先是2010年民主黨進入中聯辦向中共叩頭,把港人本來爭取的真普選妥協掉,換來的是自己民主黨的議席,到今天民主黨諸公也認為做得對,不肯向港人道歉。真普選到今天遙遙無期,民主黨當年的「以量換質」如意算盤打不響、「忍多功能組別兩屆」的倡議銷聲匿跡、2012年又不肯參與「五區公投」、在議會內不肯拉布、2017年胡說甚麼「大和解」,都在在說明「民主黨,賣香港」是有根有據的。

然後是2017年特首選舉,民主派人士瘋狂支持一個建制派的候選人:曾俊華。說是為反對林鄭當選,支持一個lesser evil,卻看不到是犯上「政治幼稚病」,怎會不知整場特首選舉是由中共操控?民主派也走出來支持一個建制候選人,荒謬絕倫,中共一直在竊笑。另外,甚麼民主教授推出「特首民投」卻甩轆連連,公民提名的候選人不能入閘,理應立即叫停「特首民投」,卻繼續為建制候選人吶喊宣傳,不單毀掉民主派的團結,更令大部份港人抵制計劃,最後冷淡收場。最終又是中共支持的林鄭當選,一群「薯粉」(曾俊華支持者)如夢初醒,跟錯了教授的旗幟,灰頭灰臉的不再作聲。這一役又粉碎了多少港人的民主夢?民主教授的倡議又會否再獲支持?

更可笑的是力撐曾俊華、反對林鄭當選喊得震天價響的民主派在林鄭當選後,又忽然不再反抗,在眾多事件上顯示對林鄭多了支持、少了批評,很多民主派突然愛林鄭,愛得較薯片還深還真,又再重蹈「政治幼稚病」覆轍。

林鄭最懂「一啖沙糖一啖屎」的詭計,先灑少許金錢,教育界便照單全收,放下了戰衣,警戒全無的情況下,便不懂得再站出來反抗林鄭的下一步惡法。其一例證是林鄭說明要從幼稚園開始實行「我是中國人」洗腦教育,教師工會不吭一聲,幼稚園教師被問及可有進行愛國教育時說「一路都做緊啦!」被錢蒙蔽了眼睛,孩子的腦袋可洗,教師的錢袋不能清。

接著來的高鐵一地兩檢、廿三條立法、大白象工程、政改方案等爭議,相信林鄭會故技重施,先派「掩口費」,再來扮一個「有商有量」姿態,已嚐甜頭的不作聲、叩了頭的更會搖旗吶喊表忠支持,林鄭雙眼碌一碌,微笑向群眾致謝,所有倡議通行無阻,社會大和解在不知不覺間出現矣。

特區的民主派,若連這樣的詭計也看不透,或是看到了也為自己利益而投降向政府下跪,是遲早被市民唾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