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填字共研討

有一次,蘇東坡和妹妹蘇小妹在談詩。小妹說:「輕風細柳,淡月梅花」如各加一字作腰(加字在句中間),該加甚麼字好?」東坡說加「搖」、「映」兩字好,成「輕風搖細柳,淡月映梅花」,小妹認為不夠好。東坡又說:「那就改成『輕風舞細柳,淡月隱梅花』好嗎?」小妹認為還不是最好的。最後小妹改成:「輕風扶細柳,淡月失梅花。」

蘇東坡撫掌稱善。認為「扶」字,使無形的風人格化了;「失」字,不僅使詩的境界具有月下景象的朦朧美,更是熟字巧用,恰到好處!

以謎辯解

蘇東坡和蘇小妹乘船探親,某晚攬船靠岸。鄰船傳出陣陣單弦之聲。蘇小妹走出船艙,洗耳靜聽。透過船窗,見是一位翩翩少年在彈獨絃琴。她正待轉身回艙,蘇東坡見此情景,責怪道:「閨閣少女在此窺探,成何體統?」蘇小妹委屈地賦詩一首:

俺天黑出艙來,

手扶木欄杆。

必定無邪念,

彈罷就回來。

蘇東坡品味了一下,說,「這是一則謎詩吧?」蘇小妹笑道:「請兄長出示謎底。」

蘇東坡說:「我猜是『墨斗』。」原來,「俺天黑出艙來」指拉出墨線;「手扶木欄桿」指將墨線拉直放在木料上;「必定無邪念」中的「邪」諧音「斜」,墨斗線總是直的,所以是「必定無邪念」。最後一句:「彈罷就回來」是指彈完墨線後,便將墨線絞纏起來。

兄妹二人,皆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