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1日,天津武清區法輪功學員楊玉永被武清看守所迫害致死。半夜,特警包圍醫院搶屍,將遺體轉至陵園,並對前往陵園看望的人要求登記、錄像。

據知情者介紹,搶救的醫生說病人3時40分左右送來時,器官已經衰竭、心跳極其微弱。有護士說病人送來時已經不行了。

現場沒有人向家屬解釋楊玉永是甚麼原因去世的,但家屬發現「楊玉永的脖子、身體大面積瘀傷,東一塊、西一塊,耳朵、眼睛裏都有血,耳朵根有很大的傷口,腳趾甲也有竹籤扎過的痕跡。」

不讓妻子見丈夫最後一面

楊玉永與妻子孟憲珍於去年12月7日早晨在家遭綁架,孟憲珍現仍被關在看守所。楊玉永的親友「要求當局無罪釋放孟憲珍,讓她出來見自己丈夫最後一面。」

他的親友也氣憤地表示:「這麼一個五大三粗壯實的人給弄沒了,我們一路要說法,他們一路推託。半夜3時多,來了14輛警車,其中一輛全是特警,一百多人把醫院大廳內外包圍起來,把楊玉永的屍體給搶走了,送到陵園了。」

據悉當天晚上,聞訊的親朋好友陸續趕到醫院探望,有上百人在醫院大廳內等候,而武清區看守所趙姓所長勸家屬把遺體送到別處,遭到家屬的拒絕。因此上演半夜搶遺體一幕。

天津公檢法「踢皮球」

知情者還介紹,楊玉永的女兒不停地打電話報警、打至檢察院投訴,也找了武清和天津市的督察等,但對方不是冷漠應付,就是踢皮球,有人還囂張地跟家屬說:「你上公安局、上天津、上北京信訪,哪都沒人管。」

在家屬連續兩天再三的要求下,及朋友出面周旋,看守所總算答應讓楊玉永的妻子出來見楊最後一面。親朋好友前去陵園看望楊玉永的遺體都被要求登記和錄像。警方還揚言:「煉法輪功的人不許去,誰去抓誰。」

記者致電武清看守所趙姓所長,但對方告知自己調動工作已前往香港一段時間,讓記者聯繫另一個王姓所長。當記者聯繫上王所長後,對方不承認,說不清楚也不懂楊玉永的案子。

但知情者表示,趙所長在撒謊,他在搶救楊玉永的醫院現場,還要求家屬把屍體弄走。

獄中曾被性虐待

楊玉永的代理律師文東海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上個月28日我們去見過楊玉永,看到他還好,沒覺得他身體有甚麼異常。」

據悉,當時楊玉永表示,在向獄警勸善講真相時,他遭獄警劉建剛猛烈抽打嘴巴,劉建剛唆使監室裏的犯人共13個人對他進行群毆,把他打昏,同時對他進行性虐待和侮辱。

文東海律師表示,一下子人就沒有了。這也太可疑了,「此前因為楊玉永受到的酷刑,我們也曾提出過控告,但是沒有任何的回應。控告的事情沒給解決,又發生了這個新的事情,我覺得非常氣憤。」

今年2月楊玉永的代理律師文東海、胡林政分別向天津市檢察院、天津市公安局等相關部門郵寄了《關於天津市武清區看守所所長吳春明等人玩忽職守、徇私枉法、虐待被監管人犯罪的刑事控告書》。

控告之後,看守所管教劉建剛氣急敗壞,把楊玉永拉到一個無監控的號裏再次毆打,還威脅說再敢和律師提挨打的事,將被打得更厲害。

天津迫害法輪功一直非常嚴重。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自2014年7月份至今這3年間,共有丁秀蘭、劉元傑、張金忠、王慧珍、李之忻、張德堂、陳學惠7名天津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87人次被非法判刑;105人次被非法庭審,3年期間的非法判刑總數是2011年至2013年3年間總數的2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