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特朗普政府倡導的「美國優先」系列政策中,包括削減美國對外援助。2018財年預算中,特朗普政府將對外援助的資金減少了三分之一,同時表示要對這一領域的多個機構進行重組。

華府智庫布魯金斯學會(The Brookings Institute)的國際經濟和發展高級研究員英格拉姆(George Ingram)在7月11的討論會上表示,專注研究國際援助政策的智庫現代化對外援助網絡(MFAN)已經制定出一份改革提議,倡議政府創建一個全新的、更有效率的對外援助機構框架,建立明確的權力和問責制度,整合當前的機構和項目,並取消妨礙效率的過時的監管制度。

提議書中提到,美國對外援助項目的基礎法規自1985年以來就沒有過大的改變,當政府在面對新的局勢時,只是在原有機構的基礎上,再去創建新的機構、項目和法規。「這樣就導致了彷彿迷宮一樣的20多個官僚機構,以及已有50多年過時、卻無法擺脫的監管機制。」

提議書建議將目前四個機構和多個項目合併為兩個機構——全球發展機構(Global Development Agency, GDA)和金融發展合作計劃(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 DFC),將國際開發署(USAID)的12個行政局減少為5個,移除在難民援助和民主法治方案中重複的項目;將美國中東夥伴關係倡議(MEPI)整合到GDA中,取消絕大多數的特別大使和使節、取消國務院區域協調辦公室,以及提高美國食物援助項目的運行效率。

在草案提出的構架下,國務院、GDA、DFC各有分工,在保證現有對外援助項目的同時,大大提高運行效率。

英格拉姆認為,在當前政府的預算和政策與以往完全不同的情況下,「最好的策略便是拿出一個更大膽的方案,給在國會、媒體、行政機構裡的人提供新的理念和想法,讓他們知道還是有可替代、可行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