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風)其七中,李白寫出其與名道「千歲翁」安期公相見場景。〈寄王屋山人孟大融〉則描述李白在嶗山東海親嚐安期公所贈之棗。

近千年前,千古一帝秦始皇東巡瑯琊之中,在嶗山曾經召見過這位比彭祖還壽長200年的「安期公」,密談了三天三宿。

安期公師從河上公。當年,安期公離開時,給秦始皇留書並留言:「千年之後,求我於蓬萊山下。」( 漢劉向《列仙傳》,晉皇甫謐《高士傳》)但千年以後,卻是李白親嚐安期公所贈之棗,並和安期公一同暢遊天庭。莫非歷史深邃的時空中藏有更深的謎底?

唐玄宗雖然讓李白還山,但他仍然通過各種渠道打聽李白信息及其詩賦。這兩首嶗山詩遂讓唐玄宗對嶗山產生濃厚興趣。之後,天寶七年(748 年)他派遣幾名道士前往嶗山採藥,並將嶗山命名為「輔唐山」。嶗山因此而更加出名。

李白「幸遇王子晉」。王子晉,又名王子喬,周靈王太子晉也,好吹笙作鳳凰鳴。遊伊、洛之間,遇道士浮丘公,上嵩高山,修煉飛昇成仙而去。這是李白組詩〈古風〉五十九首中第四十首。詩人遇仙人王子晉,結交於仙境,依依惜別。

再看李白同「東方朔」遊天堂、見上皇仙遊之旅。

〈古風〉其四十一

朝弄紫泥海,夕披丹霞裳。

揮手折若木,拂此西日光。

雲臥遊八極,玉顏已千霜。

飄飄入無倪,稽首祈上皇。

呼我遊太素,玉杯賜瓊漿。

一餐歷萬歲,何用還故鄉。

永隨長風去,天外恣飄揚。

紫泥海,指東方朔成仙事。

《漢武洞冥記》:

「東方朔去,經年乃歸。母曰:『汝行經年一歸,何以慰我耶?』朔曰:『兒至紫泥海,有紫水污衣,仍過虞淵(日入之處)湔洗(洗滌),早發中返,何雲經年乎?』」

這是李白組詩〈古風〉五十九首中第四十一首,描述詩人受東方朔之邀,喝其玉杯所賜瓊漿,一起遨遊仙界。

當年秦始皇身邊博士盧敖辭官隱居,遇見真人,授以仙訣,遂遠遁深山修煉,道成飛昇。漢武帝元鼎四年,為紀念盧敖,在河南設盧氏縣。李太白在〈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中表明「早服還丹無世情,琴心三疊道初成」,此時金丹服下,大道初成;和仙人九天之上已經約會,要去元始天尊之玉京,並要接盧敖( 這裡借指盧虛舟)一起遨遊太清天界。

再看下面兩首詩,第一首講詩人受祕訣於仙人韓眾(又名韓終,當年秦始皇派其出海去尋仙藥),玉女千餘人相隨,又去當年黃帝及浮丘公煉丹之地,遇見浮丘公後,又有王子喬加入,「吹笙舞松風」。第二首講仙人玉女騎彩鳳而至,贈詩人綠玉杯和紫瓊琴,此二仙物,皆非世間所有。

〈至陵陽山登天柱石酬韓侍御見招隱黃山〉

韓眾騎白鹿,西往華山中。

玉女千餘人,相隨在雲空。

見我傳祕訣,精誠與天通。

何意到陵陽,遊目送飛鴻。

天子昔避狄,與君亦乘驄。

擁兵五陵下,長策遏胡戎。

時泰解繡衣,脫身若飛蓬。

鸞鳳翻羽翼,啄粟坐樊籠。

海鶴一笑之,思歸向遼東。

黃山過石柱,巘崿上攢叢。

因巢翠玉樹,忽見浮丘公。

又引王子喬,吹笙舞松風。

朗詠紫霞篇,請開蕊珠宮。

步綱繞碧落,倚樹招青童。

何日可攜手,遺形入無窮。

〈擬古十二首〉其十

仙人騎彩鳳,昨下閬風岑。

海水三清淺,桃源一見尋。

遺我綠玉杯,兼之紫瓊琴。

杯以傾美酒,琴以閒素心。

二物非世有,何論珠與金。

琴彈松裡風,杯勸天上月。

風月長相知,世人何倏忽。

賞讀至此,可以看出李白天寶年進宮之前,尋道、訪仙並修煉。由於其來源非比尋常,佛、道、神諸家都和其淵源很深,並一再邀其修煉;而且由於其修煉有成,可以看到很多常人看不到之景象,如訪泰山、道童勸其修煉、和得道高僧攀談佛法、打坐靜修等等。從他離開皇宮後的詩文可看出,他與神佛聚會,來往於各個空間,仙山神苑,心隨願往,超然世間。

詩仙在其詩詞中品評歷史人物不下二百餘人,亦對很多風流人物留下嘉評。

〈公無渡河〉中,李白感述大禹無私治理滔天洪水之豐功偉績:

黃河西來決崑崙,咆哮萬里觸龍門。

波滔天,堯咨嗟。

大禹理百川,兒啼不窺家。

殺湍湮洪水,九州始蠶麻。

〈古風三〉中詩仙讚佩千古一帝秦始皇:

秦皇掃六合,虎視何雄哉!

飛劍決浮雲,諸侯盡西來。

明斷自天啟,大略駕群才。

收兵鑄金人,函谷正東開。

〈贈新平少年〉中,李白如是評論兵仙韓信:

韓信在淮陰,少年相欺凌。

屈體若無骨,壯心有所憑。

一遭龍顏君,嘯吒從此興。

千金答漂母,萬古共嗟稱。

李白對項王的勇武十分欣賞。

〈登廣武古戰場懷古〉

秦鹿奔野草,逐之若飛蓬。

項王氣蓋世,紫電明雙瞳。

呼吸八千人,橫行起江東。

赤壁之旁,遙想當年周瑜聯手諸葛亮,孫、劉兩家以少勝多,大破曹軍,留下千古美談,詩仙揮毫讚歎。

〈赤壁歌送別〉

二龍爭戰決雌雄,赤壁樓船掃地空。

烈火張天照雲海,周瑜於此破曹公。

塞上漠北曾引無數詩人留下筆墨。詩仙在其〈塞上曲〉中描述當年唐太宗皇帝大破匈奴之舉。

〈塞上曲〉

大漢無中策,匈奴犯渭橋。

五原秋草綠,胡馬一何驕。

命將征西極,橫行陰山側。

燕支落漢家,婦女無華色。

轉戰渡黃河,休兵樂事多。

【結 語】

詩風成就爍千古 神傳文明寶中瑰

亙古大穹,走過了無數時光,創造了無限輝煌。李白作為詩人,來在世間,開創正統文風、詩風,引領文學藝術領域風騷,開示甚麼是文人應走之路,甚麼是正統神傳文化藝術;特別是他的高貴人品、人格,更為後世樹立千古風範。

詩仙李太白的詩詞歌賦,及常人很難理解的夢言、醉語、遊仙之詩,融作者身世、語言、文風、詩意、人格、心性、道德、情操、境界、修煉層次、仙界所見、空間切換、出世入凡等等於自然完美之一體,成為中華神傳文化、文學藝術之巔峰絕仞,無人可企及;更讓讀者受益無窮,也使社會道德提高回升。

他把正道修煉注入詩、詞、歌、賦,用神傳文化、修煉正理主導創作,謳歌佛、道、神。其偉大人格、正統詩風、文風,這一切一切展現了創世主及神讓人類文明、中華文明所應具有內涵,因此流傳百世,留下千古絕唱!

五千年中華文明歷史中,一場場驚心動魄的大戲,一幕幕刻骨銘心的劇情,鑄就了人類歷史輝煌,在亙古大穹中熠熠生輝,永遠閃耀。(因篇幅所限,有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