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七月,財經方面多有重磅新聞,引發不少政治解讀。

自月初以來的發燒話題,樂視網結束賈姓時代,萬達賣掉飯店及文旅產業,按商業邏輯,二者因股債雙殺困境,欠錢缺錢,賣貨償債,這個說法合理但有點不合情的是,賈躍亭一直在燒錢也一直有金援,王健林不惜拋售的是自己的核心資產;同時,接手的又都是孫宏斌的融創中國,這就難免財經新聞政治解讀,至少賣家方面是內含「投名狀」成份的交易。

無事不成三,7月10日媒體披露,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家族旗下的東方海外,被央企中遠海運全面收購,並稱是「政治壓力」促成的交易。據悉,中遠海運買東方海外,為擴大在全球航運上的地位。但今次交易仍要通過歐盟及美國的反壟斷審查才能完成之外。且進一步說,中遠海運要擴大影響力,不是非買東方海外不可。因而這又讓人政治解讀,董建華曾被指在這次特首選舉時,聯合張曉明替張德江故意扭曲習有關於此的談話而面臨查辦。

設若秋後算賬,據報道,東方海外也賣了個「好價錢」。此外,北京可能的「施壓點」,令人聯想曾有報道,東方海外在1985年第二次面臨沈重危機,「為了重振家族雄風」,董建華通過中國銀行出資五千萬美元、交通部招商局買下六艘運油輪之下,度過難關。由此可知,東方海外在過去十幾年和中共高層互動匪淺。報道還稱,因搭上中國改革開放的榮景,尤其是自九〇年代初期起,董建華與同為上海人的江澤民關係密切,又逢房價與船價齊漲,東方海外得以解除負債危機。

從習王反腐數據看,幾乎「大老虎」案件都涉及了經濟、金融領域,「打虎」就包括清洗這些依附在官僚系統的利益團夥。現在這些商人巨賈逐漸曝光的「財富故事」顯示,很多都是江澤民時期背靠當時掌權的勢力在起家發家。

這些多靠攏江派的舊有利益集團,表面上喊著支持「習核心」的口號,但寧可海外買球隊,不在國內扶貧。海外買球隊可以轉移資金,又造成「投其所好」的社會觀感。

值得關注的還有,據媒體資料,今年至5月中旬,上證、深證指數分別累跌0.2%和9.7%,尤其在4月中到5月中,僅一個月期間,A股市值便蒸發25萬億人民幣,平均每位散戶投資人損失8萬人民幣。

當然全球沒有只漲不跌的股市,但透過大數據交叉比對,即知A股不時突發的暴跌,猶如「化整為零」的人造股災。

舉個例子,有一家資本系持有股權的金融機構高達44家,其中,銀行17家、保險9家、證券8家、信託4家、基金3家、期貨2家、金融租賃1家。若這家資本系家族一起連動,在金融在股市就可以興風作浪,這家資本系就是明天集團。

公開資料,截至2016年末,明天系所控股的金融機構資產規模合計已超過3萬億元。明天系不是因為其掌門人肖建華有三頭六臂,而是他早年長年靠向以曾慶紅為首的江派權貴。

雖然明天系的肖建華、安邦系的吳小暉進去了,但控制金融機構的民資代表還有很多家,如復星系、希望系、世紀金源系等,其掌門人郭廣昌、劉永好、黃如論,政治後台分別涉上海幫、周永康、賈慶林。

還有幾個月就是十九大,何況養老金、保險資金已開始分批入市,金融股市系統一旦有亂,抵銷反腐結果,更衝擊經濟與民生。現階段,習當局在此一領域的風險控制實不亞於國安層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