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案」第一個被抓的女律師王宇與自己的丈夫包龍軍,7月9日寫下一篇〈全璋,你還好嗎?〉文章,回憶王全璋律師未遭抓捕之前的點滴。本報記者獲得知情人提供的王宇律師近照,這是王宇獲釋後的照片首度曝光。王宇一家三口雖已被取保候審,但仍被國保監視。

憂王全璋 王宇撰文回憶

上述文章說:「他(王全璋)像一個長不大的大男孩,憨厚、樸實,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戴著一副厚厚的大眼鏡,到哪都提著一個大大的、重重的公文包。那股坐不穩、閒不住的勁,在很多場合裏都顯得急急慌慌、匆匆忙忙,好像有太多的事做不完。時常的,一看見他那副坐立不寧的樣子,我就想笑。」

尤其提到兩個細節,很令人感動。一個是王全璋在手頭已有很多案件需要處理的情況下,在只有三千塊辯護費用的情況下,毫無怨言地接下了案件,其實三千元連交通費都不夠。另一個是王全璋忙碌到被別人看上去有點邋遢,尤其是他的小汽車,不過他的當事人很理解,感動得流淚:王律師的車這麼髒這麼亂也沒有時間整理、擦洗,你們太辛苦了!

余文生律師表示,王全璋是一個非常堅強、又很堅持的律師,尤其在法輪功學員的案件上,是「最堅持的一個」。儘管王全璋因代理法輪功案件多次被法警毆打,但他還是堅持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給後來參與代理法輪功案件的律師很大的影響。

王全璋是「709案」中唯一至今仍沒有任何消息、生死不明的維權律師。7月9日,王全璋的兩名辯護律師程海和余文生,與其父母、姐姐、妻子共同發表聲明,譴責天津的公檢法、律師協會、官派律師聯手違法犯罪,性質極其惡劣,並對此提出具體12點控告。7月7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也再次到中共最高檢察院投遞訴狀。

王宇一家仍被國保監視

7月7日,採取看望王宇的方式來紀念「709案」兩周年的余文生告訴本報記者,王宇夫婦對周邊環境很敏感,因為即使是取保候審,中共國保仍舊跟著他們,每天去哪兒,國保都跟著。

「王宇是一位很堅強的女律師,她承受的一些,是很多男律師都難以承受的。尤其是在被抓期間所遭受的,諸如被毆打、5天5夜不許睡覺等酷刑。」余文生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