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0日,萬達商業與融創中國簽訂轉讓協議,融創以總額631.7億元接手萬達集團13個萬達文旅項目以及76個酒店項目。

7月5日,中共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樂視控股目前已將超過價值1.3億元的樂視影業股份質押給了融創的孫宏斌。

之前,融創中國斥資150億人民幣收購樂視網、樂視影業、樂視致新股權。

樂視網將於7月17日召開臨時股東大會,選舉賈躍亭辭職後的新一任董事長。有消息表示,融創中國董事局主席孫宏斌很有可能接任樂視網董事長。

金融大鱷樂視賈躍亭、萬達王健林與融創孫宏斌之間的資本大騰挪,令外界眼花繚亂。

7月10日當天,大陸澎湃新聞網發表評論文章《從樂視危機到萬達631億甩賣,大變局才剛剛開始》。文章作者署名為中共財政部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應用經濟學博士後盤和林。

文章質疑,萬達商業還沒有到「賣田賣地」來還債的地步,王健林並沒有告訴我們其「大甩賣」的真實目的。但「大甩賣」的公告露出一些端倪,一是釋放出萬達確實「急於出手、急於用錢」的信號。二是萬達戰略出現了較大的改變,文旅項目是此前萬達重點的戰略布局,王健林在調整的戰略不只是「去地產化」。

文章還質疑,孫宏斌「買買買」鏈家、樂視、萬達⋯⋯難道是在買幾個包包嗎?資金從何而來?據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6年年底,融創中國的總負債2577.72億,淨負債率121.5%,借貸總額1128.44億元。想必樂視、萬達的收購也會進一步推高其負債率。

文章稱,萬達的「大甩賣」、融創的「速度與激情」都不過是大變局來臨的一個註腳而已。「有人辭官歸故裏,有人漏夜趕科場」,只有在變遷時代人們都才有不同的選擇。這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文章沒寫清背後的商業內幕,更不用說政治背景了,但文章在萬達商業與融創中國簽訂轉讓協議後迅速發表出來,考慮到作者的官方背景,釋放的政治經濟信號令人關注。

文章中直接點明,房地產行業到了一個即將巨變的時間節點。但面臨巨變的何止房地產行業?

從今年年初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被帶走調查,到4月初中共保監會主席項俊波被中紀委正式宣佈調查,到6月初安邦集團董事長與總經理吳小暉被帶走調查,6月下旬世紀金源集團主席黃如論證實被查,再到7月初,在樂視危機被引爆,金融反腐風暴在不斷發酵,愈演愈烈。

這些金融大鱷接連出事的同時,背後政治黑手也被深度曝光。如肖建華被曝是曾慶紅之子曾偉的「白手套」。中南海權威消息人士指,肖建華案是目前中南海頭號大案。習當局下決心要把肖建華抓回去調查,目的是撼動曾慶紅、江澤民家族的核心利益。

吳小暉出事前夕,官媒起底安邦集團,指其前身安邦財險的發起人為上海汽車集團(上汽集團)等7家法人單位;牽出江澤民長子江綿恆的利益網絡。

黃如論被稱為江派前常委賈慶林家族的「錢袋子」,隨著賈慶林升遷,黃如論的商業版圖由福建擴張到京城。而樂視賈躍亭除了與令計劃家族有牽連外,還與江綿恆的電信利益地盤有關聯。

這些落馬的「白手套」人物,背後均涉及江澤民集團高層的家族腐敗;習陣營要震懾、打擊的目標已很明顯。

「十九大」前夕,習江生死博弈升級。江澤民集團在海內外各種反撲動作頻現。朝鮮金正恩政權接連在敏感時點攪局,核武危機致朝鮮半島局勢緊張;中印邊境對峙;中越南海再起爭端,狼煙四起。中共政權內外交困,諸多因素均可成為政治大震盪的導火索。

中共政權面臨的這新一輪的內外交困危機,焦點之一為,「十九大」前夕,江澤民集團垂死反撲,習江生死博弈面臨攤牌;焦點之二為,以美國特朗普政府為首的國際勢力圍剿共產主義政權的態勢正在升級。這些因素正在深度觸及、加速引爆中共政權的政治、經濟、社會及外交危機。中國大變局已在各個層面醞釀、發酵。

目前,習陣營金融反腐與政法系統大清洗、高層人事佈局同步展開,打虎目標已指向江澤民、曾慶紅等江派高層家族。「十九大」前後,江派將有何種垂死反撲企圖?習陣營會有哪些更大力度的清洗、震懾動作?中國政治走向將有何種變化?這些因素與中共內政外交危機交織在一起,將決定著中國大變局的進程和方式。

(大紀元2017年7月10日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