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7月4日試射洲際彈道導彈(ICBM)後,迫使特朗普政府更認真考慮應對北韓核問題的方案。安全專家說,對付金正恩政權的非軍事選項非常有限。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尼克・黑利(Nikki Haley)周三(5日)在聯合國安理會緊急會議上說,北韓已經「迅速關閉了外交解決途徑的可能性」,軍事行動是一個選項,若有必要的話,美國將單獨採取行動。

特朗普上周表示,對北韓的「耐心」 已經「結束了」。

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5日在CBS新聞上說,北韓的任何軍事衝突「都可能是最糟糕的一場戰鬥,會殃及大多數人的生命」。安全專家警告,北韓可以很容易地立即殺死逾十萬名住在南韓首爾的民眾。

前美國駐南韓大使克里斯托弗・希爾(Christopher Hill)領導美國代表團於2005年與北韓就削減核計劃進行談判時說:「那些說沒有好的選項的觀點絕對是正確的。」他現在是丹佛大學約瑟夫科爾貝爾國際研究學院院長。

「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時刻。」希爾說。

CBS7日報道列出了幾位專家建議的以下四種選項:

網絡干預

前大使希爾說,關鍵是要在戰爭與和平的狹窄空間中工作。美國需要與中國合作,削減北韓導彈計劃。希爾說,一個辦法就是通過網絡干預,以「祕密」的方式擾亂北韓政權及其導彈系統。

「顯然,網攻的麻煩是,你做得越多,他們對下一次攻擊的準備就越多。」希爾說。

擔任亞太安全計劃工作的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的研究員哈里・克里亞莎(Harry Krejsa)表示,該解決方案「歸結為通過硬性對話或制裁來尋找某種外交手段」。

二級制裁

加州蘭德公司高級國際和國防研究員布魯斯・班尼特(Bruce Bennett)說,對北韓直接制裁是不可能的。他解釋說:「幾乎所有他們做的事情都是在內部做的。」

克里亞莎說,二級制裁意味著對第三方國家實行經濟制裁,比如中國,可能是「下一個前沿」。北韓大約九成的貿易是與中國做的。

克里亞莎說,美國需要鼓勵中國在經濟方面對北韓施加壓力,應對北韓危機。但她補充說,在這方面,美國能做的很有限。

她說,使北韓自願放棄武器系統,任何對話都必須配合強制壓力。以往與北韓的談判嘗試,真的是一個非常糟糕的歷史。每當美國與北韓達成一些縮小或凍結導彈計劃的協議時,北韓或放棄談判或違反協議。

班尼特說:「我們幾乎所有的協議都導致了可逆的條件。」

「這就是為什麼過去的協議失敗了——協議是可逆的。」班尼特說,美國和其它國家需要威脅北韓至少放棄其中一些核武器或和平解散其政權。

國際原子能機構

班尼特建議要求北韓向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交出一些武器,交換條件是這個國際原子能機構可指定北韓是一個擁核國家,這是金正恩政權所希望的認可。與此同時,國際原子能機構可向美國及其盟國提供有價值的北韓擁核能力的情報。

信息戰

班尼特說,美國及其盟國也必須向北韓展開信息戰。例如,如果北韓不能交出核資產,美國應該向北韓空投南韓肥皂劇DVD,來說明北韓政權的失敗。他說,南韓的肥皂劇是非常可取的。

「他們意識到南韓有著正常的生活方式,這有點像是仙境。」班尼特說。

班尼特說,美國也應該準備威脅北韓,如果它發射導彈,美國將向北韓空投傳單,向北韓的脫北者提供50萬美元,這將會讓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憤怒」。

特朗普將北韓核問題的矛頭指向北韓33歲的領導人金正恩。班尼特說:「我們需要考慮利用決策者(金正恩)的方式,不要傷害北韓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