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有一首〈蝶戀花〉詞,據說也與朝雲有關:「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牆裏秋千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裏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這首詞是蘇軾借傷春而抒發自己貶謫嶺南,坎坷寥落的人生遭遇。暮春景色,滿目衰落。牆內佳人本是無心無情,而牆外行人卻因多情而心生煩惱,萬端愁緒皆由心造。一切原本自然,何須如此執著,自生煩惱? 

據說,蘇軾請朝雲演唱這首〈蝶戀花〉詞。在唱的過程中,朝雲深深的體會到蘇東坡的那種傷懷之心,不斷的流淚,內心充滿淒苦。朝雲深深理解蘇軾的苦悶,想到人生在世,苦多樂少,歡娛稍縱即逝;想到人世無常,一呼一吸倏忽之間便有生離死別之虞;想為蘇軾分擔他的悲苦怨憤,卻又無著力處,每想及此,便淚如泉湧,無法再歌。 

果然,「『枝上』二句,斷送朝雲」(《草堂詩餘正集》),「朝雲不久抱疾而亡,子瞻終身不復聽此詞」。(《冷齋夜話》) 

真是一位忠義至性的朝雲! 

蘇東坡有四個兒子:邁、迨、過、遁。只有蘇遁一歲左右夭折之外,其餘幾個兒子(邁,為王弗所生,王潤之生迨、過)都很有出息。這三個兒子給予蘇東坡很大的慰藉,在詩文繪畫和書法上都很擅長。蘇東坡曾寫詩:「兩翁歸隱非難事,惟要家傳好兒子。」(〈別子由三首兼別遲〉) 

說到子由,其實是蘇轍的字。蘇轍也被列為唐宋八大家之一。在那首膾炙人口的〈水調歌頭〉中蘇東坡在大醉之後,表露出對弟弟的深切思念。可以這樣說,蘇東坡和蘇轍之間的手足情誼真的可稱為文壇佳話! 

當然,在蘇東坡的「近人」,還有諸如秦觀等名士和「佛印」等高僧。限於篇幅這些就不細說了,在本文末尾附幾件關於他們的趣事,讓讀者欣賞。 

對於佛印粗略的可以這樣說,佛印的出現就是不斷的點醒蘇東坡心中那份佛性。因為按照佛家講:人是從更高尚的生命境界中來的,生命的真正意義是在這裏還清業債,最後符合不同層次對生命的不同要求,最終返回去。那裏才有最美好和最永恆的。 

所以,佛印就是希望蘇東坡能不斷在佛法修持上能抓緊,不要陷在塵世的光怪陸離之中!人間的一切在佛家來看都是幻影而已。 

六、居士東坡 

蘇東坡成長的家庭環境,佛法修行的味道很濃。父親蘇洵喜歡與名僧交往;母親程氏仁慈寬厚,對佛法非常篤信。經常虔誠禮佛。從小蘇東坡就在這種家庭環境中長大,後來一舉成名之後,經歷了太多的沉浮起落,有了這些人生的體驗,使他更加努力從佛家的理論中搜尋人生的答案。 

蘇東坡把自己所學到的禪理,融到生活的實踐中,而不是和別人那樣苦背佛經似的修行。這也許就是蘇東坡無論甚麼時候,都能反觀自省,和保持那種光明的心境的緣由吧! 

不管怎樣,蘇東坡在文學上和人格上有如此出色表現,佛法修持功不可沒! 

七、不算結語的結語 

文章終有寫到頭的時候。本文實在是太長了,可以說這是我曾經寫過的最長的一篇文章。此文我構思了兩年,中途幾次提筆,又幾次放棄。總覺得當時所能表達出來的蘇東坡和我心中想表達的相去甚遠,索性頹然廢筆。 

今朝經歷過很多人生的坎坷和波折,我終於真切的理解了一些蘇東坡當時的心境,所以我才用最恭謙的筆觸,寫出我心中的可愛的、偉大的、幽默的、平易近人的蘇東坡。 

也許因為蘇東坡對自己曾經說的:「我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田園乞兒。在我眼裏沒有一個不是好人。」做了徹底的實踐,才會讓後世從皇帝到乞丐,到各行各業的人都非常喜歡他;在這些後人的眼裏,蘇東坡成了真正的好人!這正應了那句:「一報還一報」的俗語(確切的說就是:你用甚麼態度來對待人家,人家就用甚麼態度來對待你。) 

蘇東坡的可貴人格,在於他的自由和憐憫眾生的精神。無論外部有多大的壓力,他都堅持為百姓說真話,秉承著一種為國為民的責任感,一種光明與從容的心態這是最為難能可貴的! 

用「蘇門六君子」之一的一位李姓者,為蘇東坡寫的祭文中的一段,作為本文的結尾:「道大不容,才高為累。皇天后土,鑒一生忠義之心;名山大川,還萬古英靈之氣。」 

附:蘇東坡趣事三則 

1. 吟詩賞月 

蘇東坡在杭州,喜歡與西湖寺僧交朋友。他和金山寺佛印和尚最要好,兩人飲酒吟詩之餘,還常常開玩笑。佛印和尚好吃,每逢蘇東坡宴會請客,他總是不請自來。 

有一天晚上,蘇東坡邀請黃庭堅去遊西湖,船上備了許多酒菜。遊船離岸,蘇東坡笑著對黃庭堅說︰「佛印每次聚會都要趕到,今晚我們乘船到湖中去喝酒吟詩,玩個痛快,他無論如何也來不了啦。」誰知佛印和尚早打聽到蘇東坡要與黃庭堅遊湖,就預先在他倆沒有上船的時候,躲在船艙板底下藏了起來。 

明月當空,涼風送爽,荷香滿湖,遊船慢慢地來到西湖三塔,蘇東坡把著酒杯,拈著鬍鬚,高興地對黃庭堅說︰「今天沒有佛印,我們倒也清靜,先來個行酒令,前兩句要用即景,後兩句要用『哉』字結尾。」黃庭堅說︰「好吧!」蘇東坡先說︰「浮雲撥開,明月出來,天何言哉?天何言哉?」黃庭堅望著滿湖荷花,接著說道︰「蓮萍撥開,遊魚出來,得其所哉!得其所哉!」 

這時候,佛印在船艙板底下早已忍不住了,一聽黃庭堅說罷,就把船艙板推開,爬了出來,說道︰「船板撥開,佛印出來,憋煞人哉!憋煞人哉!」蘇東坡和黃庭堅,看見船板底下突然爬出一個人來,嚇了一大跳,仔細一看,原來是佛印,又聽他說出這樣的四句詩,禁不住都哈哈大笑起來。蘇東坡拉著佛印就坐,說道︰「你藏得好,對得也妙,今天到底又被你吃上了!」於是,三人賞月遊湖,談笑風生。 

2. 水果和藥 

蘇軾婚後不久,應邀去劉貢父家作客,才到那裏,僕人就趕來請他馬上回去,說夫人有急事。

劉貢父有心諷刺,吟道:「幸早里(杏、棗、李),且從容(蓯蓉為一味中藥)。」這句裏含三種果名,一種藥名。蘇軾頭也不回,蹬上馬鞍就走,邊走邊說:「奈這事(柰,蘋果之屬、蔗、柿),須當歸(當歸為中藥名)。」東坡居士的才思實在令人拜服。 

3. 對聯退敵 

北宋時期,宋人屢遭遼邦侵犯。居心求和的朝廷卻引來一遼邦使者,出上聯要宋人答對:「三光日月星」。如對出下聯則撤兵議和。此聯看似簡單,實不易對。出句的數字恰與後面的事物相符,而對句所選數位對應事物都會多於三或少於三。 

恰逢回京述職的蘇軾,大筆一揮,巧妙對上下聯:「四詩風雅頌」。該對聯妙在「四詩」只有「風雅頌」三個名稱,因為《詩經》中有「大雅」、「小雅」,合稱為「雅」。加之「國風」、「頌詩」共四部份,故《詩經》亦稱「四詩」。對句妙語天成,遼使佩服至極。(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