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寧可建築一些以「現代」驕人的圖書館、實驗室,也不願讓學生有機會坐在濃密的樹蔭下,望著落英繽紛,笑語人生造化。

又到開學的季節了,一群群的莘莘學子,在歷經幾番「征戰」,唱完驪歌,就離開了他們相聚幾年的同學、老師和學校,奔向另一些不可知的人群和房舍。

然後,有些人就在新的環境、新的聚合中,把之前的一切逐漸模糊、逐漸遺忘;而另一些,卻會歷久彌堅的懷念著過往,一旦重回校園,就像回到母親身邊的遊子那麼親切,那麼激動。

為甚麼,有些能懷念,有些會遺忘?

最能使人永遠懷念的,也許就是一片風景宜人,超塵俗,有特色,有詩意的青青校園。

可惜的是,除了極少數的「古老」學校以外,大部份都視之無味,不再令人感到難忘了。

在現代的建築技術下,一幢幢的高樓大廈,平地而起,迅速落成,掛上牌子,招收學生,找來一批教書的人、辦事的人,就是一個所謂學校。也有絃歌,也有書聲,就是沒有令人懷念的那種味道。

問題所在,恐怕是主持學校的人,雖然懂得行政,懂得教學教法,但卻缺乏詩意,不懂得「美」;而只有美,只有詩意,令人懷念。

他們往往是不斷花錢,擴充校舍設備,把學校弄成一個鋼筋水泥的、方方正正的、枯燥無味的大怪物。他們寧可建築一些以「現代」驕人的圖書館、實驗室,也不願讓學生有機會坐在濃密的樹蔭下,望著落英繽紛,笑語人生造化。

而我常常在想,沒有老樹綠蔭,算個甚麼學校?沒有十年樹木,怎能百年樹人?

十年樹木,就是百年樹人的最佳啟示,要有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胸襟,才是真正的教育工作者,要能廣植青青校樹,才能蔚成氣象,滌盡塵囂,培育出寧靜致遠的青年人。

美化校園,讓校園有詩意,可懷念,絕不是種種花圃,養些草坪,修剪幾塊醜陋的灌木叢所能辦到的;一定要讓校園裏,有大樹,有濃蔭,樹蔭裏有蟬鳴,有鳥噪,有書聲,這個校園,才可懷念,才能難忘。

而這一切,不能立竿見影,不會一蹴可幾,絕不是一些急功近利、五日京兆的教育工作者所能做的、所願做的。那麼應該由誰來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