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現今世界,體育運動牽涉龐大的商業利益。比方說,美國全國職業籃球賽(NBA)一般的運動員,年薪隨便可以達到千萬美元,明星級的運動員年薪不但更為驚人,還可以當上一些名牌貨品的代言人,豐厚的收入使他們成為很多人羨慕的對像。英國球星碧咸更超越了足球的界限,成為全球矚目的明星級人物。職業球員要名成利就,當然要在比賽中爭取勝利。此外,很多國家與國民都十分重視他們的球隊和運動員在國際賽的表現,將他們的勝利視為國家的榮耀。舉世矚目的英國溫布頓職業網球賽剛剛展開,不少英國人都將希望放在年前為英國打破幾十年未能取得男單寶座的梅利身上。極權國家先天性的自卑感作祟,更將運動員用作「為國爭光」的工具,不惜花上大量國家資源培養有潛質的運動員,中國欄王劉翔的命運,道出了他們不能自主的淒涼。

我的兩個兒子很喜歡打籃球,經常與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到家附近的籃球場練習。這些籃球場是公共設施,所以他們也有很多機會與其他喜愛籃球運動的年輕人一同切磋。不用多說,身形高大的人在籃球比賽中明顯較為有利。兩個兒子和朋友們的身形都比較細小,當一些身形比較高大的球隊遇上他們,都蠻有信心地主動向他們挑戰,大有不勝無歸的氣概。有趣的是,兒子及隊友身形雖然比對方吃虧,但平均技術著實不錯,所以很多時候都能擊敗對手。後者輸掉球賽後大多垂頭喪氣,馬上鳴金收兵。看來,勝利對他們來說,是籃球比賽給予他們最大的樂趣。

對運動員來說,成功就是在比賽中取得勝利。對其他人來說,成功可能就是在求學時取得獎學金(林鄭月娥說過,她的一個遺憾就是從沒有拿到獎學金)、在商場上取得勝利、在職場上取得勝利、在情場上取得勝利。為求勝利,我們付出了多少代價?勝利又是否這麼重要呢?比方說,一場雙方都打得十分出色、既緊張又精彩的籃球賽,最後一方獲勝、另一方落敗,但他們在過程中的表現,不都是很值得我們欣賞嗎?過份追求勝利,不但為我們增添了無形的壓力,也拿走了不少在比賽過程中我們可以享受到的樂趣。要更能享受生命,我們或許應對勝利看淡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