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次德二先生於1978年在名古屋市創建了CoCo壹番屋,它後來被健力士評為「世界最大規模的咖喱連鎖店」。因其可按顧客喜好選擇滷汁辛辣度、飯量、配菜而風靡日本、中國、台灣、南韓、泰國等地。

宗次先生到卸任為止,使公司連續22年盈利,2003年由濱島俊哉社長接手後,公司依然發展強勁。據調查公司食品商務綜合研究所的《2016年外食上市企業》報告(外食為在外面吃飯之意),該店名列前25名。

在宗次先生著手經營的時代,一直奮鬥在工作現場的最前沿。未曾過著名流企業家們那種奢華的生活:買豪車、戴名錶、穿高級西裝…… 即使卸任後的今天,宗次先生也沒有休息過一天,仍然堅持每天工作15個小時。他所想的是顧客,是一個事事都親力親為工作主義者。

在他徹頭徹尾、作風一貫又堅韌不拔的精神背後,有著少時作為孤兒為生存而掙扎的悲壯體驗,他的成功,寫就了一部從零到億萬富翁的真實傳奇。為此,《大紀元》記者於名古屋市採訪了宗次先生。

少時的貧困造就了 堅韌不拔的精神

宗次先生1948年出生於日本石川縣。因是私生子而被寄養在孤兒院。3歲時雖被養父母收養,但因養父好賭經常不在家,養母因無法忍受而離家出走。從此宗次先生連做飯都要自己來。因交不起房租而流離失所,晚上僅靠蠟燭照明,甚至有時靠吃雜草充飢。他本人形容是處於掙扎在日本最貧困線上的、毫無家庭關愛的嚴酷條件下活過來的。

即使在如此狀況下,宗次先生也沒有過「想成為有錢人」的野心,更未埋怨過命運的不公。不嚮往奢侈。在毫無選擇的少年時代,造就了他超越幸運與不幸的思想掙扎、僅僅為了生存而勇於面對嚴酷環境的堅強內心。

青年時期的宗次先生以其強大的內心先後就職於當地的開發業、大和HOUSE等房地產公司。後來覺得餐飲業更能感受到「客人的喜悅」,在他25歲的時候,夫妻倆共同在名古屋的郊外開了一家小型餐廳,顧客尤其喜歡他妻子做的咖喱飯。

連續達成目標的秘訣與 「顧客的粉絲信」

CoCo壹番屋的咖喱。(CoCo壹番屋)
CoCo壹番屋的咖喱。(CoCo壹番屋)

宗次先生表示,後來發現咖喱可以大量製作,冷凍保存後的味道也不會變,且無需大量技術,所以將餐廳改成咖喱專門店,取名CoCo壹番屋。CoCo壹番屋成功的秘訣是咖喱的辛辣度、飯量、配菜等可按顧客喜好而調整。

當初的目標是日營業額6萬日圓。第四家店舖開張時,將目標設為「開十家店舖」。就這樣隨著店舖的增加,目標也順利達成了。

宗次先生一直面對的是顧客的心聲。他說「不和其他社長做比較,不參照歷史人物,就是認真地在餐廳努力工作,從中就會找到答案。」

他把每年顧客問卷調查的結果比喻成「顧客的粉絲信」,直到卸任為止,他每天都用三個多小時閱讀1,000封以上的來函。然後總結出結果,每月傳達給各店舖。宗次先生說到「收顧客的錢,然後提供食物,受到顧客表揚的那些事其實是我們應該做的本分」,所以他主要是閱讀來自顧客的埋怨和投訴,而不是那些讚揚的話。

徹底貫徹顧客至上主義

宗次先生的秘書告訴記者,有次拍攝店舖的料理照片,攝影師試圖把埋在咖喱滷汁中的肉挑出來,擺放得美觀一些,宗次先生卻拒絕了。他說:「就那樣拍就可以啦。不要與實際相悖。」

通過努力與顧客一點點地建立起了信賴關係。2000年首次公開招股。宗次先生說,「作為經營者,我的努力不輸給任何人」。株式會社壹番屋的業績在宗次先生負責的20年間持續增長,後任的濱島社長接手後也呈良好趨勢。

公開招股兩年後,宗次先生53歲時選擇了卸任。他辭去了會長等名譽頭銜,甚至對店鋪的一些重要決策都推辭:「不需要與我商量」,徹底放手。宗次先生說:「一個社長朋友說,你已經完全盡職盡責了。那時我才意識到我已經為這個事業傾注了全部的心血。」作為經營者,20年間他已經竭盡全力了。

「第二人生是為社會做貢獻」

「第二人生是為社會做貢獻」,這是今年1月宗次德二先生在獲得東京召開的經濟界大賞之社會貢獻賞時的得獎感言題目。

他形容「錢財是循環的,是天賜的」,因而對財產和名譽毫無興趣。卸任後,宗次先生以貢獻社會為目的,創立了NPO法人yellow angel。資助、扶持音樂的普及和振興、培育體育選手、支援他們供養父母和以及學業,還有涉及導盲犬基金等領域。其法人名稱也源自於「多方援助」的諧音。宗次先生說「想給有目標並朝著目標努力的人一個機會」。

壹番屋於2015年成為HOUSE食品(持股51%)的子公司,宗次夫婦將所持股份出售,將其大部份用於社會貢獻活動。

成為超越時代帶頭人的資質

宗次先生自己的語錄被出版成書籍。裏面頻繁出現的一詞是「率先垂範」。正因為是經營者所以才必須率先在最前沿實踐。「如果自己無所事事,將無人聽從」宗次先生連清掃和美化活動都親力親為。

宗次先生真誠地說:「我沒有去過娛樂場所,經營餐廳的時候也沒有交朋友。」每天早晨4點左右起床去公司,晚上6點到11點則在家中度過。因泡沫經濟的80年代他沒有像別人那樣投資房地產等,因此泡沫經濟崩潰時也沒有受到甚麼影響。

宗次先生對衣服、飾物也不講究。採訪當天的一身西裝和鞋一共也才3萬日圓(約2,075元港幣),胸針還是現任社長所贈。他本人言道:「無需顯示自己是個經營者,普普通通就可以了。」

宗次先生為了普及古典音樂,建造了一座可容納230人的小規模音樂廳——「宗次大廳」,yellow angel的事務所便位於一樓。宗次先生現在依然每天4點起床,在工作開始前的一個半小時打掃音樂廳周邊的環境。

設置在「宗次大廳」音樂廳一樓的給各個社會團體的捐款處。(野上浩史/大紀元)
設置在「宗次大廳」音樂廳一樓的給各個社會團體的捐款處。(野上浩史/大紀元)

因「宗次大廳」位於交通量大,僅單側就有四車道的久屋大道拐進去的小路,所以建成初期,不為人知。身價上億的宗次先生親自舉著大廳的宣傳板,在大街上喊著「這裏有1,000日圓就可享受的古典音樂會」招呼宣傳。這也是秘書眼裏的毫無架子,不愛慕虛榮的宗次先生的寫照。

宗次先生的成功在於無止境的努力。他說:「漫漫人生,唯負己責。努力的人才會擁有豐富的人生。努力不會立竿見影,而價值卻多體現在那些並非馬上有結果的事情上。踏踏實實地達成人生目標,細小的問題就會隨之解決。人生也會越走越好,無需著急,無需太過忙碌,重要的是不怨天尤人,要保持一顆平靜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