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兩種想法

明代文學家屠隆,字長卿。

他對親友感悟的說:「人們一想到生病時,則貪婪之念,便會逐漸減少;人們一想到死亡時,則求道之念,便自然而生。」

二、兩種人

吳因之說:「經常造謠誹謗別人的人,總是生活得十分忙碌、勞累。經受得住別人誹謗的人,卻生活得十分清閒、愉快。」

三、人要穩沉、勤苦

馬援,字文淵,是東漢時的一位名將,任伏波將軍,封新息侯。他有一個比他大得多的哥哥,名叫馬況,很有知人之明。

有一個聰明的小孩朱勃,十二歲時,便能朗讀《詩》、《書》。一次,朱勃去拜訪馬援的哥哥馬況。

朱勃穿著整齊,步伐端莊,談吐文雅。而當時的馬援,年齡跟朱勃相近,卻只懂得一點學問。馬援見到朱勃,自慚形穢,悵然若有所失。

馬況看出了馬援的心事,便把他拉到旁邊,勸慰說:「朱勃是小器速成。他的智能,現在已全部表現出來了。你是大器,必當晚些年月才會展現出來。你現在要沉得住氣兒,謙遜勤苦的磨練。」

後來,馬援的成就很大。而朱勃的成就,果然不如馬援。

四、該做的事,定要做好

古代有一位趙母,十分關愛自己的女兒,女兒臨出嫁時,她告誡女兒說:「應當小心謹慎,不要搶著做好事。」

女兒說:「不能搶著做好事,可以作惡事嗎?」

母親說:「好事尚且不可做;何況是惡事呢?絕對不可做惡。凡事臨到你做的時候,那就是你該做的,你就一定要做好!」

五、誰應該居上座?

郭進營造的房宅落成後,他將族人、家屬和賓客,都聚集起來慶祝,下至土木工匠,都參加了筵宴。郭進特意把工匠的席位,設在正屋中的上座。

有人問:「為什麼把工人安排在上座?」

郭進指著工匠們說:「這幾位是造房子的人,理應受到感謝和尊重。」郭進又指著兒子和家人們說:「你們都是住房子的人,所以就應當坐在造宅者的下面。」

~以上均據明代曹臣《舌華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