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這次香港之行令人印象最深的是:許多做法突破了中共常規。比如梁振英接機被提前趕下飛機;駐港部隊受檢閱時喊出出人意料的新口號;泛民主派議員受邀參加歡迎宴會;央視香港「回歸」宣傳片沒有當時江澤民主持儀式的鏡頭;安保措施史無前例地嚴密等等。

這些非常之舉並非臨時安排的。即使有的舉措帶有突發形式,但事先也是有準備或有預案的。這就提出一個問題:習近平有意突破中共常規的做法究竟釋出甚麼信息?

這次習近平香港之行的時間點極其敏感,正值北戴河會議和十九大即將召開,大批江系官員和江派「白手套」遭到清洗,江澤民、曾慶紅本人抓捕的呼聲一浪高一浪。江派從上到下都有十九大後將遭滅頂之災的預感,所以正在通過「曝料」等各種方法作最後拚死一搏。香港也是曾慶紅經營多年用來最後負隅頑抗的陣地之一。自2014年以來發生和正在發生的一連串大事:包括張德江、梁振英挑起「雨傘運動」,《成報》連篇累牘揭露張德江、梁振英劣跡,抓捕宋林、肖建華,阻斷梁振英連任等,都說明習江在香港的博弈到了短兵相接和白日化的階段。目前,習勝江敗的趨勢明顯。

所以,這次習近平香港之行除了主持「回歸」20周年和新特首就職儀式的應有之義外,所傳遞的最重要信息是:習近平已拿下香港,取得在香港清理江派勢力的階段性勝利。可以說,20年前,中國取得香港主權;20年後,習近平從中共江派手中奪回了對香港事務的主導權。這些破規之舉的共同點都是習近平排除江派勢力,拿下香港的表現。比如,檢閱駐港部隊時,官兵喊出「主席好」,而不是「首長好」,寓意深長。胡錦濤當軍委主席被架空時,郭伯雄等都稱江為軍隊「首長」。如果沿用「首長」稱呼,裏面就留有江的遺蹟。而且「首長」可以有多個,「主席」只有一個。習讓部隊喊「主席好」,表明區別於江、壓倒江,顯示習對軍隊和國家的以及香港事務的絕對掌控。請民主派議員是史無前例的。江派是打壓民主派、用否定真普選來挑起事端。習這麼做是否定江派的做法,表示尊重和順應民意。梁振英上機接機馬上被趕下來,其中是有原因的,絕非「不給面子」這麼簡單。梁想跟在習後面下機,讓人誤認為自己執行江派鎮壓民眾亂港政策是得到習首肯的。習把梁提前趕下來當然是不承認江派做法和不接受梁這個江派人物。至於央視和鳳凰衛視在香港主權移交影片中沒給江澤民正面近景,決不是簡單的疏忽或忽略,而是表示江沒有地位、已被邊緣化了。保安措施嚴密不是針對民眾,而是預防江派的反撲。習拿下了香港,還沒徹底肅清江派殘餘,這是保障萬無一失的至勝手段。一句話,習訪港突破中共常規的做法實際都意味著:習已掌控香港,但不掉以輕心。

習香港之行傳遞的第二個重要信息是:江派張德江、梁振英要為這幾年亂港承擔罪責。這是通過公開講話表達的。習在新特首就職儀式上講,「一國兩制」在香港遇到「新情況新問題」,要「全面、準確」實踐「一國兩制」,「不走樣、不變形」。這實際上就是公開問罪張德江和梁振英:你們在落實「一國兩制」時「走樣變形」了,導致香港出現動盪和倒退。

江派破壞「一國兩制」有兩個特點:一是97年後把「港人治港」變成了「江派治港」。江派曾慶紅和張德江通過操控特首、立法會和親共組織,黑幫等左右了港澳事務;二是,通過「江派治港」達到亂港目的。江澤民一方面把腐敗治國延伸到香港,紅色權貴太子黨炒地、炒樓、炒股、洗錢,危害香港經濟和港民生活,另一方面侵蝕港英國留下的自由民主法制傳統,如強行要進行23條立法。同時剝奪港民普選權利,把大陸迫害法輪功政策延伸到香港。習近平執政後,江派為阻止習清算自己,又把香港變成對抗習近平的前沿陣地,不惜毀掉香港,不斷挑起重大抗議事件,撕裂香港社會,如挑起「佔中」和「雨傘運動」等,誘使習近平進行武力鎮壓,然後嫁禍和扳倒習近平,但沒有得逞。隨後習進行了強力反擊,阻止了梁振英連任,目前張德江等也將下台。這次習訪港講話實際上已經公開確定了張德江梁振英的亂港罪行。

最後,這次習提出「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的命題。這裏有兩點可以探討:第一,「一國兩制」是中港制度存在巨大差異情況下、能保障香港自由、法治和繁榮的有效過渡形式;第二,「一國兩制」的提出和假設前提就是主權移交後香港會受中共專制侵蝕。設立「一國兩制」就是預防中共專制侵蝕。香港20年主權移交歷史已經證明,中共專制和江派藉助中共亂港是「一國兩制」兩大禍害。因此,清除江派和解體中共才能使香港達到長期穩定繁榮、久治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