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曾經是亞洲經濟四小龍之一,有「東方明珠」的稱號。在所謂「一國兩制」下,香港走過了20個年頭,「一國兩制」還能堅持多久是外界一直關注的話題。6月30日,中共外交部公開宣稱,《中英聯合聲明》作為歷史文件,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

《中英聯合聲明》被認為是中共與香港之間的重要契約,中共承諾香港保有「一國兩制」的生活方式,50年不變。

中共外交部發罕見言論

6月30日上午,香港舉行了香港「回歸」20年以來最大規模的閱兵典禮。在這敏感時間點,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北京表示,1984年制定的《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北京政府有關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

前一天的6月29日,英國外交大臣約翰遜表示,法治、獨立司法體系和自由媒體是香港取得成功的關鍵,香港未來的成功無疑將取決於《中英聯合聲明》賦予香港的權利和自由。

同時,美國國務院發言人也表示,對任何侵犯香港公民自由和新聞自由的行為表示關切,美方支持香港民主體制繼續向前發展。

中共無法自圓其說的問題

7月1日,是香港主權移交20周年,中共稱《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對此,時政評論員唐靖遠認為,中共這樣做,是一個非常流氓的政府作出的一種無賴表態。

他說,按照中共外交部的說法,《中英聯合聲明》過時失效,有兩個問題中共也無法自圓其說:

「1、聯合聲明是中英雙方共同承認發表的,對締約雙方有同等約束力,嚴格說,中共無權單方宣佈該聲明失效。

2、按照中共自己的承諾,聯合聲明的有效期至少也應有50年,在這個50年之內,中英雙方無論在政治上、法律上還是國家道義上,都對香港事務有共同的責任。」

他表示,中共單方宣佈毀約後果嚴重:「中共的行為,等於在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如果中共可以單方面撕毀當初簽訂的法律文件,英方也可以視為中英之間從未就香港問題發生過談判,這等於承認英國立即對香港可以恢復管制權。」

梁振英扼殺香港的民主

香港主權移交20年後,法治、人權、自由甚至連經濟民生都全面倒退,各項政策都強調必須跟中共的政策結合。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表示:「包括立法會選舉、特首選舉、立法會內部的事務,還有政府官員的任命,以前也沒有出現過,(梁振英)可以說是一個超標的執行者,他任內做的,適逢中央利益有關的事情,他都會做得非常賣力,像政改方案、處理佔中等,都是完全站在中央的立場,去扼殺香港的民主。」

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鄭宇碩認為:「(當)出現了本土港獨這個需求,它就更加的振振有詞,更加不用跟你們談民主。扯破臉就乾脆跟你說,這『一國兩制』這個框架是我訂的,我說甚麼你就接受。」

香港社運連活動人士嚴小姐表示,中共獨裁,背棄「一國兩制」,破壞香港人的生活方式,「所以,不認同中共的暴政,也不願按中共的定義去定位自己的身份,抗拒成為中國共產黨所定義的那種所謂中國人。」

3.1%年輕人自認是中國人

在香港,各界對中共踐踏「一國兩制」的承諾早已不滿。香港市民表示:「看不到前面,有沒有希望?」「如果給我選擇,我不想回歸。」

6月30日,剛被釋放的黃之鋒、羅冠聰等香港民運人士聚集在政府總部前抗議,他們高呼「一國兩制已死、香港成為警察流氓國家」。

從1997年回歸開始,香港人對政府的滿意度一路下滑。根據香港大學針對港人身份認同的最新民調顯示,18至29歲的年輕人,只有3.1%自認是中國人,創1997年以來新低。

香港專欄作家張成覺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從民調的結果可以看出,在香港人的心目中,中共當局是越來越不值得信任,越來越失去民心,「所以,香港人不屑與他們一起當中國人。」

張成覺認為,大多數香港人在地域、文化及傳統方面是認同中國人的身份,跟政治沒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