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6日,法國共產黨總書記皮埃爾・洛朗宣佈,明年他將組建一個新的黨派,很可能會更換名稱。這表明,成立近一個世紀的法共即將消亡。不少民眾讚揚此舉「明智」,還有人說,法共早該消失了。這個消息,對於現存的共產黨政權來說,無異雪上加霜,而對於大變革形勢下的中國大陸,則具有值得借鑑的啟發性。

東歐劇變、蘇聯解體,去共化浪潮席捲世界。事實證明,共產主義根本不是鐵板一塊。在它給全球數十億民眾製造了空前的災難後,其罪惡本質被深刻揭露,犯罪事實被不斷曝光,各國各界紛紛譴責共產主義,形成了強烈的棄共意識。

在歐洲,自上世紀90年代起,多個國家的共產黨受到重創,處境困難。1991年2月,意大利共產黨宣佈放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改組為左翼民主黨。1991年6月,荷蘭共產黨宣佈該黨併入綠色左翼,自身組織解散。1991年11月,英國共產黨放棄了馬列主義意識形態,改組為民主左翼智庫。1992年,芬蘭共產黨解散。西班牙共產黨內也發生了嚴重的思想混亂,「改革派」要求解散該黨,黨的實力被嚴重削弱。法國共產黨曾經是法國的最大黨派,如今也終於走向末路。

早在上世紀60年代末,一些法國知識分子,比如讓−保羅・薩特,就已經承認:共產主義實驗是「絕對災難性的失敗」,無論是馬克思主義、史太林主義、毛主義,還是別的變種,都無例外。對於百年來共產主義在全球引發的災難,學者也有許多數據和理論的總結。因此,如果抱著共產主義不放,等於置慘烈事實於不顧,只會帶來更多的人性和文化悲劇。這種做法,對黨的領導者、黨員本身、國內民眾以及整個世界,都只有害無利。

1989年,號稱蘇聯「開放教父」的亞歷山大・亞科夫列夫在受訪時描述當時蘇聯人的心態:「夠了!我們不能再這樣生活下去。每件事情都必須以一種全新的方式開始。我們必須重新考慮我們的概念,我們的思路,我們對於過去和未來的看法⋯⋯此時人們已經無法再像過去那樣生活——那是一種無法忍受的恥辱。」

蘇共解體後,俄羅斯經濟起飛,公民享有完善的社會福利。不少學者論述過,近年的中國社會與蘇共解體前的情況甚為相似,只不過,中共六十多年的暴政統治,造成的黑暗和腐敗超過了蘇共。

2015年,中共體制內的學者相繼預警「中國大變局」。例如,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罕見承認中國面臨「30年來未有之變局」,萬科董事局主席王石表示,中國現在是「黎明前的黑暗,大變革時代即將到來」。10月26日,時政評論人士童大煥發表文章《中國大陸正處於全面觸底反彈的巨變時代》指出,(在中共66年獨裁統治下),對政治、經濟、文化和人心的破壞史無前例,怵目驚心。中國大陸正處於巨變時代,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

變革一觸即發。那麼,變局可能以何種形式產生?

維權人士杜陽明撰文《解體中共是唯一出路》,其中寫道:「他做慣了壞事, 就等於一個人一旦事情已經成為習慣了,他動不動就往這條路上走,他鎮壓人民已經認為是應該的,所以說他不垮台,中國的老的問題解決不了,新的問題還不斷發生,冤獄只會越來越多,最徹底的辦法就是『解體』。」

和平解體中共,轉向憲政之路,回歸傳統道德,是許多海內外專家學者的建議和呼籲。今天,中華大地已經被中共踐踏得滿目瘡痍,善良的百姓處在水深火熱之中,民怨沸騰,百廢待興。中共是一切悲劇的根源,是改革與發展的最大障礙。只有解體中共,才能解開所有的難題和困境。唯有消除動亂之源,社會方可平穩過渡到新的模式和階段,民族的道德與文化復興、國家的法制和經濟重建才有希望。

12年多來,《九評共產黨》廣泛傳播,三退大潮迅猛推進,共產黨的百年真相被層層揭露,這一切徹底動搖了中共的根基,為未來中國的和平轉型奠定了重要的基礎。同時,西方社會也認識到了共產主義的危害,也在抵制共產意識形態的入侵。共產主義在人間已無出路。此時,拋棄共產主義,是順應天象的明智選擇,將會造福群體、社會和國家,也必定會贏得歷史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