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當地時間29日,美國國務院宣佈對兩名中國公民孫偉和李紅日以及大連宇聯船務有限公司進行經濟制裁,因為他們分別與北韓的外貿銀行和北韓銀行高管有關,涉及北韓的核計劃。與此同時,美國財政部也宣佈制裁中國丹東銀行,並全面叫停美國金融機構與其的交易,不論是直接還是間接的,原因是該行支持北韓的非法金融活動,涉嫌洗錢。

這是特朗普政府對北韓發展核武和導彈的最新施壓。財政部部長姆欽在聲明中表示,美國致力於最大限度的對北韓施加壓力,直到其放棄核計劃和彈道導彈計劃,他並指上述行動不針對中國,他亦傳遞了美國希望與北京繼續合作的資訊。

丹東銀行被停止與美國金融系統的關聯,對其影響巨大。2005年,澳門匯業銀行曾因幫助北韓洗黑錢遭到美國的制裁,之後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被禁止與美國有關銀行進行匯款業務,由此造成重大損失。丹東銀行也將面臨同樣的困境。

2016年,韓聯社援引首爾方面的分析指出,目前丹東地區的對朝交易額約為每年38億美元,佔中朝交易額的七成左右。另外丹東地區約有4到5萬左右的北韓工人在多個工廠工作,他們的產品大多銷往南韓或歐美等地。該分析指出,一旦中國政府全面中止對北韓的匯款,4、5萬北韓工人的薪水和中朝交易的匯款等,會對北韓外匯收入造成重大的損失。而在這其中,丹東銀行顯然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

不過,2016年2月,在北韓核子試驗後,包括中國銀行、工商銀行、建行和農行等當地的四家政府控股的商業銀行,以及交通、丹東、大連和錦州等多家地方銀行曾停止了對北韓的美元匯款業務,但對北韓企業和個人的人民幣開戶、存款和取款等業務仍在正常進行。這其中就有丹東銀行。

如今美國的制裁表明,丹東銀行在躲過風頭後,仍在繼續從事向北韓的美元匯款業務。應該是掌握確鑿的證據後,丹東銀行上了美國制裁的名單。如前所言,如果丹東銀行在對朝匯款業務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那麼對丹東銀行的制裁也將限制北韓的美元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丹東銀行的股東之一正是去年被調查的丹東鴻祥實業公司董事長馬曉紅,該公司和馬曉紅本人也都被美國財政部列入制裁名單,他們涉嫌向北韓出售與核子試驗有關的物資。根據鴻祥公司和丹東銀行網站,今年1月,馬曉紅將所持的丹東銀行3,675萬股股權全部轉讓給了丹東利達資產經營有限責任公司。按這筆原始股 2014年每股帳面價值2.55元估算,此次股權轉讓金額應不小於9,371萬元。此外,馬曉紅丹東監事職位也被罷免。

依據海外媒體報道,這個馬曉紅的背景很不簡單。她不僅與北韓高官有密切關聯,而且還是中共中聯部的人。中聯部是中共與北韓聯絡的重要管道,長期被江派人馬把持。因此,馬曉紅牽涉的官員不僅涉及丹東、遼寧,而且也涉及北京高層,其黑幕遠超想像。其作為丹東銀行的股東之一,通過該銀行,一定也向北韓輸送了不少美元。據悉,鴻祥的合作夥伴之一是北韓的光鮮銀行,雙方在丹東合資,成立光鮮分行,長期涉及洗錢與貿易。在去年美國公佈制裁鴻祥後,光鮮分行的招牌已經摘去,但媒體稱其轉入地下運作。

無疑,美國政府公佈最新制裁北韓舉措,並涉及中國公民、企業和銀行,除了如姆欽所言,美國在向全球發出一個資訊,即「我們會毫不猶豫的針對那些幫助北韓政權的個人、公司和金融機構採取行動」,並警告北韓外,更是在向北京傳遞清晰信號:北韓問題必須解決,目前北京採取的行動遠遠不夠,北京應對北韓採取更多措施。

對於美國新的制裁措施,筆者認為,基於中美關係的現狀和國內形勢,北京不會做出過激的反應,畢竟證據確鑿,而且北韓也的確是在一意孤行。至於北京是否會加大制裁北韓的力度,在北韓問題同樣涉及中共高層博弈的情況下,北京最高層的決斷將是相當謹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