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控萬億資產的安邦保險董事長吳小暉出事,掀起金融反腐的新一波高潮。上海律師鄭恩寵近日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習近平在金融領域的反腐進入深水區,查江澤民曾用以掌控政權的「錢袋子」,「十九大」後反腐局面更凶險。

安邦最初的兩大股東是國企上汽集團和中石化集團。鄭恩寵認為,這顯示習近平反腐一步一步逼近江澤民家族了。因為中石化是周永康派系的,也是江澤民派系的。上汽集團有江澤民長子江綿恆的股份。中國的金融中心上海出事情,也顯示習近平的反腐進入深層次,進入核心部位。

習反腐沒有『鐵帽子王』

中國媒體報道吳小暉是鄧小平的外孫女婿,因此外界解讀習近平終於對紅二代開刀了。但鄭恩寵認為,抓吳小暉不是針對鄧家。吳小暉是利用鄧小平的聲望,搞自己的公司,但是鄧小平已經去世,吳最大的靠山還是江澤民的勢力。「習近平反腐,沒有『鐵帽子王』,不管是鄧小平兒子、鄧小平孫子,還是外孫女婿,有腐敗他都要反,否則無法向國人交代。」

鄭恩寵說,中共建政以來,腐敗大規模地爆發、蔓延,始於江澤民時期,之前規模沒有那麼大。鄧小平搞經濟開放以後,沒有法治,造成腐敗。腐敗以後,江澤民也不講法治,江澤民還帶頭破壞法治,所以腐敗達到巔峰狀態,使得中共無官不貪,全部爛,難以收拾。

鄭恩寵認 為,到胡錦濤時期,胡錦濤想收拾,因為江澤民做太上皇,他沒有勢力,無法收拾。到習近平之後,再不反腐,共產黨就亡掉了。所以習近平反腐不把江澤民勢力搞掉,大家不服,中共內部也不服。

習近平抓吳小暉,「最終目標是江澤民這股勢力」。「有人提出在『十九大』前後,特別在2017年以後,習近平的反腐敗要放鬆放軟了,我認為這是無稽之談。」他說。

鄭恩寵分析,習近平先要鞏固自己的執政地位,要吸取戈爾巴喬夫的教訓。戈爾巴喬夫當年沒有把自己的勢力扶上台,所以倒台了。

為甚麼還沒有動到江家?

鄭恩寵認為習近平在第二任期權力更穩固後,反腐敗會更加猛烈,他不猛烈,老百姓會對他不滿。「老百姓天天在守著看,今天甚麼貪官下來,明天甚麼貪官下來。」

至於民間認為江家父子是中國最大的腐敗份子,為甚麼習近平還沒有動到江家?

鄭恩寵表示,一方面可能涉及目前江家幫的勢力還不小;另一方面,習近平也講究程序,黨章裏要把「三個代表」去掉以後才能動(江澤民)的,憲法裏也涉及到「三個代表」的問題。

鄭恩寵觀察到香港雜誌報道,胡錦濤今年5月在中共內部提出要將科學發展觀和「三個代表」在黨章中刪除。鄭恩寵認為,如果「三個代表」在黨章和憲法中刪除了,那麼審判江澤民就不遠了。

金融反腐風暴剛剛開始

在吳小暉出事前,媒體分析「安邦大到不能倒」,因為它擁有1.97萬億人民幣資產和超過3,500萬投保人和投資者,當局處置稍有不慎可能帶來重大風險,甚至引發金融危機。

鄭恩寵認為金融反腐風暴剛剛開始。金融風暴就是共產黨的「錢袋子」出問題了。毛澤東和鄧小平認識到,掌握國家得有「槍桿子」和「筆桿子」。江澤民還發明了「錢袋子」,除了「槍桿子」、「筆桿子」,還通過「錢袋子」掌控政權。

鄭恩寵說:「金融反腐,如果節奏掌握得不好,整個金融系統會癱瘓,中國的經濟改革根本搞下下去。所以說這個金融的反腐風暴,比他在行政上、黨內的抓老虎、打蒼蠅更為艱難。這是習近平反腐敗的深水區,不是很簡單就能解決的問題。還涉及到國際問題、中美貿易、中美關係等等。」

鄭恩寵認為,金融反腐的最大阻力是腐敗已經成了氣候,一個個山頭被金融「老虎」佔領住了。不只是「老虎」、「蒼蠅」,還有「狼」、「狗」,中央銀行、地方銀行、中介金融機構等等,這個局面難以收拾。他說,不需要暴力革命,不需要顏色革命,中共自己就爛掉了,不攻自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