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中國夢」中,「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包含了精神和傳統文化復興這一前提。

2014年,習近平在一次講話中,談到「沒有中華文化繁榮興盛,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一個民族的復興需要強大的物質力量,也需要強大的精神力量。沒有先進文化的積極引領,沒有人民精神世界的極大豐富,沒有民族精神力量的不斷增強,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不可能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

誠然,道德復甦、傳統文化復興是中華民族復興的前提。然而我們必須看到,傳統的文化與宗教都是基於「有神論」,其與中共「無神論」的意識形態基礎有著根本的衝突。在過去兩千多年的歷史中,中國文明和世界上大部份國家所不同的,是中國具有更大的文化包容性,不同的宗教、信仰和價值體系,在這個國家中共生,也造就了中華文明的豐富多彩和長盛不衰。掌握中國政治權力的儒家體系,雖然不言鬼神,但大體上也並不排斥其他宗教和信仰。儒家之「仁」,也並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具有慈愛、寬容、大度、忍讓,以及並存的具體內容。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所以才被譽為「幾近於仁也」。

中國從來不是一個單一民族的國家,而是一個龐大帝國。而統治一個帝國,要求統治者掌握一個具有無比彈性和空間的治理方式,才能處理各地各具特點的政治、傳統、種族、文化和信仰及宗教的現實。也正因為如此,帝國統治從來都是一國兩制甚至一國多制的。

然而,中共執掌的國家政權,卻摒棄了這一切。在一個極為類似中世紀歐洲的「一元化」的目標下,中共極盡全力實現全面一致的政策,不但在政治和經濟上,而且也在文化和意識形態乃至信仰體系上,竭力鏟除各種異己的內容。

其效果眾所周知。鄧小平八十年代的改革開放,實際上是對該政策的略微放鬆,但其後所取得的效果卻極為巨大,凸顯中華民族巨大的生命之力。

不幸的是,最近二十年以來,中共政權卻採取了收緊空間的政策。對各種信仰及宗教的打壓,也成為中國社會所背負的重擔。這凸顯了共產主義這種來自西方的糟粕,仍然緊緊壓迫著蒼茫神州,而共產黨不但背負著對中國人的巨大惡債,也從根本上壓制著這個民族的重新崛起。

其中一個巨大的惡債,是鎮壓法輪功的信仰自由問題,特別是如何面對中共在鎮壓法輪功過程中犯下的駭人聽聞、讓神鬼也為之色變的反人類罪的問題,其關乎中國未來的發展,也關乎習近平個人的歷史定位。

沒有千年的王朝,沒有千年的政黨,但卻有千年的宗教和信仰。中共終將走入歷史,關鍵是誰結束了這段罪惡的統治和民族苦難的歷史,誰就將成為中華民族的功臣而名垂青史。

一旦信仰自由和文化復興開始真正實現,中國人民就會認清過去數十年中共十惡俱全的面目。中國人民絕不會接受共產黨,最終也一定會拋棄共產黨。

沒有共產黨的中國是我們的訴求,也是中國民眾的心聲和歷史發展的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