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別人淒涼我心裏很不舒服,見到別人有錢我不會妒忌、不會羨慕。幫到人我很開心……自己要努力,應得的要做。做人,不要放棄。

今年是香港主權移交20年,港股市場不斷染紅。中資股湧港上市,佔本港IPO(首次公開招股)市場一半以上,中資券商亦紛紛南下,佔市場份額七成。縱橫股壇四十多年,香港證券史上首位擔任聯交所管理層的女性,前聯交所副主席、中潤證券主席蔡陳葆心直言:港資券商難生存,「賣得七七八八」。

但她仍堅持親力親為,不願將證券行賣給中資,亦不沾手衍生工具等「歪風」、拒炒大陸A股等。在股市「鱷魚潭」中打滾的她,靠誠信贏口碑,走過大大小小股災。回望過去20年,她堅持不貪心,不做缺德的事騙客戶。

聯交所唯一任管理層女性

現年86歲、人稱「潮州鐵觀音」的蔡陳葆心,堪稱香港股壇的傳奇人物。出身富裕人家的她,1967年開始學買賣股票,1972年成立證券行;1987年加入聯交所管理委員會做會員,88年起擔任理事,每次選舉都是高票當選。1992-1994年出掌聯交所第一副主席。港交所(前身是聯交所)2000年上市之前,她先後和4名主席共事(每屆主席做3年),包括利國偉、李業廣、鄭維健和利漢釗。

「在香港百多年股票歷史,之前沒有女人做這個位置,現在退下來,也從來沒有女人做這個位置。我是第一次女人來做這個位置。」她自豪地說。

為會員爭權益換取原始股

港交所合併上市之前,聯交所擁有928名股東,同時具備會員身份。當時她與李業廣、利國偉三人商討,在置地廣場開了無數次會,李業廣傳達政府意見,她奮力為會員股東爭取利益,要求上市後,不可以一刀切,至少要保留一半會董。

最後政府讓步,928名會員,每人分得80.5萬股港交所(388),轉為股東。可惜現在持有原始股的已鳳毛麟角,絕大多數已經放售,如果留到今天,股份已值數億元。

蔡陳葆心現為中潤證券主席,她的經營原則是「不做對客戶不利的事情,不做損害香港經濟的生意」。。(余剛/大紀元)
蔡陳葆心現為中潤證券主席,她的經營原則是「不做對客戶不利的事情,不做損害香港經濟的生意」。。(余剛/大紀元)

李小加只聽話事權者意見

回顧過去20年聯交所、港交所及經紀行的變化,蔡太直言:「港交所性質完全不同」,資深經紀幾乎都被趕出港交所,「一個經紀都沒有」。以前聯交所時代,928名會員負責,行政總裁要聽會員的,「但現在有股票就可以做股東,是按照上市公司管理,政府根本無法管你。」

被問及對港交所現任管理層有何評價?蔡太說:「李小加非香港人,對香港沒有感情,沒有包袱,不用為你香港人做這麼多事」,「他不用聽香港人意見,聽有話事權的人的意見。」不似以往聯交所管理層是香港人,對聯交所多少有些感情,有包袱。

中資佔領市場 港券商難捱

九七後,香港經歷了港資、外資、中資券商的時代交替,中資證券業協會由2007年成立時僅8個會員,到目前已有109個。2008年金融海嘯後,外資撤退,中資發展,目前中資券商佔香港IPO市場份額的70%。

談到本地券商,在證券業打滾四十多年的蔡太直言,港資券商基本被淘汰,有的只是掛個名,但公司已經被中資併購,「賣得七七八八」。

她預料,未來港資券商在市場難以生存,原因有二,一是時過境遷,客路不同,「現在證券業的變化是很大的,以前我做經紀時,是上黑板,後來是半自動電腦,現在是全自動。以前是用電話溝通,現在不用電話,用手機、電腦就可以交易」;二是工作方法不同,「舊的和新的無法銜接」,「遲一點,不如去打工」。

但蔡太自己卻堅持不賣盤,年過八旬仍親力親為,每天早上準時到公司看市,到股市結束後才離開。

她當股票行是一門自己的事業,能否賺大錢反而次要。不過,還有一些忠實老客戶喜歡讓她幫忙打理資產,「要我幫忙買股票,多少都有些賺。」

避過四股災 料大藍籌穩陣

1973、1980、1987、1997年次次大股災,蔡陳葆心都成功脫身。別人靠理論,靠人教,她靠的是自己天生的直覺,還有就是「不貪心」。

1973年股災最驚心動魄!她警覺恒指飆至千七點時太瘋狂,在800多點就全部出貨,結果跌至150多點;1987年股災時,她見周五美股大跌,周六早上回到公司全部清倉,兼且開埋期指淡倉,讓當時的聯交所經紀大為震驚,「因為她做好友多,淡友少。他們說,很多如百富勤等大行都不行,為甚麼你這個小經紀,敢賣掉做空期指。問我的腦怎麼來的?」未料這家期指公司虧空關門,「我連按金都虧掉,由贏變輸。」97年股災前,她去美國探親,跟別人說股市就要跌了,別人不信。「我賣光了去美國。」

對於是否逢七不利,她認為今年港股未必有股災。因為現在資金多,樓價節節攀升,銀行利息又低,相信不少人仍願意投資股票。她預料恒指今年還會再漲,推薦藍籌股,如買銀行股、港交所、地產股等,都不會有大風險。

雖然滬港通、深港通開通,但蔡陳葆心不碰A股,第一不熟悉,第二始終對港股有信心,「因為我覺得香港不是很大事,不似中國大陸那邊。那些人對股市不夠成熟,把握不到真正的應該怎麼做。」

稱股市如鱷魚潭 不炒孖展

現在券商興玩孖展,玩衍生工具,蔡太卻反其道而興之,而且在網頁上列明中潤的買賣股票原則,就是「從不鼓勵客戶買賣認股證和牛熊證,也不做期指、期權、Accumulator(累計期權)等等的生意」;經營原則是「不做對客戶不利的事情,不做損害香港經濟的生意」。這在香港證券行中可謂獨樹一幟。

蔡太解釋:「那些像賭一樣,你看錯就沒有了」,「我自己就不喜歡這些,因為風險始終是高。」

原本是富家女,想做服裝設計師,卻誤打誤撞進了證券業,蔡太承認貪玩,炒股、炒樓、炒金樂在其中,但亦堅持傳統。她形容股市就是一個鱷魚潭,「搞不好會給吃掉」。比如有的人做莊家騙股民,她堅持不肯做這些缺德的事情。

「我看到別人淒涼我心裏很不舒服,見到別人有錢我不會妒忌、不會羨慕。幫到人我很開心。」回望一生,她問心無愧。「自己要努力,應得的要做。做人,不要放棄。」

當年一手推動H股上市的李業廣(中)稱,上市由時任副總理的朱鎔基(右)拍板。圖左為蔡陳葆心。(余剛翻攝/大紀元)
當年一手推動H股上市的李業廣(中)稱,上市由時任副總理的朱鎔基(右)拍板。圖左為蔡陳葆心。(余剛翻攝/大紀元)

蔡陳葆心(中)先後和4名聯交所主席共事,(左起)李業廣、利漢釗、利國偉和鄭維健。(余剛/大紀元)
蔡陳葆心(中)先後和4名聯交所主席共事,(左起)李業廣、利漢釗、利國偉和鄭維健。(余剛/大紀元)

李業廣:最難忘首宗H股上市

現時擔任公益金主席的李業廣日前出席公益金年會。(郭威利/大紀元)
現時擔任公益金主席的李業廣日前出席公益金年會。(郭威利/大紀元)

蔡太與前聯交所及港交所主席李業廣合作最多、也最投契。問及李業廣對過去20年,印象最深刻的事情,他指是第一單H股上市。

1992年9月,中國大陸公佈首批9家國企來港上市。1993年7月15日,第一隻H股青島啤酒掛牌。當年一手推動H股上市的李業廣稱,上市由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朱鎔基拍板。當時有很多問題要解決,其中最大的問題是國企是政府企業,要全部改組。他又透露,本來第一單應是上海石化,但當時這家公司太大,而且由上海市政府控制,「上市公司怎麼可以做市政府,所以將其拆出去。」結果時間長了,反而讓青島啤酒搶閘先上市了。

對於中資IPO佔領香港股市,外資IPO在港上市不多,李業廣笑言,需要港交所做多一些功夫。「多推廣一些。」不過,他又補充:「我們退位,不可以說他們做得快慢。」

談及近況,擔任公益金主席一職的李業廣說,最近忙於公益金的工作。他透露,歷屆公益金主席都是由第一夫人做,換了女特首後,第一丈夫卻拒絕出面,「說不要搞這麼多事情」。最終新特首林鄭月娥就委託他來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