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比較各國人的聰明程度,一個比一個,中國人必第一。兩個比兩個,猶太人就第一。三個以上去比,日本人便第一。結論是中國人永遠都不能團結,私心私利太重,真心自發的團體精神,永遠欠奉。

一個可停泊100架車的停車場,若是德國人泊車,講求精準,可泊100架。美國人一切都體形龐大,只能停90。日本人懂得改良善用,就可泊110。而宇宙最強的中國,只可兩架,一架橫放入口,一架擋在出口,其它車都無從進入,霸佔能力第一。

若果比較廁所清潔度,相信「便後民族」的日本會第一,日本人講求自重自律,社會規範注重團體,以不騷擾影響別人為主流,公共場所,聲浪細小守禮莊重,便後廁所必保持清潔,體貼他人第一。我們「便前民族」的中國,「便前」也許先清理一翻,「便中」就可能板踏深蹲,或者使出種種匪夷所思的方便模式,而「便後」受到慘烈蹂躪的廁所,話之你而不顧而去,大概「蘇州屎」的國粹,世界第一。而以個人觀察,中國男性便後不洗手的比率,可能也第一,所以握手真的可免則免,而疾病疫症的傳播與爆發,與個人自私自利的作風,不無關連。

縱觀世界歷史,官埸黨爭,中國又第一。焚書坑儒,誅九族十族,陰謀陽謀運動躍進,動輒死人以千萬計,普通國家早巳滅族亡國!人多好殘殺而不好辦事,這究竟是個人的問題,還是國族的問題?話說唐朝郭子儀對心術不正的小人,縱然地位卑微,如須接見,必整裝端坐優禮有加。反而接見貴人君子,倒很隨便。其見解是心術不正的小人,得罪不起,怕待慢會懷恨在心伺機報復。中國自古以來受到甚麼詛咒?平實做個好人都極困難,團體只能發展成利益團夥引發窩裏鬥的黨爭,往往鬥爭慘烈至全窩滅到家亡國破!

「各家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是句至理名言還是亡國宣言?人以私利出發,無可厚非,亦可能逐個比成為最聰明的人。但公民社會,人人都不管他人瓦上霜,有個人無整體,只怕雪落得太大,共業做得太深,塌樓時也會殃及池魚,無一倖免。時時都說百年一遇的種種也傷亡慘烈,而千年不變的人鬥死傷,見證都是世界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