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和多倫多的房市熱,顯示出中國投資者對加拿大房地產的熱情和信心。安省尼亞加拉已成為中國人的投資熱點,雖然多是購買葡萄園和酒廠,但他們的興趣看起來不是葡萄和酒。

尼亞加拉地區除了瀑布出名外,當地葡萄釀製的冰酒也是聞名於世。帶有葡萄酒品質聯盟(VQA)標誌的冰酒,意味著是當地產品,在某些情況下,與法國或意大利的葡萄酒並駕齊驅。

來自國外的鑑賞家喜歡尼亞加拉葡萄酒,一批批遊客乘巴士到葡萄園參觀。該產業繼續得到政府的支持,安省政府6月20日發出公告,3年內撥款4,500萬加元,支持當地的葡萄酒商家,在世界範圍內推廣VQA葡萄酒。

不過,該行業內部已經發生變化,越來越多控制尼亞加拉葡萄及葡萄酒行業的人不是來自尼亞加拉,而是來自中國。但這些中國業主看起來對地產的興趣高於葡萄酒。

越來越多的中國業主

據當地媒體St. Catharines Standard去年的一個報道,中國投資者最近幾年購買了數家尼亞加拉釀酒廠,他們通常使用加拿大代理來完成交易,並營運所購買的這些企業,業主們卻在地球另一邊的中國。一個標準調查結果的保守估計是,中國公司近期花了至少3,000萬加元購買尼亞加拉酒廠。而他們的投資還在增長。

當地釀酒廠Henry of Pelham的總裁Paul Speck表示,他一直在關注這變化,也看到了很多來自亞洲的投資。他不認為這會有甚麼不好的結果。

尼亞加拉出產的冰酒在中國已經很出名,麥克馬斯特大學教授、中國經濟專家陳教授(Luke Chan)說,這些冰酒在中國名氣之高,已導致有人仿製,而且很常見。但因為缺乏葡萄酒文化,很多人分辨不出仿製品的差別。

在過去十年中去過中國超過200次的陳教授認為,中國沒有葡萄酒文化。許多有錢人購買昂貴的葡萄酒,是為了身份標誌。他說,有些中國人甚至會在非常昂貴的法國merlot酒中加飲料7−Up或冰塊。

陳教授認為,即使葡萄酒的味道隨著時代潮流、市場力量及政治演變而變化,中國人對加拿大釀酒廠和葡萄園的興趣仍然會有增無減。因為他們根本的原因不是為了釀酒,而是為了賺錢。

但是,也有行家擔心,中國人對尼亞加拉冰酒的喜愛,最後可能導致當地的葡萄都變成酒了,就沒有葡萄可以作為水果出售了。

投資地產更重要

陳教授解釋中國投資者是為了賺錢,而不是為了釀酒的理由時稱,中國的房地產非常昂貴,加拿大的房地產相對較便宜,來加拿大買地產被認為是好的投資。

尼亞加拉地產經紀格守拉(Christine Gazzola)表示,她最近登出的一個位於Jordan區的22英畝葡萄園,感興趣的買家來自多倫多和溫哥華。這些潛在買家多數想做釀酒廠,但有些人只是想持有這塊土地而已。「與海外買家打交道的其他代理人,發現很多中國人只想讓這些土地長草。」他們希望這些土地幾年後會漲價。

格守拉認為,這些投資者很快就會將注意力投向外圍的Welland和Lincoln地區。尼亞加拉地區位於綠化帶的土地,也會很快被買下。這些變化對於尼亞加拉葡萄酒行業未來的長期影響,還不得而知。

陳教授認為,中國人對尼亞加拉釀酒廠和葡萄園的投資興趣不會變。因為釀酒廠有能力創造穩定的收入;當他們的朋友來加拿大旅遊時,還可以向他們炫耀一番。

中國人對溫哥華和多倫多的房市特別感興趣,炒買炒賣的行為多次被主流媒體報道。陳教授表示,他擔心在尼亞加拉也會出現類似的現象,就是這些釀酒廠會在幾年內多次轉手。不過,這對當地釀酒行業的影響應該不大,因為中國缺乏葡萄酒文化,這些中國人很樂意讓尼亞加拉釀酒師去釀酒及管理公司業務。

社區開始擔心

尼亞加拉地產市場的升溫,已經開始使當地社區擔憂,因為新來的投資者看起來有更大的目標。

據《多倫多星報》今年4月份的一個報道,房地產開發商馬羅塔(Benny Marotta)2014年在尼亞加拉設立了「兩姐妹酒莊(Two Sisters winery)」,讓他的女兒們經營,他自己繼續做地產開發。他不但在葡萄園附近建造了一些房子,還要在周圍購買土地,令人擔心他想建大多倫多式的住宅小區。

Niagara-on-the-lake的市議員迪賽羅(Betty Disero)在議會上質疑馬羅塔是否在拆除額外的樹木,是否在組合相鄰的土地,包括綠化帶內的土地,以便建造住宅小區。但是,綠化帶內是不允許做這類開發項目的。

市議會內有兩種意見,一種意見是希望城市能使用綠化帶的土地發展,一種是要保護綠化帶。迪賽羅要購買的「兩姐妹酒莊」臨近的土地,有些位於政府保護的綠化帶內。

多倫多及周邊100公里範圍內的一些城市已啟動外國買家稅等旨在冷卻房市的措施。尼亞加拉如果能進一步開發住宅及商業用地,對包括中國投資者在內的外國買家來說會有吸引力。當地人不擔心中國投資者會影響他們的釀酒行業,但擔心外來人對地產的投資渴求,會改變當地社區的面貌。

「我們從未有過這麼多的開發。」當地房地產經紀奧托夫(Tom Elltoft)對媒體說,這是一個綠化帶社區,對城市發展有限制。

因為擔心馬羅塔拆除該地區樹木帶來的後果,奧托夫聘請了一位生態學家和林業顧問來對此做分析和評估。迪賽羅也在市議會上提出,要讓省政府介入此事。

奧托夫相信,Niagara-on-the-lake正處於變化的轉折點。他說,在過去的二百多年中,該地區一直是緩慢成長,但近十年成長加快。「我們已經保護它二百年了。我們會在十年內毀了它,這是已經開始有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