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雅文明的秘密

(接上期)

失傳已久的天文數字與曆法

我們從小就學的阿拉伯數字一定沒有人會覺得很了不起吧!只不過就是1、2、3、4、5、6、7、8、9、0這10個數字。也許大家不知道,這個0的觀念是阿拉伯人從印度帶到歐洲的,古時候歐洲人沒有這麼簡單的數字概念。希臘人擅於發明,但他們必須用字母來寫數目;羅馬人雖然會使用數字,但只能用圖解方式以四個數字來代表。

如上圖所示,瑪雅人使用一點、一橫、與一個代表零的貝形符號來表示數字。考古學家研究瑪雅人的數字系統時,發現他們的數字表達與算盤的算珠有異曲同工之妙。他們使用的這三個符號:一點、一橫、一個代表零的貝形符號──就可以表示任何數字。類似的原理今天被應用在電腦的「二進位制」上。

這種計數方法,可以使用於天文學的數字,在危地馬拉的吉里瓜所發現稱為石標的雕刻石柱中,記載著9千萬年、4億年的數字。

瑪雅的曆法非常複雜,有以260日為周期的卓金歷,6個月為周期的太陰曆,29日及30日為周期的太陰月曆,365日為周期的太陽曆等,不同周期的不同曆法。我們用現代天文觀測知道一年是65.2422天,而瑪雅人已測出一年是365.2420天。

瑪雅人運算出來著名的金星公式: 

(月球)20x13=260;260x2x73=37,960 

(太陽)8x13=104;104x5x73=37,960 

(金星)5x13=65;65x8x73=37,960

這些公式的意思是說,每一種周期經過37,960天後,便會相遇在一條直線上,而根據瑪雅人的神話傳說,那時「神祉」就會到一處寧靜的休息處所。 金星歷年是指金星環繞太陽一周所需要的時間,瑪雅人用了384年的觀察期,算出584天的金星歷年(他們發覺金星在8個地球年中恰恰走了5圈,然後再重複循環,便用5除8個地球年的天數——2,920——便得出584天),而今日計算則為583.92天,誤差率每天不到10秒,每月只有6分鐘。以這麼高的精確度計算出金星歷來,實在是件不可思議之事。

瑪雅計日的單位出奇的大,考古學家已經知道的數值為:

20日為1維納爾 

18維納爾為1屯 等於 360日 

20屯為1卡屯 等於 7,200日 

20卡屯為1巴克屯 等於 144,000日 

20巴克屯為1匹克屯 等於 288萬日 

20匹克屯為1卡拉布屯 等於 5,670萬日 

20卡拉布屯為1金奇耳屯 等於 1億5,200萬日 

20金奇耳屯為1阿拉屯 等於 230億4,000萬日

為何要發展出這麼大的數字?這個數字單位大到即使是現代人也用不到。以今天的科學眼光來看,這麼大的數字也許只有一種學科會用到,那就是天文學。天文學家常常要用很大的數字單位表示星系間的距離,只有天文學的「天文數字」才會這麼大。

曆法中的瑪雅預言

在瑪雅曆法中,有一個叫「卓金歷」的曆法,這種曆法以一年為260天計算,但奇怪的是,在太陽系內卻沒有一個適用這種曆法的星球。依照這種曆法,這顆行星的大致位置應在金星和地球之間。

「卓金歷」中的這個符號,表達了瑪雅人所描述的銀河核心,並與我們所熟知的太極陰陽圖非常相似。

有瑪雅學者認為,這個叫「卓金歷」的曆法記載了「銀河季候」的運行規律,而據「卓金歷」所言:我們的地球現在已經在所謂的「第五個太陽紀」了,這是最後一個「太陽紀」。在銀河季候的這一段時期中,我們的太陽系正經歷著一個歷時5,100多年的「大周期」。時間是從公元前3113年起到公元2012年止。在這個「大周期」中,運動著的地球以及太陽系正在通過一束來自銀河系核心的銀河射線。這束射線的橫截面直徑為5,125地球年。換言之,地球通過這束射線需要5,125年之久。

瑪雅人把這個「大周期」劃分為13個階段,每個階段的演化都有著十分詳細的記載。在13個階段中每一個階段又劃分為20個演化時期。每個時期歷時約20年。

這樣的曆法循環與中國的「天干」、「地支」十分相似,曆法是循環不已的,而不是像西元紀年一直線似的沒有終點。他們認為自創世以來,地球已經過四個太陽紀。

當太陽系諸星體經歷完了這束銀河射線作用下的「大周期」之後,將會發生根本的變化,瑪雅人稱這個變化為「同化銀河系」。

從瑪雅預言中的「大周期」的時間上看,到今天已經接近尾聲了。從1992年到2012年這20年的時期中,我們的地球已進入了「大周期」最後階段的最後一個時期。瑪雅人認為這是「同化銀河系」之前的一個十分重要的時期。他們稱之為「地球更新期」。在這個時期中,地球要完全達到淨化。而在「地球更新期」過後地球將走出銀河射線,進入「同化銀河系」的新階段。

既然瑪雅人的曆法如此精準,那麼他們的預言應該也有一番根據。在環境污染嚴重,天災人禍不斷的今日,瑪雅人的預言究竟在提醒我們甚麼呢?

瑪雅人與中國人

以下從幾個角度,我們可以看出瑪雅人與中國人關係的蛛絲馬跡。

文字:瑪雅人使用象形文字,文字的發展水平與中國的象形文字很相近,但符號組合比漢字還複雜,至今尚未有人能完全解讀。 

藝術:以袋足彩陶罐袋為例,罐上的乳狀袋足和鮮艷的色彩,以及對比強烈的紅、黑色幾何圖案非常醒目。目前考古學家發現,乳狀袋足是中國史前陶器中最有特色的器形,但它竟然在美洲多支印地安民族的陶器上可以看到。 

玉器:瑪雅文物中有很多是玉器,在世界上只有中國人和美洲瑪雅人兩個民族,喜愛玉石並且具備精巧的玉器雕琢能力。更為巧合的是這兩個民族都有把玉與生命、繁衍連繫起來的信仰,有些瑪雅玉器竟與江南史前文化─良渚文化的玉飾驚人的相似。 

信仰:瑪雅文化中的羽蛇神形象與中國騰雲駕霧的龍有些相像。瑪雅壁畫上的羽蛇神頭像、瑪雅祭司所持雙頭棍上的蛇頭雕刻也接近龍頭的造型。除此以外,瑪雅人對於羽蛇神,和中國人對於龍的祭拜,都與祈雨有關。 

人種:從人種學上來看,瑪雅人和中國人都有明顯的蒙古人種的獨有特徵,而且研究證明瑪雅人與中國人的掌紋線極為近似。 太極圖:在瑪雅的廢墟中,竟發現與中國一樣的太極圖,也就是我們所熟知的「陰陽魚」。

神秘的文物 火箭浮雕

考古學家在謎一般的瑪雅遺蹟中搜尋多年,找到許多瑪雅的文物,其中有許多令人難以理解其中的涵義。然而最令人驚訝的是,其中有些可以辨識的竟然跟今日的尖端科技非常的接近。

1948年到1952年間,墨西哥籍考古學家路利教授 (Alberto Ruz Lhuiller)在巴倫傑神殿的「碑銘神廟 (The Temple of The Inscriptions)」中,發現在巨大石室的牆上刻有九位盛裝的神官,及一位帶有奇妙頭飾的青年浮雕。經過仔細地觀察,發現這個浮雕與現在的太空船十分相似!浮雕中的圖畫,畫著一個青年正在操作一台機器,這個機器的前端是流線型的,看起來十分精密複雜,還有類似儀表的東西。青年頭戴頭盔,頭盔上有兩條管子接著。他彎著腰和膝蓋。雙手正在操縱著一些操縱桿,位置較高的一隻手正在調節把手般的東西,較低那隻手的四根指頭,在操縱類似電單車把手般的控制器。雙眼前視。左腳跟擱放在有好幾道槽痕的踏板上。操縱者後面有個類似內燃機的設備。內燃機箱後方可以看到有火焰噴出。

瑪雅碑銘神廟的浮雕中,刻畫了一個帶頭盔的青年,正在操作一台類似飛行器的機器。路利教授在巴倫傑神殿所發現的浮雕和瑪雅碑文有密切的關係。被解讀出來的碑文中,一節這樣描述「白色的太陽之子,仿傚雷神,從兩手中噴出火……。」懷疑的人會說,這段恐怕是古代瑪雅人對太陽崇敬所想像出來的情景。但是根據路利教授所發現的石雕,及碑文中所記載的那節卻是「真實」。

仔細想想,這個浮雕看起來與登陸月球的登月小艇真有幾分類似呢。如果這張圖真的是當初瑪雅人照著他們建造的機器畫的,那麼他們已經具備從事太空探險的能力。也許那些精密的曆法,正是遨遊太空的瑪雅人所需要的。

水晶頭骨

1927年在中美洲的貝利茲(Belize)的瑪雅遺蹟中發現的水晶製成的頭骨就更令人歎為觀止了。這顆水晶頭骨完全以石英石加工研磨而成,大小幾乎和人類的頭骨相同。高12.7厘米,重5.2公斤,是依照一個女人的頭骨所雕成。

大英博物館收藏的水晶頭骨。(維基百科)
大英博物館收藏的水晶頭骨。(維基百科)

瑪雅人依照人的頭骨所雕成的水晶頭骨,展現了成熟的解剖學與光學技術。並且利用了某種現在科技仍未掌握的碰撞技術所製成。水晶頭骨看起來不僅外觀十分逼真,而且內部結構都與人的顱骨骨骼構造完全相符。其工藝水平極高,隱藏在基底的菱鏡和眼窩裏用手工琢磨的透鏡組合在一起,發出眩目的亮光。

我們知道,現代光學技術產生於十七世紀,而人類準確地認識自己的骨骼結構更是十八世紀解剖學興起以後的事。這個水晶頭顱骨卻是在非常了解人體骨骼構造和光學原理的基礎上雕刻成的,瑪雅人是怎樣掌握這些高深的解剖學和光學知識的呢?

還有,水晶即石英晶體,它的硬度非常高,僅次於鑽石(即金鋼石)和剛玉,用銅、鐵或石製工具,都無法加工它。即使是現代人,要雕琢這樣的水晶製品,也只能使用金鋼石等現代工具。經研究證實,此水晶頭顱骨是利用某種碰撞力量雕刻成的,但現在科技仍未掌握此技術。

從這個奇異的水晶頭顱骨來看,瑪雅人掌握的工藝技術,相當高超。現代人引以為傲的工藝技術跟這個水晶頭顱骨比起來,真是黯然失色。(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