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告訴大紀元,他因今年5月底在大紀元媒體上揭露了上海幫要員、前上海市檢察長陳旭的貪腐內幕,遭到了上海公安的瘋狂報復。

今年3月初,上海幫要員、前上海市檢察長陳旭落馬,5月25日被立案審查。上海著名維權律師鄭恩寵就此向大紀元披露了陳旭及其後台前上海市委副書記、市政法委書記劉雲耕的更多內幕,以及陳旭的倒台,將引發上海官場一系列地震,上海幫將徹底瓦解的預測。

6月24日,鄭恩寵告訴大紀元,他目前遭到上海公安局嚴酷打壓。

鄭恩寵說,由於他長期以來對江澤民及其兩個兒子的揭露,以及不定期揭露陳良宇的貪腐等,一直受到上海警方對他長達11年的監管,上海警方安排了12個警察分成3個班「保護」他,並在他家的走道處放了3張床、2個冰箱,還有好多辦公桌椅、衣物箱等,實施24小時的監控。

「但我一直沒有受到對我生命的威脅,今年5月底之後,情況突然發生了變化。」鄭恩寵說。

6月2日上午,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國保處國保人員史金榮、張曉敏沒穿警察制服、沒帶傳喚證,就闖入鄭恩寵家,聲稱六四將臨,讓他不要發聲。

鄭恩寵向國保表示,不保證11號以後不發聲,「特別上海陳旭案正在深挖,我認為涉及到幾百個大貪官,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不可能不發聲。」隨後警察離去。

11號早上6點多,當鄭恩寵下樓正準備去倒垃圾時,突然衝過來4名警察,暴力毆打他,並用一米高的電熱器砸他的頭部,導致頭部出血、左臉被撞腫。

被打之後,鄭恩寵就住在一位朋友家裏。16日,警察以傳喚的名義找他談話,宣佈打人的警察調離,另外,考慮到他的安全,上海政府特別租下一個大酒店裏的2套房讓他和他的太太住進去。但情況並非如此,鄭恩寵發現,打他的警察仍然還在監管他。警察對他說,「我們讓你住賓館就意味著打人的人不調離。」

鄭恩寵告訴大紀元,打他的凶手,正是長期「保護」他的警察。他說,警察先前到他家不是因為六四敏感日,「我個人認為實質性的問題,就是因為我揭露了陳旭。」

鄭恩寵說,大紀元採訪他及對陳旭的報道,在上海民間的微信群中廣泛傳播,連平時不關注政治的人,在街上碰到他,都告訴他都在關注傳播大紀元對他的採訪、對陳旭的報道,「這就是人心向背,大家都在傳大紀元對我的採訪,陳旭的殘餘勢力保不住了,所以他們非常惱火,怕我11號對陳旭司法的腐敗繼續揭露,所以,他們就借六四,對我早早的下手。」

鄭恩寵說,中共上海當局對陳旭的報道每篇報道不足300個字,想把陳旭的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現在擋不住了。

鄭恩寵表示,好戲在後面,現在對陳旭的倒台挖出上海更多司法腐敗的黑幕非常有信心,因為現在民眾也覺醒了,「他們敢衝破政府的阻力,在自己的微信群裏傳海外大紀元對我的採訪文章,證明他們現在控制不住了。」

今年67歲的鄭恩寵是上海律師,曾代理上海的一些拆遷糾紛案件,並向中共高層揭露上海高層的一些貪污案件,涉及周正毅、黃菊、陳良宇、韓正等人。

2003年10月,鄭恩寵被當局以「為境外提供國家機密罪成」判刑3年。2006年獲釋後,一直被嚴密監視,同時頻遭公安和國保毆打關押。鄭恩寵在一些所謂的敏感時期經常遭到軟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