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今年海外開始且終極針對習、王關係而來的系列爆料後,就在上周集中發生的不只一件事,似乎都旨在公開顯示習、王之間並不受此挑撥。

一是習近平與王岐山同步離京。習6月21日到山西考察調研,王20日至22日在貴州視察紀檢監察工作。習、王不僅行動一致,王還去了被視為胡、習政治高地的貴州,而公認胡(錦濤)是挺習的。

二是習、王代言媒體就相同主題先後發文。6月20日微信公號《學習小組》刊登習有關「權力中心」、「權錢交易」、「白手套」的論述,6月23日中紀委旗下紀檢監察雜誌發文暢談官員的「圍獵者」,這兩篇文章深究可說從正面反面緊扣呼應同一個反腐主題。

特別是紀檢監察雜誌一文,不但直接以中共原國安部副部長馬建的說法:「對張越,郭文貴總是破口大罵,張越總是對他唯唯諾諾」,而且直接點出張越的坊間綽號「河北政法王」。文章明示郭文貴敢如此對張越頤指氣使令其言聽計從,暗示郭的權力靠山遠在張越之上。

前不久,就郭爆料提告的大陸地產商、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也說過:郭背後的老領導比天大。

其實類似潘石屹這句話,據台灣媒體《新新聞》最新報道,早在十幾年前就已經有人說過,同時首次曝光的一些信息,對當前郭文貴海外爆料背後的老領導是誰,頗具有答案的提示與補充。

在《新新聞》6月號獨家揭露「郭文貴坑殺台商」內幕及其相關報道中,受害台商不少,其中台灣建築界名人、桓邦建設總經理陳志瑤,因郭誘以位在北京奧運村水立方旁的「摩根中心」(後來改名盤古大觀)相關項目而入局,且陳志瑤還是唯一一位做過郭旗下政泉公司負責人的台商。據陳志瑤口述,居中人對郭的介紹詞就是重點一句:「郭文貴在北京有通天本領的人」,而這人說這話的時間是2002年。

就2002年這個時間點,北京市長是劉淇,書記是賈慶林,兩人雖貴為首都一、二把手,但他們在中共政治架構中都沒有資格被稱為「天」,而有此資格的是時任中共黨政軍最高一把手的江澤民。

想當然任何「圍獵者」通「天」的關係不是一天經營出來的。

再看《新新聞》報道稱,曾有兩人間接或直接對陳志瑤示警郭的權勢之大,一是時任國台辦副秘書長王小兵說:「叫志瑤趕快走,因為鬥不過!」另一個就是當時也在政泉公司任職的王鍇親自對陳志瑤說:「你玩不過他(郭)的!」

王鍇正是河南鄭州市委書記王有傑的兒子,而王有傑被指是郭的保護傘之一,但當年王鍇說陳志瑤鬥不過郭的原因,顯然不是指郭的背後是自己的父親。

但這個十幾年前的說法卻頗為貼近最新的傳聞:知情人指出,郭文貴在90年代末期在河南裕達的時候通過關係結識了曾慶紅的兩個弟弟曾慶源、曾慶淮,自此搭上了曾慶紅。在一次內部員工會議上,郭文貴得意洋洋宣稱「以後在中國我誰也不怕了!」

據《新新聞》報道,在郭誘騙陳志瑤之前,台商受害最重的是宏國建設集團副董事長、現任中華奧會主席的林鴻道,他就是在1997年參與郭的發跡之作──裕達國貿大樓時被詐走18億元新台幣。

據《新新聞》報道,2000年5月,時任菲律賓總理艾斯特拉達,與時任中國總理朱鎔基會面時,遞給朱鎔基一封信,就是林鴻道的陳情函,信中控訴郭文貴欠錢不還的惡行。朱鎔基隨後下令徹查郭文貴。

也就是說,如果郭在2000年5月那次被繩之以法,他就不能在2002年再訛詐陳志瑤及其他台商。但郭不僅順利逃脫,而且是在朱鎔基親自下令徹查下,試想誰能干預得了?當時朱鎔基的身份地位,僅在一人之下。

無論如何,在習、王反腐「打虎」以來,一個不容否認的事實,江派貪官紛紛落馬,所以在一票老領導中,不是胡、溫、朱、李,而是江派兩個老領導曾慶紅、江澤民。

最怕習、王一直合體下去聯手反腐的江、曾,在「十九大」之前眼看無法直接倒習,但可以倒王達到倒習目的。如今習、王再度顯示一致行動,也顯示反腐終級目標不變,那就是老領導中集合最多「圍獵者」、擁有最多「白手套」的曾慶紅、江澤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