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6日,由中紀委拿下的湖北省政協副主席劉善橋,是王岐山這次隱身月餘再復出時第一隻落馬老虎,這又應驗了一個普遍的說法:今天中國老虎腐敗幾乎都與江澤民有關。

劉善橋的仕途,若按官方履歷,會說是起步於隨州,但據實而言,完全是起步於迫害法輪功──江澤民1999年因一己之妒而發動的一場毫無道理及毫不講法的迫害。

劉善橋1999年至2002年任襄樊市(2010年後稱襄陽市)副書記,搭檔的書記是孫楚寅。孫楚寅於2003年12月被捕、2005年被判刑17年,官方罪名只是「受賄、賣官」。其實孫楚寅主政期間有更具體的罪惡,是積極指揮襄樊全市各級官員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包括多起致命案例,同時將迫害延申一般民眾,如曾經引發全國關注的「高鶯鶯事件」,花季少女高鶯鶯被性侵後被自殺、遺體被強行火化。

高鶯鶯事件發生的2002年,正是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高峰,孫楚寅因此才能私自調動武警鎮壓家屬與民眾,而且那時候全國宣傳「自殺」、「自焚」之類的「案例」,誠如時評:高鶯鶯不「自殺」行嗎?不「自殺」能「和以江澤民為首的黨中央保持高度的一致」嗎?對高鶯鶯這個孩子的殘害,更使人想到他們對法輪功學員的殘害。

不過就像多數參與迫害的官員一樣,作為孫楚寅重要副手的劉善橋並不引以為鑑,並且在他2003年起主政黃岡市近10年來,不論是劉善橋市長,還是劉善橋書記,不論是他在「年度政府工作報告」中,還是他在與各縣區委書記的座談會上,他的高頻詞都是「嚴防和打擊法輪功」。尤其是他將法輪功學員劃為「七類特殊人群」實行「六有三包」的迫害,都讓黃岡市成為湖北省迫害重災區。

然而就在王岐山這次隱身後復出,沉寂一年多的湖北官場再度震盪,首先就是從1999年起迫害法輪功的劉善橋倒在18年後的今天。

雖然劉善橋已經沒有機會,但對其他現在仍在為江澤民迫害政策賣命的人,不啻又是一個引以為鑑的機會,包括剪護照阻王治文與女兒團圓,以及囚禁加拿大公民、女企業家孫茜的幕後黑手。

同時可以發現,在2016年下半年王治文、2017年初孫茜等事件引起國際關注譴責後,國安、政法公安等系統也遭受一輪內部清洗。

這麼多年來,外界不斷奉勸那些靠迫害上位而且還在猶豫不決的人不要成為被江澤民利用到最後一刻的工具,同時也告誡現任當局,江澤民問題一日不公開,一些官員就會延續江的政策。

誠如社科院首任所長、曾在趙紫陽治下的「政治改革辦公室」工作、也曾與王岐山等人合編《走向未來》叢書的嚴家祺表示:如果不進一步清算江澤民的話,那江澤民的殘餘勢力,就可能在「十九大」或者是「二十大」,就會把這幾年反腐的成果全部否定,也影響整個中國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