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微草堂筆記》為清朝短篇小說,於清朝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至嘉慶三年(1798年)年間由翰林院庶吉士出身的紀昀(紀曉嵐)以筆記形式所編寫成的,本文取材於其中數篇警世小品,提醒「福禍自招,修德消災」的道理。

一、知因識果 決不越禮背義

清代,交河縣為一位守節的婦人修建牌坊。到了完工揭幕那一天,這位節婦的親戚好友,雲集而至,向她表示祝賀。這位節婦和她的表姐妹們,自幼玩耍,共相親愛,素來言語直爽,互相謔語而無所忌。當此牌坊落成之際,其中一位姐妹,不由半開玩笑地問她說:「姐姐堅貞守節到如今,已年老白首,成了受人尊敬的人物!可我不明白,在這四十多年中,每當春花秋月,許多同年人,都沉醉在溫柔夢鄉的時候,你真的一點兒也不動心嗎?」

節婦很坦城地回答說:「人非草木,豈有不動情之理?但我總覺得禮教不可逾越,恩義不可背負。所以,我能克制住自己的情慾,不做那些越禮背義的行為。」

清明節那一天,祭掃墳墓完畢,這位節婦忽然感到眩暈,便呢呢喃喃地說著夢話。人們急忙將她攙扶回家去。到了夜間,她才清醒過來。她對兒子說:「剛才在墳地裏,我恍惚間見到你爸爸。他說:不久就要來接我,還說了許多安慰我的話。他告訴我說,人世間的所作所為,無論做得多麼隱密,鬼神沒有不知道的。幸虧我這輩子,沒做過不乾不淨的事。不然,有何面目在九泉之下,與他相見?」過了半年,這位節婦果然去世。

這個故事,是舉人王梅序對我(紀曉嵐自稱)說的。王梅序加以評論說:「佛教主張在惡念未生之前,制令不生,這自然是剷除邪惡的最根本的方法。但是這種功夫,不是有大智慧、大定力的人,是很難做到的。平常的人,整天攪擾多事,慾念橫生,哪裏能這麼純淨呢!但能做到知因識果,因有所畏懼而不敢胡作非為,也可以稱之為賢人了!這位節婦的子孫,很忌諱別人提及他家先人的言論。所以,我也不便說出他們的姓名和家族。然而這位節婦,能光明磊落地說出自己的心裏話,皎潔如白日青天,不自欺欺人,實在是值得欽佩!」

二、禍由自招 報應難逃

(紀曉嵐的)先曾祖潤生公,在襄陽的時候,曾見過一位僧人,據說,他曾經做過惠登相的幕客。這位僧人述說當年流寇的事,講得非常詳細、具體。聽者都搖頭嘆息說:「這是上天安排的劫數,難於避免。」可是,這位僧人卻不以為然,他說:「依貧僧之見,這種劫數,完全是由人自己造成的,上天是不會無緣無故降災難給人們的。明朝末年所發生的殺戮、姦淫、搶掠的慘狀,即使唐朝末年黃巢造反流血三千裏,也為之遜色。推究業因,由明朝中葉以後,官吏個個貪婪暴虐,紳士橫行霸道。民間的風氣也隨之變得奸滑毒狠、狡詐虛偽,品行惡劣,無所不至。所以,從下層講,在老百姓心裏,已埋伏下無窮的怨恨;從上界講,也激起了天神的憤怒。積累了一百多年的怨憤之氣,一旦暴發出來,又有誰能阻止得了。再就貧僧的所見所聞,那些在動亂中受禍最慘重的,往往都是平時窮兇極惡的人。這能說是劫數嗎?

記得以前我在賊寇中,有一回,賊寇逮住了一個官宦子弟,他們喝令他跪在營帳前,然後擁抱官宦子弟的妻妾,飲酒作樂,問他道:『你敢發怒嗎?』世宦子弟向上磕頭說:『不敢。』又問他:『你願意侍候我們嗎?』他又忙回答說:『願意。』於是給他鬆了綁,讓他在一旁斟酒侍候著。這個場面,使許多旁觀的人,為之嘆息不已。當時有一位被俘的老頭兒說‘『今天我才知道因果報應是這樣的分明啊!』原來,這個世宦之家,從他爺爺那一輩起,就經常調戲、玩弄僕人的妻子。僕人要是稍有不滿,必然遭到一頓毒打,然後把僕人綁在槐樹上,讓他看著自己的妻子,被主人摟著睡覺。這只不過是豪紳暴行的一端。其它的罪惡,就不難類推了。」

僧人說這番話的時候,剛好有位豪紳也在座,聽了之後心裏很不滿,便說:「世界上大魚吞小魚,猛禽吃弱鳥,為甚麼天神不發怒,惟獨對於人一有惡行,天神就動怒呢?」

那位僧人很不屑地扭過頭說:「鳥魚是禽獸,難道人也跟禽獸一樣嗎?」豪紳無言答對,氣憤地拂袖而去。

第二天,那個豪紳糾集了一幫門客,到僧人掛單的寺裏去尋釁,想要折辱那僧人。不料該僧已經打包離去。只見壁上寫了二十個字,道:「你也不必言,我也不必說,樓下寂無人,樓上有明月。」這可能是在譏刺那個豪紳的陰私。後來,這個豪紳也落得家破人亡,斷子絕孫。這就叫「不信報應者,必會受報應!」

三、修德消災

(紀曉嵐的)本族祖雷陽公,養了一群羊。有一天,一隻羊忽然像人似的站立起來舞蹈,大家都以為不祥,主張把這隻羊殺掉。雷陽公說: 「羊怎麼會跳舞呢?一定是有甚麼靈物憑附著牠。這就像春秋時,晉國的魏榆地方有塊石頭會說話,晉平公問師曠:『石頭為甚麼會說話?』師曠回答道『石頭不能說話,大概有精靈憑藉著它。』這在《左傳》中不是已經解釋得很清楚嗎?如果災禍真的已經臨頭,殺這隻羊又有甚麼用處?如果災禍尚未形成,那便是鬼神藉以對我提出警告,促使我要好好地修善積德。殺掉這隻羊,豈能轉禍為福?」

自此以後,雷陽公的一舉一動,都如面對聖賢,不敢稍微怠慢。後來,他於順治乙酉(1645)年,進為貢生,戊子(1648)年中副榜,最後官至通判,一直都沒有發生過任何災禍。

善於修德自警的人,是可以除禍增福的。

四、鬼猶濟物

景州人李晴嶙說:有位劉先生,在一所古寺中,教兒童讀書。一天夜裏,月色微明。他聽到窗外似乎有窸窸嗦嗦的聲音。從窗戶縫隙往外一看,在牆缺口處,隱隱約約似有兩個人影。劉先生急忙喊道:「有賊!」忽聽隔牆有人輕聲說道:「我們不是盜賊,是有事特來求您的。」劉吃驚地問道:「求我幹甚麼?」

牆外的聲音答道:「因我們生前造了惡業,死後墮在餓鬼道中,如今將近一百年了。每當我們聞到從僧廚裏飄出來的飯香,就飢火如焚。因暗中觀祭,看你是位有慈悲心的人,所以求你賜給我們一些殘羹冷飯,以解饑渴之苦。可以嗎?」劉說:「佛門中經常舉行經懺法事,這種功德足以救濟陰間的餓鬼,你們為甚麼不向寺裏的和尚,乞求超度?」

餓鬼回答說:「鬼輩能夠得遇超度,也得靠前世種有善因。像我們倆,上輩子忙忙碌碌鑽營於仕宦之途。看誰權勢大,我們就去巴結、依附他。若是這人勢敗了,我們就翻臉不認人,視同陌路。當我們得意的時候,從未做過一些扶窮濟困的好事。前生既沒有積下善因,如今落入餓鬼道中,又如何能遇到超度的善緣呢?所幸的是,當初我們得到的不義之財,並沒有過份的貪婪吝惜,親朋故舊之中,有饑寒孤寡的,也能稍加周濟。所以如今還能不時地得到些小的矜憐,吃上一口殘羹剩飯。不然的話,非要落得像目犍連的母親那樣,被關進大地獄中,縱有食物送到嘴邊,也會化成猛火焦炭,縱然有佛菩薩的大神通力,也奈何不了本身的業力啊!」劉先生聽了,心生憐憫,便答應他們的請求。餓鬼感激不已,嗚咽悲泣而去。

從此,劉先生每每把殘羹剩酒,灑向牆外,那餓鬼也像有感應似的前來受享,但見不到任何行跡,也聽不見說話。

過了一年多,一天夜裏,忽然聽見牆外呼喚道:「劉先生!承蒙您長期款待,今天來向您告別了!」

劉先生驚問:「你們要去哪裏?」鬼說:「我們倆沒有別的法子求得超脫,只能做點兒力所能及的好事,以求自拔。這片樹林裏,野生鳥類很多,有人要來射擊牠們,我們就事先驚嚇牠們,令其遠走高飛。有人下網捕撈湖中的游魚,我倆就事先驅趕牠們,使其逃之夭夭,不致入網。就因為這一念善心,感動了神明,遂赦免我倆的罪業。今得以脫離鬼域,要去轉世托生了。」

劉先生常把這段故事,講給別人聽,並且說:「那些遭受沉淪的餓鬼,尚能以其微弱的力量,救濟動物;而人們對於許多善事,為甚麼總是藉故推託,說自己力所不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