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日,老家的堂嫂來參加培訓,我們請她到家裏吃飯。

兩年前,嫂子家遭遇大事,正值盛年的哥哥突然心臟病離世,留下嫂子和十幾歲的女兒。

大娘以淚洗面,那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憂傷,讓所有在場的人都跟著落淚。我知道,她不僅惋惜兒子的突然離去,更心疼被他拋下的兒媳和孫女。嫂子則像傻了一樣,坐在那兒一動不動,也許是在回憶過往,也許是在擔心未來。

我不知道這些事的背後都有怎樣的因果,但逝者已逝,活著的人要好好活下去。大娘善良,雖然自己悲痛欲絕,見我一直陪在旁邊流眼淚,催我回去照看孩子,說孩子小,離不開我……

那年在老家的幾天,就這樣充斥著眼淚與悲傷。兩年過去了,大娘家的生活已經步入正軌。見到嫂子,她打扮入時,樂觀、陽光。她和我們聊著各種事情,不時爽朗地大笑。她還給我們講為女兒做的規劃,和女兒在生活中鬧的各種笑話,惹得我們也呵呵笑。

昨日的憂傷,彷彿已經徹底塵封在過去。我為大娘一家高興,承受那麼大的打擊後,終是挺過來了。同時,也忍不住思考,一個人在這茫茫天地中有多渺小。

活著的時候,忙碌各種事情,好像離開自己,工作都沒法進行、生活就沒法繼續一樣。事實卻是,離開誰,這世界都一如既往地轉著。這世界從來不會離不開誰,太多時候,是人把自己想得太重要。

每一天都有那麼多的事情發生,每個人都有那麼多的夢想,牽扯我們的心肺。到頭來卻發現,那些生命的軌跡不過水過無痕。一個生命的離開,不會阻止日月的升降,不會拴住生活的腳步。人的一生,終究只是過客。所以,沒甚麼值得我們牽腸掛肚,走好自己的一程,善待生命中的每個人,凡事無愧於心,也就夠了。

(──轉載自新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