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1日至23日,習近平考察山西。習近平到訪中共「革命老區」呂梁山區、召開專題座談會、視察駐晉部隊。習近平山西考察時,要求地方服務十九大。這是中共十八大以來,習近平首次踏足山西。

十八大以來,山西官場至少有三點引外界關注,其一,山西是落馬副國級高官、前中辦主任令計劃的老家、「西山會」的老巢;其二,山西官場塌方式腐敗,被深度清洗;其三,中共監察體制改革的三個試點之一選在了山西。

就在習近平考察山西的同期,隱身近40天的中紀委書記王岐山6月20日至22日在貴州省現身、檢查紀檢監察工作。王岐山召開座談會時,強調巡視工作與監察體制改革,釋放繼續反腐「打虎」的信號。

近年來,習近平每次離京考察的時間點以及考察的省份,均具有政治敏感性。如習近平2016年初考察直轄市重慶;2016年5月23日至25日,習近平連續三天視察黑龍江省;2016年北戴河會議前夕,7月18日,習近平赴寧夏回族自治區考察。今年「4.25」前夕,4月19日至21日,習近平又到廣西考察。

重慶是薄熙來老巢;黑龍江省是江派東重要窩點、北三省之一,與北韓接壤;寧夏屬邊陲少數民族省份;廣西則是江派人物、現任公安部長郭聲琨的老曹。

習近平視察後,這些地區的官場均有高層人事變動,掀起新一輪反腐「打虎滅蠅」浪潮;如黑龍江、寧夏的一把手已換人,重慶市長換人、重慶政法系統清洗薄王遺毒,多名高官被調離或免職。

山西官場近年來已被深度清洗,2014年至少有30名山西省官員落馬,其中有7名省部級官員被調查,包括4名省委常委和3名副省級官員。2014年9月,王儒林由吉林省委書記調任山西省委書記;2016年6月30日,未滿65歲王儒林被提前免職,調任人大閑職;青海省委書記駱惠寧轉任山西省委書記。

值得關注的是,王儒林是江派「吉林幫」要員;王儒林曾因積極追隨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佈追查通告。

駱惠寧曾任任中共安徽省委宣傳部長、自2003年4月至2016年6,歷任中共青海省委副書記、省長、省委書記,長達十三年。

青海省是曾慶紅「石油幫」的一個重要窩點。位於柴達木盆地的青海油田是青海、西藏兩省區重要的產油、供油基地。青海西寧書記毛小兵2014年4月落馬時,大陸媒體報道隨即將他與蘇榮、蔣潔敏相提並論。三人曾共事青海官場,都是時任中組部長曾慶紅的安排。

駱惠寧與落馬的省部級高官蔣潔敏、毛小兵等人有仕途交集。

習近平十九大前夕視察山西,是否意味著山西官場會有新一輪震盪,是否攸關王儒林與駱惠寧的仕途命運,給外界留下懸念。

更值得關注的是,習近平視察山西前夕,發生的兩大敏感事件,均與山西官場密切相關。

第一、郭文貴暗示令完成擬爆高級機密

流亡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在6月16日在接受海外媒體採訪的繼續爆料中暗示,已判監的中共前大內總管令計劃的弟弟、現滯留美國的令完成,也擬參與大爆內幕。

據港媒報道,郭文貴稱對方要爆的內容與自己不同:「他的東西都是中共高級機密,是他家人從最高當局拿出來的。」「他開始說只要10分鐘,但現在要求給他一個小時。」

此前5月份,海外一度流傳網路雜誌《大參考》創始人李洪寬的推特預告稱:繼郭文貴在海外爆料後,5月29日18時開始,前中共政協副主席、統戰部部長令計劃的胞弟,傳捲走大量核心機密的大陸商人令完成也將要爆料中共黑幕,內容更為震撼。

不過,5月29日令完成並未現身爆料。郭文貴這次指稱暗示令完成即將爆料,同樣未獲令完成公開回應。

令計劃曾掌控中共中央核心部門中央辦公廳。外界一直盛傳令計劃胞弟令完成已經攜帶令計劃提前交付的大量中共核心機密材料,藏匿美國至今未歸。

近年來,頻傳令完成、郭文貴等人是北京當局海外追逃的重點目標。

令計劃家族與山西官場及政商圈關聯密切。令計劃兄弟姐妹包括令方針、令政策、令路線、令完成共五人。目前,令方針已去世;令計劃與令政策已獲刑;令計劃的姐夫、山西運城市副市長王健康被免職,傳被調查。

近期海外頻傳令完成將爆料的消息之際,習近平視察令家老巢山西,是否會與令計劃家族接觸以解決令完成問題,令人聯想。

第二、數十名法輪功學員聯名上書習近平中央

習近平視察山西前兩天,6月19日,大陸數十名法輪功學員向習近平、李克強、俞正聲和王岐山投遞了題為「危急存亡之秋,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義,以塞忠諫之路」的聯名信。(詳情請看:大陸數十名法輪功學員聯名上書習近平中央

追根溯源,此事與中共央視2016年1月14日一則涉嫌造假的新聞有關。針對這則攻擊法輪功的央視報道,山西、河北省共十六人於2017年1月18日依據《信息公開條例》聯名去信央視要求公開該則報道的事實依據。

然而,央視卻對申請者之一、山西朔州市懷仁縣的法輪功學員張樹勇報復陷害,懷仁縣公安局於2月16日以風馬牛不相及的「刑法300條」為名非法綁架、抄家,並對張樹勇施加打毒針、毒打等非人折磨。

對張樹勇的迫害牽連了其他聯名者,因此他們於2月20日向國務院楊晶秘書長舉報央視違反《信息公開條例》並對申請公開人報復陷害的行為,並於同日要求央視公開對申請信息公開者進行報復陷害的責任人。

由於懷仁縣公安局以「省裏下令」來恐嚇張樹勇的家屬,其他聯名者復於2月22日致信山西省長樓陽生,舉報懷仁公安的非法行為,要求核實省裏是否下令對張樹勇報復陷害,並要求省政府按照《關於保護、獎勵職務犯罪舉報人的若干規定》對舉報人提供保護。

當程海律師告知張樹勇家屬張樹勇受到酷刑折磨的時候,眾人憤慨於政府一再強調依法治國、習近平要求公安執法規範化的情況下,山西公安依然使用多年來強迫法輪功學員「轉化」的殘忍手段,因此於3月14日聯名致信國家主席習近平、總理李克強、書記王岐山及監察部部長楊曉渡,要求政府立即禁止、調查、追究司法部以至政法委、「610」用「轉化」名義殘忍迫害民眾的犯罪行為。

在張樹勇本人堅韌的抗爭與聯名者的共同努力下,懷仁公安局於4月3日以 「取保候審」的方式將張樹勇釋放回家,但是張樹勇此時已被迫害得身體軟弱無力,四肢麻木,沒有自己行動的能力。

申請信息公開是受法律保護的合法行為,卻遭到如此迫害。於是,山西、河北省十一個市縣共四十三人於4月25日聯名致信總理李克強,反映眾人先後六次向國務院有關部門要求落實信息公開政策,不但得不到答覆,反而屢遭迫害的情況,並提問:「政府要為繼續迫害法輪功而自毀《信息公開條例》嗎?」

信中進一步指出:「從2014年起,我們以個人或聯名形式向十八大後上任的中央領導與各部門申訴迫害法輪功問題的信函已達數十封,迄今沒有收到過任何形式的答覆,卻受到各種形式的打擊陷害,甚至於是『給上面寫信就是犯罪』、『就是習近平派我們來的』這樣的咆哮。」

「這些普遍而明顯的對抗中央政策的違法違紀亂像已經向中共中央、中央政府警示:中共十八大、第十二屆人大以來一再宣示的從嚴治黨、依法治國的政策,正面臨被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政策綁架而自我矛盾以致流產的危境。」

信寄出不久,國務院信訪局就來電話告知上書者,信已收悉。同時,之前於4月20日聯名敦請國家信訪局長舒曉琴督查並問責山西省政府沒有依法回覆2月22日信訪的上書也得到了回應。5月初,山西各地公安紛紛奉令找參與聯名者「了解情況、解決問題」,而且過去從未聽說過的「司法所」也開始給有冤案的家屬打電話,詢問有何困難需要幫助等等。到5月中,一些地區的信訪辦公室也開始出面,要「解決問題」。

這是一個對「610」威脅極大的一個變化。眾所周知,江澤民設立「610辦公室」是「指導和協調公、檢、法、司法、安全各部門偵查、抓捕、起訴、審判等處理法輪功工作的一切活動」的,所以歷來涉及法輪功的問題,都自動歸口「610」。

山西省多年來一直躲在公檢法後面指揮迫害法輪功的各地「610」紛紛跳到前台,直接參與騷擾、綁架聯名者,山西省政法委書記黃曉薇甚至召開全省會議下令要大力打擊,導致十名聯名上書者被綁架。

聯名者沒有退縮,在6月5日聯名向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舉報黃曉薇在山西搞團團伙伙對抗依法治國政策之後,又於6月19日向習近平、李克強、俞正聲和王岐山投遞了題為「危急存亡之秋,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義,以塞忠諫之路」的聯名信。

信中首先提到,十八大以來對於法輪功問題「中央雖無迫害政策,各地仍有迫害現象」。在列舉了山西、廣東、北京等地的一些迫害現象後,聯名者指出,「這樣的違法違紀行為在全國各地無處不在。毫無疑問,十八大之後,所有對抗中央、破壞依法治國的行為,沒有比迫害法輪功更普遍、更有恃無恐而又能暢行無阻的了⋯⋯這固然是公檢法、政法委系統借題對抗中央,但是中央領導遲遲不正面對待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也在給其可乘之機。」

聯名者指出,江派勢力為求自保,就要將現政權綁架,繼續迫害法輪功。「對邪惡的漠視與縱容就是對正善的背叛,此誠不可不察也!習李新政已近五載,然而只要迫害法輪功這塊短板不解決,依法治國就只能是個空談。只要政法委有權繼續迫害法輪功,基層官員就將被『中梗阻』所脅迫而不得不在中央與頂頭上司之間做艱難而無奈的選擇,中央也就無法真正駕馭政法委系統⋯⋯一旦哪一天江澤民斷氣,中央就徹底被迫害法輪功的政策給綁架了。

聯名信表示,「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所幸者,大法弟子的高尚與隱忍已經為中央領導解決法輪功問題做了良好的鋪墊。法輪功洪傳的四分之一世紀中,大法弟子沒有傷害過任何人,即使在十八年的迫害中,對那些被上級指令驅使的基層公安人員和被仇恨矇騙的民眾,大法弟子都始終抱著善念勸誡。至善無敵;現在基層公安人員對於迫害法輪功已經普遍厭戰,只是無奈於各級政法委的驅使。此時若當機立斷,順勢而為,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則將得人心、定社稷而千古流芳。」

聯名信最後呼籲,「堅持正義的代價是最小的。當初中央領導廢除勞教制度時,江派勢力也曾試圖以危言聳聽阻擊,事實卻證明是大得人心之舉,依法治國的重要一步,也為解決法輪功問題提供了有利條件。那麼在萬事俱備的今天,領導們還猶豫甚麼呢?」

法輪功學員聯名信曝光了山西政法系統仍在瘋狂打壓法輪功學員,並對抗習近平中央的黑幕。

十九大前夕,江澤民集團正通過挾持中共腐敗官僚體系及中共體制,以魚死網破的方式恐嚇、對抗習的清洗行動。放風令完成擬與郭文貴、聯手大爆高級機密,即是江派恐嚇習陣營的手段之一。習當局單純以反腐名義清算江澤民集團高層人物,面臨整個中共體制的掣肘。

而習陣營近期的系列敏感動作還觸及江澤民與江派的三大死穴,包括江澤民的賣國罪行、江澤民集團的政變罪行,以及江派血債幫活摘器官等迫害法輪功的罪行。隨著博弈升級,習陣營清洗江澤民集團高層人物,定性的罪名很可能升級。

在今年「4.25」、「5.13」、「6.10」這三個與法輪功有關的敏感日的前後,習近平連續有敏感動作,釋放清洗政法系統的信號。而中共政法系統是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主要機構。

時局敏感時刻,數十名法輪功學員就山西政法系統迫害黑幕聯名上書習近平中央,事件不斷升級、發酵。在最新一次發出聯名上書後兩天,習近平視察山西,時間點上的「巧合」令人關注。

十九大前夕,山西官場料再掀波瀾。習當局會否清洗山西政法系統,在解決迫害法輪功問題這一江派死穴上,進一步作出動作,抓住江派命門,以在十九大生死博弈中穩佔先機、確保勝算?且看山西官場後續如何震盪。

(大紀元2017年6月25日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