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太苦了,太苦了!」 姜明(化名,男,64歲)哽咽著,雙目噙著淚花。時光彷彿又把他帶回到了那個硝煙四起、刻骨銘心的少年時代。當時正值文革初期。

姜明,朝鮮族,出生於吉林省吉林市,他是當時學校裏第一批加入中共少先隊的學生。據說那時要想加入少先隊,不僅要學業好,家庭成份也要好。當時他的母親是某供銷社的所謂「三八紅旗手」,老中共黨員。據姜明說,全力以赴拚命地給共產黨幹活,不管家庭、孩子餓死也不管的人,才能成為所謂的「三八紅旗手」。

「但是好景不長,沒有多久,我母親被以貪污犯的罪名,打成了反革命。瘦小的母親脖子上被掛上大牌子,先是用麻繩,後換成鋼繩。上班時抬頭示眾,下班後站在板凳上挨批鬥。」

「共產黨當時反覆審問她,為甚麼你家有四大件:父親的上海全鋼手錶、母親的上海半鋼手錶、蘇聯產木頭匣子收音機、木頭手推車。」而他父母所擁有的手錶是姥姥家一年辛苦的錢買來的結婚禮物。

一夜之間母親成為「反革命份子」,家裏的人全都受到了牽連。

文革中,從上到下,層層抓「牛鬼蛇神」。全國批鬥的形式多樣:戴尖帽、畫鬼臉、敲小鑼遊街、排隊在單位門前彎腰「請罪」、學唱「嚎歌」咒駡自己等。圖為文革鬥爭會。(網路圖片)
文革中,從上到下,層層抓「牛鬼蛇神」。全國批鬥的形式多樣:戴尖帽、畫鬼臉、敲小鑼遊街、排隊在單位門前彎腰「請罪」、學唱「嚎歌」咒駡自己等。圖為文革鬥爭會。(網路圖片)

姜明在學校由「光榮」的少先隊員,一下子墜落到人人都可以欺負的反革命後代了,這種反差在姜明幼小的心靈上刻下了深深的傷痛,直到今天,一談起那段往事,他仍然悲痛不已、傷心落淚。

「那時一出家門,誰都踢我一腳,我敢吱聲嗎?有時一天也吃不上一頓飯,沒有飯。」一天他實在飢餓難忍,偷偷到一家茄子地裏想摘茄子充飢,結果被主人抓住。

「共產黨因此更加有藉口了:反革命子弟,他就這樣。貧農孩子不偷,就他們偷。」為此事,他被勒令在學校全體學生面前反省。生性倔強的他,經歷這件事後,自尊心受到很大的傷害。

不久,身為當地教育局黨政幹部的父親受到母親的牽連,被下放到了農村插秧,還不到三個月就遭人欺負,被打成半身不遂。

面對家庭突遭的慘變,奶奶悲憤交加,上吊自殺。

「我想奶奶啊,我是長孫,奶奶對我太好了。」對奶奶的深深思念,讓他唏噓不已。按照朝鮮族的習俗,奶奶對長孫都特別好。

奶奶自殺前,擔心姜明的安危,勸他:「你快走吧,說不好你的命也都得搭上啊!」當時15歲的他就這樣離開了家鄉,全國四處闖蕩,飽嘗苦頭,歷盡人生艱辛。

中韓建交後,姜明全家移居到了南韓。姜明的爺爺和奶奶、父親原本就是南韓人,為謀生於1945年去了中國。如今,姜明在首爾的一家公司做管理工作。他表示,目前在南韓的生活富裕自在,比較滿足。

50年過去了,他的頭部和手臂上依然留有當年作為反革命子女而挨打的傷痕。肉體上的傷痛隨著歲月的流逝可以變得越來越淺淡,可是精神上的創傷,卻似乎依然流淌著痛楚的鮮血。「這些年我太苦悶了,一直想把這些事揭露出來。共產黨太壞了!」

他說:「現在吉林的老家還在,等報道出來,我打算把老家賣掉,再也不回老家了。」

他似乎試圖想通過賣掉老家,從記憶中抹掉那段傷心的歷史,畢竟這份痛苦壓迫了他長達半個世紀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