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克是個律師。他第一次來我的診所看中醫時,他的態度神情與其說是病人,不如說更像一個法官……
「你甚麼時候開始做中醫的啊?

在哪個學校畢業的?

拿了甚麼學位?

你最拿手的是治甚麼病?……」

在他一連串的詢問中,充滿了一副不信任的語氣。我平靜而有禮貌的一一做了回答。一旁站著觀看的實習生忍不住小聲嘟囔著,「豈有此理!都忘了自己是來求醫的。」她見我還是平靜的沒甚麼反應,她的臉就憋得更紅了。

我見她一邊捏著酒精棉球,一邊似乎在努力找幾根粗的針灸針,來用在他身上。

當我開始詢問傑克病的來由時,他告訴我他因為腳底痛,很久不能走路、運動鍛鍊了。一站起來,腳下如千萬根針紮一樣痛。他去了許多醫院,試了各種治療方式,都不見效。所以來找我用中醫針灸試一試。

按照一般常規的治法,我給他治了腳痛。臨走時,他很客氣又有禮貌地說:「如果這腳不再疼了,過一個星期,我將會把診費寄出。」

我點頭答應了。

實習生這時忍不住開口了:「這兒不是工廠的產品,試了好用就付錢,不好用就退貨!」

「律師在第一次給顧客諮詢是免費的。」他的回答客氣而又冷漠。

這以後,就再也沒有關於他那隻腳底的消息了。

一年半後,傑克又來到我的診所,這次是一種痢疾,那種好不了又暫時沒有生命危險的腸道痢疾,這種痢疾說來就來,一分鐘也不能耽擱。他這次又是找了西醫治不好才來的。不過這次他的態度與上次大不一樣了,那懷疑和驕傲的口吻沒有了。

這次因為有保險公司付帳,所以他來得非常頻繁。在治療過程中,我逐漸對他開始有一些了解。

一次,我問他為甚麼對任何人都充滿懷疑時,他講了一個自己幼年時的故事:

我祖父移民到美國來時,兩手空空,只有一個小小的行李卷。他從一無所有到開了幾家麵包店,一生吃了很多苦。我父親也是在辛苦艱難中生活,因此他對我的唯一希望是「掙錢」。

他教我從小就不能依賴和信任任何人。我在踢足球時,經常被父親絆倒。我騎單車摔得最慘的一次是因為怕跟自己的父親撞上,我選擇了摔倒。當我被碰得鼻青臉腫時,他的反應反而是罵我真是蠢得連豬都不如。

更令人難忘的是他會在我在梯子上艱難地爬行時,一把將梯子推倒。當我問他為甚麼這樣做時,他說:「為了培養你不信任和依賴任何人!」

「但是,爸爸,你不是任何人啊!」我不解地說。

「當然也包括你爸爸在內!」他回答……

聽到這裏,我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我聯想到他的病症,漸漸明白為甚麼他的腸胃會得這種說發就發、很難治癒的疾病。中醫認為痢疾是氣滯成積,積久成痢,其原因是脾虛而衰,而脾主思。當他整日生活在驚慌之中,不信任任何一個人,長年累月因情緒變化不定,自然會誘發腸道痙攣,隨情緒變化而時輕時重,久洩不止。

要治療他的病症,就得從根本上解除他的心結。這哪裏是中藥和針灸能做到的呢?

怎樣才能從根本上改變他的心態,甚麼是真正有效的治療辦法?……我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