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樓市開始降溫的同時,另一邊土地市場卻十分火爆,今年上半年,50城賣地金額超過12071億元,平均地價上漲逾32%。有學者稱,一些地方政府非常依賴土地財政,其是大陸房價暴漲的背後推手。

中原地產資料顯示,截至6月20日,中國賣地最多的50座大城市共計賣地金額達到了12071.8億元,同比2016年的8859億元上漲幅度達到了36.3%,平均地價上漲了32.6%。

1至5月,北京土地出讓金達到851億元,居首位,同比暴漲167%,接近2016年全年852.5億元的水準。分析人士稱,僅今年上半年時間,大陸多城賣地的收入已達到上百億元。

中國城市房地產研究院工作人員稱,在2016年,大陸的土地出讓收入超過3.7萬億元。從1995年至2017年第一季度,中國土地出讓收入總額已超過32萬億元。

一直以來,大陸地方政府十分依賴土地財政,而這也是土地價格飆升的一個主要原因。經濟學家伍戈稱,一些地方政府非常依賴土地財政,一些地方政府既是土地市場的唯一供給者,又是房價的最終調控者;既是抑制房價泡沫的「剎車」,又是推動房地產市場發展的「油門」。

有房企人士表示,「房價是一日千里,地價則是一日萬里」。大陸多位學者直言,大陸房價暴漲的背後,最大的受益者是(中共)地方政府。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長朱甯此前也公開表示,地方財政收入有50%以上來自於土地出讓金。

樓市開始降溫

值得留意的是,在土地價格持續飆升的同時,樓市已開始降溫。中共國家統計局公佈5月份70城住宅銷售資料顯示,新房和二手住宅價格同比漲幅比上月回落的城市分別有29和18個,房價回落城市數量較今年4月出現增加。與此同時,一線城市新房和二手住宅價格同比漲幅已連續8個月回落。

從房企銷售情況來看,克而瑞研究中心資料顯示,2017年5月,大部份房企銷售業績環比下降。其中,雅居樂、萬達集團下降幅度在50%以上;萬科、保利、首開、碧桂園等下降幅度也在10%以上;龍湖和中海外下滑8%以上。

分析認為,隨著調控加碼,樓市成交量明顯下跌,這說明需求端疲弱,越來越多的投資客紛紛離場。值得留意的是,目前樓市市場成交量的萎縮是通過強制不讓賣促成的。如果沒有這些措施,中心城市的房價將繼續上漲,直到泡沫破裂。

樓市泡沫風險難解

就目前地價、房價過熱的現象,中共國土資源部規劃司司長莊少勤表示,房價上漲緣於多個環節的綜合因素,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住房供應體系,「房價過熱的城市往往是大量投資性需求尚未得到合理抑制,干擾了市場」。

莊少勤進一步解釋,「據我們了解,全國範圍內的土地和住房供應基本能夠滿足人們對居住空間的需求。」

中共國土部、住建部和統計局等部委掌握著最為詳實和權威的土地、住房資料。因此,從國土部的表態可以看出,住房需求能滿足,但是投資需求無法有效抑制。換言之,就是目前買來投資的房子,相比於買來住的房子的數量可能要更多。

中國經濟界普遍認為,中國大陸各地區資源配置失衡是造成資金過度追逐一、二線城市房地產、房地產價值不平衡的主要因素之一。而其背後又隱藏著中共製度的魅影,地方政府高度依賴土地財政獲利、依賴房地產投資來維持GDP,這已成為業界共識,所以過去多次調控之後仍然出現地價、房價上漲。

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斗稱,地方政府高度依賴土地財政,儘管中共高層憂慮樓市泡沫風險,但由於樓市已騎劫中國經濟,無法制訂長期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