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用飢餓獵犬吃掉自己的姑父到用高射炮將不聽話者擊爛,金正恩當著眾人的面,就是用這些殘忍至極的手段來製造恐懼,讓周圍的人順從,讓異己者失聲。一名脫北高官表示,金正恩的行事之殘酷更甚父祖,將恐怖統治帶到全新層級。

據霍士新聞報道,南韓智囊團「國家安全戰略研究所」的一份報告指,金正恩自2011年掌權以來,已經下令處決了340多人。該報告還指,被金正恩處理的軍事及政府官員數量每年都在增加。2012年有3名官員被處決,而自從2016年初以來,被處決的官員高達約140人。

著有《親愛的讀者:金正日未經授權的自傳》(Dear Reader: The Unauthorized Autobiography of Kim Jong Il)的作家馬利斯(Michael Malice)認為,金氏政權是利用殘忍的處決方式使得其震攝效應最大化。

金正恩的高射炮處決手段

金正恩所用的恐怖手段中,已被證實的一種是用高射炮將人擊爛。高射炮通常用於射擊空中的飛機,如果用於處決犯人,足以令其粉身碎骨,屍體無法辨認。

南韓議員向美聯社表示,南韓國家情報院2月27日指,「北韓國家安全保衛部最近有5名高官因提供不實報告激怒金正恩,而遭高射機關炮殘忍處決」。

2015年,北韓人民武裝力量部部長玄永哲也被以高射炮處決。玄永哲是當時的北韓軍方二號人物。南韓情報機構透露,他是因頂嘴和開會打盹被指對金正恩不敬,而被其下令處決。

南韓情報機構的消息說,玄永哲當時在幾百人面前被處決。

金正恩的「犬決」手段

金正恩還有一種殘酷的迫害手段就是讓一群飢餓的獵犬把人活活吃掉。最典型的就是對自己姑父張成澤的迫害。

在金正恩掌權初期,張成澤一度被視為北韓實際上的「二號人物」。

2013年12月8日,在北韓勞動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張成澤被現場逮捕。有分析認為金正恩選擇現場抓捕張成澤的原因是要給現場與會者造成心理恐懼,警告潛在反對者,起到殺雞儆猴的作用;後公佈張成澤的罪名,包括處理經濟問題失當、貪瀆、結黨營私、受資本主義影響吸毒放縱等五大罪狀遭到撤免,而外界媒體認為張成澤是因政治鬥爭而下台。

金正恩並沒有因為張成澤是自己的姑父而手下留情,反之,對他的處決方式令人驚駭。《蘋果日報》引消息來源稱,張成澤是由金正恩二哥金正哲親率護衛隊逮捕後,傳被「犬決」,即被關進鐵欄內由狗吞下肚子。張成澤和5名親信被剝光衣後放入鐵欄內,放入120條餓了3天的東北獵犬撕咬,直到吃光。過程持續一小時,金正恩、李雪主帶300多名高官觀看。

但也有傳言稱,張可能是先被高射炮擊爛,然後用火焰噴射器焚燒。

談起金正恩處決的官員之多,有脫北者透露,光是受張成澤案牽連而被處決的人,就有近1000人。

金正恩的暗殺手段

今年2月13日,金正恩同父異母的哥哥金正男在馬來西亞遭暗殺。殺手使用VX神經毒劑將金正男置於死地。專家表示,VX神經毒劑若一次吸收高劑量,15分鐘便可能命喪黃泉,若劑量大短短幾秒就致命。

金正男一直被金正恩視為最大的潛在政敵,韓聯社曾報道說,金正恩成為金正日接班人之後,曾兩度派人暗殺移居海外的金正男都不成功,金正恩要剷除金正男可能與他爭奪繼承權有關。

金正恩最毒手段:讓人們去看別人怎麼死 製造恐懼

法廣引述韓聯社的報道說,南韓國家情報院指北韓不僅處決張成澤等最高級別幹部,還處決中央黨、地方黨官員等。理由包括反黨、反革命行為、間諜嫌疑、對金正恩的指示或政策提出意見、非法行為等。

國情院表示,北韓讓被處決對象的家屬在處決現場參觀,並用高射砲進行處決,然後利用火焰噴射器銷毀遺體。北韓還警告觀看處決場面的人不得低頭或流淚,並在處決後要求寫文章譴責被處決人。

馬利斯說:「如果你想要談論怪異的殺戮手段,(強迫)每個人必須去觀看(處決),這本身就是一種可怕的怪異現象。」

馬利斯引述脫北者的報告說,北韓迫使人觀看很多公開處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2014年的一份報告中也指金正恩的這種潛在意圖。報告說:「對政治監獄營的(人)進行公然處決和強迫失蹤是恐嚇人民順服的最終手段。」

美國民眾認為,美國大學生瓦姆比爾(Otto Warmbier)只因扯下平壤酒店中的一張政治宣傳海報而被判15年徒刑,已經成為了金氏嗜血的受害者。

瓦姆比爾在北韓被關押了17個月,一年多來一直陷入昏迷狀態,並於6月13日被釋放回國。回美後經醫生檢查,他的大腦遭受了「大腦組織的大量損失」。瓦姆比爾於6月19日離世。

外界認為,即使瓦姆比爾所遭受的並不是處決,但這足以讓人看到,在北韓犯有輕微錯誤的人是如何被對待的。你可以因為進口南韓或美國的音樂或電影,或被抓到帶有聖經,而被公開處決。

中央社此前曾引述一名脫北的高官接受美國CNN的採訪時說,金正恩行事之殘酷更甚父祖。

這位脫北高官表示,金正恩把恐懼統治帶到全新層級,其父金正日對付政敵,就是囚禁了事,但金正恩處理敵人不囉嗦,直接就把他們處決掉,心狠手辣的程度,連見慣金正日與金日成殘忍者都感到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