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江派大員、前中共政協主席賈慶林家族存在利益輸送的前福建首富、世紀金源集團主席黃如論近日證實被查。早在今年2月,海外就已流傳黃如論在1月份被帶走的消息。 據《福建日報》報道,6月21日,黃如論涉嫌行賄犯罪,被免福建政協常委職務和委員資格。財新網報道,多個獨立信源此前證實,黃如論今年1月5日前後曾被有關部門要求協助調查。

去年12月23日,北京警方突然展開大規模掃黃,三家京城高檔夜總會被一鍋端。據悉,這三家背後的關係網都不一般,其中的藍黛俱樂部就涉及黃如論。藍黛俱樂部位於北京海澱區板井路,隸屬於世紀金源集團。

黃如論是繼「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之後,今年第3名獲官方證實被查的億萬富豪。放在當前中國大陸金融反腐進入深水區,以及另一名大陸億萬富豪郭文貴在海外頻頻曝料的背景之下,黃如論的出事也就被抹上了一襲不同尋常的色彩。

黃如論人脈跨閩渝京滇

現年65歲的黃如論(1951.9)是福州連江縣馬鼻鎮辰山村人,年少時家境貧寒,1986年隻身前往菲律賓淘金,1991年返回福州創立世紀金源搞起房地產。世紀金源不斷擴張,變身為控制著千億級別資產的大型集團公司。

2013年3月,黃如論以27億美元的財富成為福建首富;2016年以237.9億元人民幣資產位列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第49名。

黃如論頭銜眾多,且跨北京、重慶、福建、雲南多地,包括中國商業聯合會副會長、中國人民大學兼職教授、重慶市華商會會長、雲南省政府顧問、福建閩江學院副董事長、中國致公黨福建省委副主委等,顯示其人脈甚廣。

雲南方面。去年10月,前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被判終身監禁後,官媒報道,白恩培受賄近2.5億元,其中世紀金源涉案。據財新網報道,據稱,世紀金源給酷愛翡翠和玉石的白恩培之妻張慧清送了玉石,涉及金額不低。因黃如論出事在白恩培判刑之後,外界研判,黃案的主題應在白恩培之外。

重慶方面。多維新聞報道,曾有接近黃家的人士透露,黃如論和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父親薄一波是忘年交,薄一波對黃如論欣賞有加,收他做乾兒子。

福建、北京方面。《開放》雜誌披露,黃1991年返回福州辦房地產公司時,賈慶林正任福建省長、省委書記。賈的秘書譚維克遂把黃介紹給賈家。最終,他成為賈家的「錢袋子」。有北京知情者說,黃如論只不過是賈家的馬仔。實際主事人是賈的女婿李伯潭。

賈慶林1996年調任北京市長後,世紀金源也於1998年前往北京發展,3年中,開發出北京世紀嘉園、世紀城等共370萬平方米的樓盤,震驚業界。

外界分析,屬於外來戶的黃如論,如果沒有賈家助力,根本不可能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取得如此業績。

賈慶林三名秘書均出狀況

賈慶林上調北京時,把秘書譚維克也帶到北京任市委副秘書長。賈升任北京市委書記後,譚維克被提拔為海澱區委書記,上述藍黛俱樂部也正在海澱區的地界。

2007年4月,與譚維克搭班的海澱區區長周良洛被中紀委帶走接受調查(注意,不是北京市紀委,後判死緩)。2009年11月,譚維克被調「冷衙門」北京市社科院任院長(6年後退休),當時賈慶林已經是中共政治局常委、政協主席。

分析認為,賈位居中共權力金字塔頂層,但都未能保住這位前秘書仕途,加之中紀委直接涉入,說明背後案情並不簡單。

中共十八大後,賈慶林退休,但其留在中共全國政協的兩名秘書日子卻並不太妙。

賈慶林在政協任職時的大秘仝廣成(副部級),先後被褫奪全國政協機關紀檢組組長、副秘書長的實權頭銜,僅剩一個機關黨組副書記的虛銜。而給賈慶林當了10年全國政協副秘書長的孫懷山(正部級)也已於今年3月落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