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6月17日,是德國東柏林人民起義反抗共產黨暴政64周年的紀念日。每一年的這一天,柏林都會舉行多種紀念活動,悼念那些為爭取自由、民主的受難者。同時,「6.17」事件也備受德國社會的高度評價。那麼,「6.17」人民起義反抗共產黨暴政有何歷史和現實意義?就此,大紀元記者專訪了旅居德國的著名政治學家仲維光先生。

仲維光先生,1988年來到德國,後在波鴻魯爾大學研究當代中國知識份子和思想問題。90年代中期,開始研究當代極權主義思想問題等。

1953年6月17日,在蘇聯支持及操控建立的東德共產黨政權裏,當時因建築工人對政府工資政策的不滿,以及漲價和民眾生活的惡化,爆發了第一次大規模的反抗共產黨專制的民眾起義。

東德700多個地區、超過50萬的民眾走上街頭遊行示威,但遭到了東德政府的血腥鎮壓。據公開資料,在這次事件中至少有上百人喪生,幾萬人被逮捕關押。

記者:您認為德國東柏林「6.17」人民起義反抗共產黨暴政這一事件的歷史意義是甚麼?

仲維光:我覺得,當年這個抗暴活動,每一個在共產黨國家生活的人,都可以看到共產黨的驚人的類似性。

在共產黨國家、這個一黨專制國家,它的一些政策民眾始終是不滿的,一旦有一個機會爆發的時候,就會一下子燃燒起來。

當年在「6.17」的時候,因為建築工人對延長他們的工作不加薪,而且對當時的物價上漲非常的不滿,因此很迅速地在兩三天之內就發展成在東德700個地方、幾十萬人的上街抗議。

而當年這個歷史事件,共產黨出動軍隊、坦克來鎮壓,後來的人也能夠看到它不是偶然的。也就是說,共產黨對於任何危及到它的權力的民眾反抗活動,都會毫不留情地用槍炮、坦克來鎮壓。

所以,實際上到1989年,以及後來中國所發生的一系列的鎮壓,應該所有的人都不感到奇怪,因為從1953年開始到1956年的匈牙利事件、到1959年中國的西藏拉薩事件,這一系列的事件都說明了共產黨它是手握屠刀,而且是非常殘暴的。

歷史告訴我們,在今天的中國依然是如此,也就是說,這個共產黨政權,如果民眾真的有聲音反對它,它們會非常殘酷、殘暴、毫不留情、沒有人性地給予鎮壓,包括今天大陸和台灣的關係、大陸和香港的關係,也就是說,民眾只要對共產黨政權有威脅的時候,它就會不顧法治、不顧人間道義地血腥鎮壓,這是「6.17」的歷史意義。

記者:每一年的6月17日,德國都要舉行隆重的紀念活動,今年柏林市長親臨向為自由而獻身的勇士們敬獻了花圈,德國商務部長說,他們的遺產就是我們的責任。您認為對「617」的紀念有甚麼現實意義?

仲維光:今天紀念的現實意義,大家知道,尤其來到德國的人都可以看到,每一年,德國人在這一天都要隆重紀念,而且從1954年開始,德國人就把這一天做成一個非常重要的紀念日,甚至有人提出把這一天做成統一日,因此,這一天的意義是巨大的。

它的意義就在於,89年柏林牆倒塌以後,德國人清楚地認識到,柏林牆的倒塌就始於53年「6.17」民眾的反抗。也就是說,民眾「6.17」的反抗,顯示的是民眾對於自由、對於民主的追求。而且,顯示出所有的民眾對這種追求的勇氣,這樣最後一定會導致專制倒台。

在德國進行這種歷史性紀念的時候,今天生活在海外的華人、各國政府和民眾都要看到,中國民眾嚮往自由、嚮往民主的希望和勇氣。

所以,今年這個紀念活動跟往年一樣,這一切再次被強調。而且,無論是德國政府的領導人,還是民間人士,都再次強調,不要忘記那些犧牲的人,並更具體地提出對那些犧牲者的救助和賠償,以及其他問題。

所以,對這個事件的紀念又告訴人們,任何一個歷史性的事件都會被人們記錄在紙上。因此,每個人、每天,我們做事的時候都要記住,人在做,天在看。

記者:紀念「6.17」對中國人有哪些意義?

仲維光:對於中國人來說,第一,「617」就是1959年鎮壓藏族民族起義、文化大革命中的一系列對民眾的鎮壓,以及80年代多次在拉薩鎮壓藏族民眾的反抗、89年天安門大屠殺的先聲。

我記得一個澳洲記者在89年發生了天安門大屠殺以後說過,任何一個人都不應該對共產黨在天安門用槍炮來鎮壓學生感到驚奇,因為它歷來如此。

第二,這個「6.17」的教訓,告訴共產黨那些現任的領導人,不管你怎樣負隅頑抗、不管採取甚麼樣的欺騙手段,東德歷史和未來的發展都是你以後的榜樣。也就是說,任何一黨專制的領導者一定會失敗,而且那些在台上的人要記住,放下屠刀才能立地成佛,不然,你就會被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你就是民族的罪人。

第三,民眾要有勇氣來反抗這個暴政,而且,這個紀念說明,民眾的反抗是人生來具有的權利。這個紀念還說明對於西方各國的那些人,如果你今天對中國的這種鎮壓採取綏靖,同樣明天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