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2017年陸家嘴論壇上,針對金融監管體制的改革,中共「一行三會」的表態有所差異,釋放出不同信號,引發業界關注。

「一行三會」釋放不同信號

在6月20日和21日的陸家嘴論壇上,針對金融監管體制問題公開發言的中共監管層人士,包括央行行長,以及銀監會、證監會和保監會的副主席。

中共央行行長周小川的發言,被業界解讀為罕見高度強調「穩定」,他也提到金融改革,但同時說「穩定」是金融改革的前提。

而銀監會副主席王兆星的發言,則被視為非常強調「改革」,其說法是「不能因為出現金融亂象和風險而動搖改革決心」;與周小川的觀點似有不同。

業界分析,從王兆星的表態來看,未來銀監會可能會有一定動作,比如MPA、利率調控等方面。

而證監會副主席姜洋則與周小川的論調相似,他說監管力度不要太大,「依靠央行牽頭的金融監管協調機制」。業界分析,姜洋的話可能釋放出一個信號,未來一段時期的監管體制可能由央行主導。

保監會副主席黃洪提到「防風險」,並說改革可以降低風險。業界人士發現,保監會在改革方面的表態並不多,業界預計保監會不會有大動作。

當局金融監管或升級

金融監管體制的內容主要包括,誰來監管金融機構、金融市場和金融業務;監管方式;誰來對監管效果負責和怎麼負責。

今年以來,隨著原中共保監會主席項俊波、與江派關係密切的「私募一哥」徐翔等人被調查或被判刑,當局金融監管升級。

此次央行行長周小川在陸家嘴論壇上的發言中說「如果金融不穩定會出大亂子」,被外界視為當局的金融監管從2015年股災至今,還有繼續升級的可能。

而證監會副主席姜洋的「依靠央行牽頭的金融監管協調機制」的說法,正觸及從去年至今經濟界存在爭議的問題——「一行三會」是否改組以及怎樣改組,市場出現多種改組方案,此次姜洋的提法,令外界猜測是否即將有定論。

另外,今年以來,中國金融市場處於密集去槓杆的過程中。央行對貨幣政策的表述一改以往的「穩健寬鬆」,變成「穩健中性」,又分別在1月末和3月中旬兩次上調公開市場操作利率。

但是收緊貨幣的同時,市場出現資金緊張的情況,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Shibor)持續飆升,金融市場融資成本上升,甚至最近超出貸款利率LP,債市也出現一年期和十年期倒掛的情況,股市從4月份以來持續下跌。

從6月以來,央行又開始大規模釋放流動性。21日最新數據顯示,央行公開市場、MLF(中期借貸便利操作)的淨投放規模高達6067億元人民幣。

有市場分析表示,如果中共不去槓杆,中國經濟面臨債務泡沫破裂的風險,但是就在這種多年形成的泡沫經濟下,去槓杆又會增加負債主體的資金壓力,信貸風險同樣會加大,央行6月份的大規模釋放流動性的動作被解讀為或是維穩之意。

另外,證監會今年加快了首次公開發行股票(IPO)的速度,但是,隨著市場資金緊張等因素所致的4月份以來的A股持續下跌,證監會最近又再次放緩IPO,同時在中國經濟界引發了IPO是否應該暫停的激烈論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