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共當局對武警部隊進行大調整,12個省區的武警主官被罷免,19名軍級將領被免職。時事評論員文昭表示,這是習近平確保十九大安全的做法。另外,一名前武警北京總隊第五支隊前副隊長對大紀元細數了武警部隊中腐敗的渠道以及軍官被調離的結果。

武警腐敗渠道多樣

武警北京總隊第五支隊前副隊長邵長勇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武警中買賣官位明碼標價,腐敗種類多樣:有下級給上級行賄,武警跟外事執勤單位、地方政府之間存在賄賂關係,武警招待所通過色情服務謀利,在應徵入伍環節也賺錢。

他說:「我的一個老領導,他們(對他)說你要提將軍的話300萬,2010年左右提將軍的價格。價格也在變化,也在漲,都明碼標價了。一個戰士,想當兵要請客送禮;分配一個好的兵種,入黨提幹,探親假,甚至復員回家你也得送禮。一個老領導就說過,從一個團你就可以看到整個部隊的狀態。」

邵長勇介紹,由於武警最主要的有2個任務,一個是執勤,一個是處理突發事件,而這些都跟地方政府有關係,武警中的腐敗在這個環節也是層出不窮。他還介紹了一個發生在1996年稍大的腐敗案,那是邵長勇當排長的第二年,「我們北京總隊裏,全國總隊最著名的、配備最強、管理最嚴的總隊,在小關那個地方,武警招待所提供色情服務,被曝光後,司政委被辭職。這種事兒看似不可思議,但是非常多,以至於都見怪不怪了。」

5年前,由江派前常委周永康掌控的武警部隊參與了其策動的北京「3.19政變」。習近平上任後,開始不斷清洗中共武警部隊,有十多名高級將領被調查。檔案圖片。(Feng Li/Getty Images)
5年前,由江派前常委周永康掌控的武警部隊參與了其策動的北京「3.19政變」。習近平上任後,開始不斷清洗中共武警部隊,有十多名高級將領被調查。檔案圖片。(Feng Li/Getty Images)

1997年,武警(北京總隊)戰士張金龍,殺害了(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李沛瑤。邵長勇說,「張金龍入伍前就有(盜竊)前科,他家裏人千方百計的花錢送到部隊來了。不久,北京武警總隊的副司令開槍自殺。他為甚麼要自殺?是想把背後(腐敗黑幕)抹掉。」

邵長勇還說,低層士官選擇行賄對象,就如同押注一場政治賭博,站隊如果站錯了,就會很慘。「你要是誰都不站隊的話,就沒有人保護你,要是出事的話,所有的人、事都說你。」而在軍隊中有權接受舉報、查財務的記點一職根本發揮不了作用,因為連這些記點都是靠人脈提拔上來,同時又受軍隊管制。

另外,據港媒《爭鳴》雜誌2017年2月報道,武警部隊經營的醫院、房地產、酒店等經濟實體,從2001年到2015年底,每年武警部隊可從中收入78.2億至502.4億元。

中共武警部隊於1982年成立,分內衛部隊、專業警種、公安現役部隊3大塊。其中,內衛部隊包括省級總隊和機動師,專業警種部隊包括黃金、森林、水電、交通部隊,公安現役部隊包括邊防、消防、警衛部隊及個別其它部隊。1989年六四事件後,中共因出動正規軍鎮壓百姓而受到國際譴責,從此將維穩相關的任務,轉為武警執行。

根據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大量調查報告顯示,武警部隊高層積極追隨江澤民集團,執行迫害法輪功政策,換取升遷機會,而武警醫院也成為非法器官移植的重災區。

軍官調任,對士兵的承諾被泡湯

《星島日報》19日報道稱,4名正軍級、15名副軍級的中共武警軍官上周同時被免職,其中大都是地方總隊的主官。部分被免職的軍官為:程偉,正軍職,曾任中共武警北京市總隊政委,去年調任中共武警政治部副主任;唐曉,正軍職,曾任中共武警西藏總隊政委,去年調任中共武警水電指揮部政委;詹海觀,正軍職,中共武警後勤部政委。

還有,中共河南總隊司令員唐大淮、中共遼寧總隊司令員於文福、中共安徽總隊政委馬立克、中共海南總隊政委雷萬軍、中共天津總隊政委王獻華、中共北京總隊政治部主任蘇瑞超、中共西藏總隊司令員宋寶善和政委肖陽忠、中共重慶總隊司令員何良魁和政委汪海。

另外,中共官方微信號政知見18日還披露了6月12日至17日,青海、陝西、甘肅、湖南、雲南、河北省的武警總隊司令員被罷免。

《星島日報》分析認為,這是早前習近平在戴肅軍案後作出重要批示下,嚴抓軍隊反腐,緊盯武警部隊腐敗的結果。時事評論員文昭認為是「確保槍桿子、刀把子對於習近平絕對安全」的結果。

中共前武警部隊司令員王建平在2016年年末被拋出。(網絡圖片)
中共前武警部隊司令員王建平在2016年年末被拋出。(網絡圖片)

據悉,繼原武警部隊司令員王建平、副司令員牛志忠等人落馬後,武警副司令員戴肅軍中將在2016年10月20日被帶走調查,副司令員潘昌傑、副政委姚立功也被免職。

武警北京總隊第五支隊前副隊長邵長勇告訴大紀元記者,中共軍隊的所屬一直在發生變化,從江澤民執政,武警由國務院、中央軍委雙重領導;到胡錦濤,武警被政法委的周永康把持;再到習近平,武警權力回歸本壘。他表示,中央對地方武警主官的調動,削弱了軍官跟當地執勤單位、地方政府之間的利益關係,同時也使得原本在這些官員身上行賄的眾多士兵,無法達到升遷、轉業等目的。

「從排長就跟著一個人往前走,突然這個人變動了,那個底層士兵的整個政治命脈也會有很大的變數,與之相關的行賄渠道又要重新經營。也就是說,上面的變化了,會讓好多人都隨著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