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大家是否對去年12月23日發生在北京的一件廣受人關注的事情還有印象?當時,警方針對包括三家京城最有名氣的高檔夜總會在內的娛樂場所展開了大規模掃黃行動,其中一家藍黛俱樂部位於世紀金源大飯店內。世紀金源集團董事局主席名叫黃如論,號稱千億巨富,其出生在福建,後隻身到菲律賓淘金,1991年回國後經商。

在今年大年三十,金融大鱷、「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被從香港帶回內地進行調查後,黃如論也傳出了被帶走協助調查的傳聞,因為其二人關係密切。6月21日傍晚,大陸「海峽都市報微信工號」的一則消息似乎證實了這樣的傳聞並不是空穴來風。該消息稱,當日上午,福建省政協常委會會議免去了黃如論政協第十一屆福建省委員會常務委員職務、撤銷其委員資格,而原因就是其「涉嫌行賄犯罪」。

黃如論究竟向哪些中共高官行賄了呢?首當其衝的高官就是江澤民的大馬仔賈慶林。香港《開放》雜誌2004年9月刊曾披露,黃如論早年曾在菲律賓等多個國家從事貿易,1991年返回福州辦房地產公司時,彼時賈慶林正任福建省長、省委書記。賈慶林的秘書譚維克遂把黃如論介紹給賈家。最終,他成為賈家的「錢袋子」。

有北京知情者說,「外界都以為金源集團姓黃,法律上沒錯,但實際上,黃如論只不過是賈家的馬仔、具體經營者。實際主事人是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源。」而這個李伯源與肖建華、車峰都有交集。

1995年賈慶林從福建調到北京後,黃如論的金源集團也於1998年前往北京發展,並在三年之中,先後開發出了北京世紀嘉園、北京世紀城等共370萬平方米的樓盤,震驚業界。沒有人否認,如果沒有賈家的助力,作為「外來戶」的黃如論是無論如何不會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取得如此業績的。

也因為這層關係,在黃如論傳出被帶走協助調查的消息後,賈慶林發出了頗有意味的言論。據香港《爭鳴》雜誌今年2月號上披露,在2017年的元旦聚餐會上,賈慶林如此說道:「上兩屆分工,我抓統戰工作。現在巡視、考察出統戰工作問題一大堆,清算搞鬼的令計劃,實質是劍指我老賈。我稱不稱職已過去,但我沒野心。」

顯然,賈慶林深知中共高層博弈的內幕,作為江派大馬仔的他發出此語,實際上是在告訴習陣營,自己不管稱不稱職,但自己沒有野心。這可視作是一種變相的告饒。

不過,跟隨江默默發大財的賈慶林及其家族的經濟問題小不了,從賴昌星到「白手套」黃如論,賈家財富是如何積累起來的,二者應該是大致清楚。不知被指控「行賄罪」的黃如論是否會披露賈家的秘密?賈慶林會否步周永康的後塵?

除了賈慶林,黃如論涉嫌行賄的高官名單中應該不會少了江蘇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楊岳。3月底,曾傳出楊岳「跳樓」的消息,但兩天後被闢謠。然而,比較讓人費解的是,主管農業農村經濟、水利、海洋、法制、金融、林業、扶貧等方面工作的楊岳,為何自2月11日就從媒體上消失了?為何要通過微信刻意闢謠?根據以往落馬官員的露面規律,沒有人可以保證,楊岳的露面代表著他的平安無事。

這個楊岳與黃如論也有著不少交集。楊岳早年在團中央工作,2008年8月,調到福建成為當時最年輕的省級黨委常委,後任福建省委秘書長。2011年11月,改任福州市委書記。2016年7月則升任為江蘇省副省長。

在北京和福建期間,楊岳非常支持令計劃之妻谷麗萍創辦的中國青年創業國際計劃(YBC),並親自參加該項目的招待會,將其擴展到福建。此外,在福州期間,楊岳與黃如論、肖建華產生了利益上的交換。

根據中新社福建分社報導,2012年8月,福州市政府與海航集團有限公司舉行戰略合作框架協議簽約儀式,雙方簽署了一份涉及航空公司、臨空產業園、產業基金、融資租賃、金融機構等八個方面內容的框架協議。而在7月份,時任福州市委書記的楊岳和福州市長楊益民在北京拜訪了國家民航總局局長李家祥,探討了福建航空的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海航集團戰略合作方正是黃如論和肖建華。他們的資本注入福建航空業不可說不是一件大事。

而楊岳與黃如論的交集並不限於此。2006年,黃如論向閩江學院捐贈500萬元人民幣,建設學院2號教學樓。根據閩江學院董事會章程,黃如論受聘擔任閩江學院董事會副董事長,而楊岳則擔任閩江學院第三屆董事會董事長。如果楊岳在黃如論的行賄名單上,其仕途就此打住,被查是難以避免的。

如果說黃如論被協助調查讓賈慶林等高官坐臥不安,那麼,作為曾慶紅家族等中共高官家族「白手套」的肖建華,在接受調查的這幾個月中,又吐露出了曾家和劉雲山家族多少秘密呢?被認為已然高危的曾慶紅還在借酒消愁嗎?

至於頻頻利用人大在香港攪局的張德江,其在吉林、廣東與之有關聯的官員近期不斷「被打」,與之相對的是,張在公開場合幾次提到「四個意識」。其背後的原因不難想像。

與之類似的還有劉雲山。20日,有朋友偶然看到劉雲山在央視新聞聯播中的畫面大笑不止。彼時央視鏡頭顯示的是,習近平在講話,劉雲山不停地在記錄,不曾抬頭面對鏡頭一秒,其貌似「謙恭」的態度讓了解內情的人感到十分好笑:難不成劉雲山也感到了危機在眼前?

不單單是這幾人感到了腳下的萬丈深淵,20日網上流傳的業已落馬的中共海軍原政治部主任楊世光的「懺悔書」,透露出了原總政治部副主任張樹田上將已然被查,更讓人關注與之關係密切的江澤民大秘賈廷安的下落。而早前,曾傳出賈廷安被軍紀委問話和被停職的消息。

在江澤民的大馬仔們人人自危之際,江氏家族也頻傳不妙消息。江澤民的侄子、上海原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吳志明的馬仔紛紛被查,其明顯在指向他們的靠山吳志明;而上海紀委5月工作報告中點出的上海6個貪官,皆與江家有關聯。再有,江綿恆近期出國、江澤民「露面」消息漏洞百出。

這一切無疑在傳遞一個清晰的信號:江家與江派大馬仔們已是人人自危,習陣營幾年來下的一盤大棋正在收官,十九大前或有結果。不過,在十九大召開前的這4個多月,在大棋沒有徹底收官之前,沒有人可以保證寧可魚死網破的江派不再興風作浪,沒有人可以預料會有怎樣棘手的事情發生。但不管面對怎樣的局勢,破局的關鍵只有一個:擒賊擒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