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巴拿馬與中國閃電建交,讓中華民國失去一個重要邦交國。餘波未平,又有五個非邦交國要求台灣代表處更名。對於突如其來的外交事件,台灣方面雖然有一些擔憂,但多數台灣人表示淡定。有評論認爲,堅持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的台灣,提升綜合實力,走出自己獨特的生存之路。

6月13日,巴拿馬與北京建交同時,與中華民國超越百年的外交關係正式結束。中華民國邦交國數量再減為20個,為歷史新低。

餘波未平,14日下午,台灣外交部對外表示,已有五個非邦交國家要求台灣在該國代表機構更名,去除名稱中的「台灣」或「中華民國」字樣。

據台灣中時電子報報道,在台灣駐外無邦交外館中,有七個外館使用「中華民國」或「台灣」的名稱,中國對此相當不滿。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這是巴拿馬與台灣斷交後引發的骨牌效應,也是北京持續打壓的結果。

中共打壓是對民主的懼怕

對於接踵而至的外交問題,台灣官員表示不會和北京開展「金錢外交遊戲」競爭。不少台灣人士表現出相對的淡定。

曾在兩岸三地多年從事金融投資的台灣企業高管Title Xu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多年來邦交國與台斷交曾造成台灣社會震撼的,唯有1971年台灣被迫退出聯合國事件,其後發生的邦交國斷交,都未曾對台灣社會造成重大影響。

Title Xu說,1992年與台灣在經貿上亦友亦敵的南韓與台灣斷交,都未曾影響台灣對外經貿的能力,今日更何況與台灣經貿比率低的國家與台灣斷交,不會影響台灣對外的影響力。

Title Xu指出,在台灣,持「急統」與「急獨」觀點的人加起來都難超過總人口的十分之一,中共以「台獨」打壓台灣,實則是出於對台灣民主制度的懼怕。

免簽證說明問題

近期社交媒體Facebook熱傳一則帖文:中國大陸邦交國172個;台灣邦交國20個。大陸免簽證的國家20幾個;台灣免簽證的國家160多個。邦交是官方,免簽是人民。結論:大陸領導哪都能去,老百姓哪都去不了。台灣總統哪都去不了,但老百姓哪都能去。

Title Xu表示,「免簽證」被視為一個國家的社會開放程度:包括本國人民出國的便利性與外國人入境的便利性。從這一帖文,可以看出兩個政權對自己各自人民的態度。

他說,共黨主政下的中國政府雖然利用政治勢力與金錢外交攏絡了172個邦交國,常理上以中共的勢力不難與這些國家成為「免簽證」的國家,但它卻沒有這樣做。原因很簡單,不是「不能做到」,而是「不願做到」;它一方面是阻礙中國人民出行的便利,阻礙人民出行的自由,另一方面也在阻擋外國人到訪的便利性,增加外國人進入中國社會的屏障,故而顯示出,共黨主政下的中國是個「封閉的社會」、「漠視人民福利的社會」。

中華民國前副總統呂秀蓮則向美國之音表示,持中華民國護照的台灣人能獲得全世界現在有165個國家給予免簽證,在資質來講,說明台灣人民在各方面都是大國的水準。

呂秀蓮說,中國(共)雖然強大,但全世界很多人不一定那麼喜歡它。台灣與人為善,台灣的外交可以更靈活更實質,在165個跟我們友好免簽證的國家之內,發揮更多柔性力量,「走上soft power加上smart power,甚至我覺得可以用sweet power」。

提升綜合國力 做務實外交

去年12月底聖多美與普林西比宣佈與台灣斷交,主要是聖國索討約台幣64億元金援,基於踏實外交,台灣不願做金錢遊戲。

高雄大學政治法律學系教授廖義銘對媒體表示,不擔心邦交國有骨牌效應,建議政府以較多資源用於維持台灣護照在國際暢行的靈活度,那樣的邦誼對國人最實在。

台灣前外交部研設會主委顏建發則表示,外交對台灣雖然重要,但不是核心,台灣有綜合國力,加上堅持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只要走對了路,台灣在國際社會中的角色不會被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