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大王」福耀玻璃集團董事長曹德旺去年12月響應美國總統當選人特朗普的倡議,宣佈在美國再增10億美元投資建廠,並大讚美方條件好引起軒然大波。日前,曹德旺又因《紐約時報》的一篇報道成為一些媒體的幸災樂禍對象。他近日首次正面回應,稱《紐約時報》的報道不實。

福耀玻璃數年前已率先到美國俄亥俄州設廠,投資6億美元建造的汽車玻璃廠去年10月正式投產,是全球最大汽車玻璃單體工廠,也是該州史上最大的中國投資。但隨著鼓勵美國製造,力主為企業減稅的特朗普當選總統,曹德旺去年底宣佈將在美國投資10億美元建廠。

在對媒體的採訪中,曹德旺就中美兩國在土地、能源、電價、勞動力等方面的差異算了一筆帳。他指,中國只有人工低於美國,但在稅收等各方面的成本上都高過美國很多,在美國開廠可以多賺約一成。曹的言論暴露出中國製造業的成本危機,立刻引起極大反響,還一度引發「跑路」風波。

曹德旺為「跑路」風波澄清沒多久,《紐約時報》日前的一篇題為「中國工廠遇到了美國工會」的報道,再度引爆大陸媒體跟風。

《紐約時報》的文章稱,(來自中國)爆炸式的投資也帶來了出人意料的麻煩。在福耀的車間裏,已經出現了很大的文化衝突,福耀正面臨著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發起的激烈工會運動,以及一名前經理提起的訴訟。文章還採訪數位福耀員工及前員工,稱福耀存在管的嚴,工作條件、安全措施差等諸多問題。聯邦職業安全與衛生署還對福耀的一些違規行為處以了逾22.5萬美元的罰款。

文章稱:「自特朗普勝選以來,像拜耳(Bayer)、軟銀(SoftBank)和印孚瑟斯(Infosys)這樣的外國公司已經宣佈了要在美國創造數以千計的工作崗位的計劃,此舉既貼近特朗普的目標,又能避免『美國優先』的反彈。但是,福耀工廠的情況則揭示了在這個過程中的一個潛在陷阱。」

《紐約時報》的報道傳入大陸,被大陸媒體一渲染後,標題立刻變得更為聳動,如「在美國攤上大事了」「曹德旺10億美元在美國建廠換來辱罵、起訴和罰款」,其中不免夾雜幸災樂禍的意味。

針對這宗新的爭議,曹德旺19日接受中共官媒新華網的採訪,20日又發表署名文章,逐個「澄清」《紐約時報》等報道引發的疑慮。

曹德旺對新華網表示:「《紐約時報》的報道激怒了工廠所在的代頓地區政府。當地政府認為這是造謠,福耀為代頓地區帶來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曹德旺說:「《紐約時報》並沒有到福耀工廠參觀,沒有採訪現場工作的工人,而是在外面找一些被解僱的員工和工會的積極份仔,帶有一定偏見。」

在署名文章中,曹德旺稱,《紐約時報》的文章存在問題,起碼有40%是道聽塗說的,其中主要是採用了被福耀開除的員工的一些說法,聽他們發表一些議論。

至於被美國聯邦安全與衛生署罰款10萬美元,曹德旺稱:「其實從這個金額可以看出來,所謂『環保問題』不是甚麼大的問題⋯⋯在美國,如果一個企業真的被發現環保有問題,別提10萬美元,就是1000萬美元、1億美元都沒用,等待你的首先是工廠暫停生產,進入整改,直到符合標準才能復工。」

被反應的工會問題,曹德旺稱,工會組織到他們那裏召集會議,邀請了來自他們工廠的大概二三十個工會的積極份仔,但按照美國當地的法律,在一家工廠成立工會,必須得到所在工廠半數以上員工的同意。但這次參加他們召集活動的人數則只佔整個工廠的3%—4%,遠遠達不到成立工會的標準。

曹德旺稱,中國企業對美投資,甚至中國在國外投資都會遇到類似的問題。對於《紐約時報》此文的目的,曹德旺直言:「美國政府17日舉行這個對華招商活動,10日《紐約時報》發出這樣一篇文章,後者到底出於甚麼樣的目的,我不太清楚。《紐約時報》是為了拆特朗普政府的台,還是為了體現美國的紳士風度,告訴被邀請來美國投資的上千家中國企業,美國有這些『陽謀』,你們還投不投?」

而之後中國國內一些媒體的「標題黨」文章,更讓曹德旺「實在是驚訝」,「接受不了」。

曹德旺稱:「雖然這個事情是《紐約時報》挑的頭,但中國國內的『標題黨』卻在利用機會大造輿論。」

針對有員工或工人要起訴福耀,曹德旺直言,福耀不怕被起訴,「開除他是因為他職業操守出了問題,我們並不怕他走法律途徑起訴,作為一家公司,我們有我們的用人標準」。

曹德旺生於福建閩清,白手興家,在成為「玻璃大王」之前,早年做過很多小生意,包括街頭小買賣。上世紀80年代初創辦了水表玻璃廠,後來發現汽車玻璃在中國是空白,最終選擇進入汽車玻璃行業。目前,福耀玻璃集團已經成為中國最大、全球第二大的汽車玻璃業龍頭。

據大陸媒體報道,曹德旺是大陸知名的慈善家,也是佛教徒,從1983年第一次捐款至今,曹德旺累計個人捐款已達80億元,曾在2011年捐35億元成立河仁慈善基金會,蟬連中國「首善」稱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