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星原禪意日常水墨畫展」有眾多名人捧場。(王文君/大紀元)
「馬星原禪意日常水墨畫展」有眾多名人捧場。(王文君/大紀元)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馬龍的畫作寓意要立身高處,會看得更遠更闊。(王文君/大紀元)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馬龍的畫作寓意要立身高處,會看得更遠更闊。(王文君/大紀元)

達摩「東來傳道,一葦渡江」。(王文君/大紀元)
達摩「東來傳道,一葦渡江」。(王文君/大紀元)

 

暌違兩年,畫家馬星原(馬龍)再辦畫展,筆墨間增添圓潤色彩,可見功力之增長,實已到了一個正酣之境。再辦畫展,開幕日又適逢雷電風雨交加,連天公也「造美」,親朋戚友更是賞面。退休大法官胡國興、民政局副局長許曉暉、前公民黨黨魁余若薇及一眾藝文界朋友沈西城、李志清、馬榮成,以及作家李怡、兄弟一木等都有現身撐場。

從畫風看意境 

「十八羅漢,各具形態!你看這『開心羅漢』,人的面部表情幾筆就勾勒出來啦,手舞足蹈,今次又加上色彩……」

「你看這幅水墨畫『千山獨行』,遠處黑色的點點及近處山巒,幾有層次感!隱含著修行者踏遍千山都不介意的堅強意志。歷經重重磨難,行過無數的山,歸於現實後,又要繼續征程。」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此處用絕壁代表高處。而立身於高處,會看得更遠更闊,做人也是這樣,立身高處,並不代表你樣樣都高過人,而是你的心境不要好似凡塵世俗一般,要有自己的想法……」

如果記者不是有幸見到作家方舒眉女士的老師、電台節目主持人及美食家葉玉樹先生,真是不知該如何解讀眼前這批畫作,可能只是看看熱鬧而已。經老先生這一講解,似乎明白了箇中內涵,亦頓時來了興致。從『達摩渡江』,看畫家馬星原先生畫風的轉變,再看其內涵和意境,如達摩「東來傳道,一葦渡江」,表面從虛空中來,實則內藏深意。

畫家馬星原畫展以「禪意日常」為主題,當中亦有充滿禪意(哲理)的教育卡通漫畫手稿,相信小朋友看了一定歡喜,連記者都看到忍不住笑。

引用唐·布袋的詩所做的畫:「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身心清淨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充滿哲理,對於農夫來講,在田邊插秧,只有退著插,一畦田的秧苗才能插好,看似退,實則是進。做人,如果能退一步,則是海闊天空。在葉老先生的講解下,記者略有所悟。

「馬龍」是「馬星原」

好多人可能不知道,「馬龍」即是「馬星原」,今次用馬星原這個筆名辦畫展,馬先生就在畫展的開幕日一次過講清楚了其中因緣。

原來,「馬龍」是他畫政治漫畫用的筆名,而「馬星原」則是他30幾年前畫插畫時的筆名。他直言,「那時好少留名,拿了稿費就算了,所以馬星原這個名一直不是很流行。」

2004年,他同太太、作家方舒眉一起創作系列兒童漫畫作品《白貓黑貓》時,就用了「馬星原」這個筆名。「容易同我畫的時事漫畫,即政治漫畫有意分開,因為我想給小朋友不同的一個筆名,是想他們不要太多聯想到我們成人世界的一些鬥爭,給他們比較天真活潑的東西。」

畫水墨畫,再次用「馬星原」這個筆名,他認為,禪意同小朋友的天真一樣,等於他的一副畫:「看山是山,當處於他們這樣年紀時,看山不是山,但到最後,依然是看山是山。本源的初心就是小朋友的初心,純真的世界。」

原來,「馬星原」的意思是「馬姓袁」。(馬龍本名是袁周潮。)他幽默地說,「大家叫我『馬生』時,我都會照應,費事解釋啦。今次,則一次過講清楚啦。」難得同場出現的細佬、畫家一木就笑爆,「我常常被人認作是馬龍。」

馬龍、馬星原

如同一品牌的不同系列

出席開幕禮的嘉賓之一,前公民黨黨魁、大律師余若薇就笑言,聽馬龍講「馬星原」這個筆名的由來時,一下子來了靈感而想起時裝品牌,「馬龍、馬星原就好似時裝品牌一樣,旗下有不同的Line(系列)」,但她就表示,從馬星原禪意水墨畫中感受到童心、善心及真心。

出席開幕禮的嘉賓,除了一眾好友,作家沈西城、李怡,及畫家李志清、馬榮成等,連退休大法官胡國興都現身撐場,亦都盛讚馬星原的水墨畫,無論意境及畫工都好好。連他本人亦都滿意自己的今次的作品。

畫如其人 代其發聲

善於從詩詞和禪意故事中獲取靈感,馬星原說,自己一向鍾意「達摩渡江」、「達摩面壁」等故事,因此亦好自然從中獲取創作靈感。

今次展覽的作品大部份是其新作,同2015年大會堂展出的有甚麼不同呢?他說,「所謂水墨畫就是畫和水,而我們所講的筆墨,就是真真正正描下去的筆及水,上一次以黑白為主,多白描,今次就多了水化效果,並增添了色彩。」

他直言,墨的方法比較難掌握,而從摸索開始到現在,就有了到位的感覺,代表自己在進步當中。他亦對其中的幾幅作品非常之喜愛,其中新作《風雨不動安如山》代表了他的心境:「表達自己的茅屋被秋風吹過,除了哀嘆自己之外,亦都表達了悲天憫人的心境。希望大家都有屋住。」他更笑言,「同香港都幾似喔!大佬,幾萬蚊一呎邊買得起呵!」

「馬星原禪意日常水墨畫展」於即日至8月5日在香港佛光緣美術館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