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學生奧托・溫貝爾(Otto Warmbier)2015年底到北韓旅行,和同伴快樂地丟雪球,當時他絕對想不到,幾天後在搭機離朝時被捕、3個月後被判勞教15年。被關押17個月後終於返家時,他已變成昏迷一年多的植物人,無法向家人親述他在平壤的非人遭遇。

奧托2015年12月29日抵達北韓,預計2016年1月2日離開。幾天前,奧托的弟弟奧斯汀(Austin Warmbier)對外公開一段奧托在北韓遊玩的片段。片中奧托和其他旅行同伴,興奮地對著鏡頭一起丟雪球,並且開懷大笑。奧斯汀說:「這才是我所認識及敬愛的奧托、我的哥哥。」

兩個月後,奧托再次出現在一個片段中,卻是人事皆非的場景。當時21歲的他,被北韓武警架著從一個門中走出來,在鏡頭前鞠躬並宣讀一個事先準備好的「供詞」,解釋他為甚麼會被捕,以及「乞求寬恕」。

奧托表示,他被捕的原因是「竊取在酒店內的一個北韓宣傳標語」,說到最後,他聲淚俱下地說:「我已經作出了一生中最糟糕的決定,但我只是個普通人。」

去年3月北韓對奧托判勞教15年重刑,在被北韓金氏政權囚禁17個月後,周二(6月13日),奧托終於踏上歸鄉之路,但已昏迷不醒一年多,被人用擔架抬著下飛機。他目前在辛辛那提大學醫學中心住院治療,醫生說,奧托「喪失了大量腦組織」,處於無反應的虛弱狀態。

奧托為何會昏迷仍是未知數,辛辛那提大學醫學中心神經學重症監護室主任坎特(Daniel Kanter)說,奧托的狀況似乎符合心肺驟停(cardiopulmonary arrest),它可以造成腦部缺血及腦損害。北韓聲稱,奧托是在2016年3月被判刑後不久感染了肉毒桿菌,服用安眠藥後昏迷。

奧托的家人不相信北韓的片面之詞,他的父親說:「任何文明國家都沒有藉口這麼長時間對他的狀況保密,並且拒絕給他一流的治療。」

如果沒有發生這個意想不到的非人遭遇,奧托現在可能是一名前途無量的投資銀行專家,但他卻被羈押在一個賤民國家,最後在昏迷狀態中返回家園。

奧托學業運動樣樣行 前途無量

BBC新聞報導,奧托的家人住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懷俄明鎮的小郊區,他的父親在當地擁有一家小公司。奧托就讀俄亥俄州最好的高中,以第二名優異成績畢業,而且是個天生的足球運動好手。

高中畢業後,奧托到維珍尼亞大學學習經濟和商業,今年5月的畢業典禮,他缺席了。他的同學說,奧托對自己的未來早有規劃,立志成為一名投資銀行專家。

奧托父親:他被中國的旅行社騙了

奧托於2015年前往倫敦,在倫敦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完成高級計量經濟學課程。他對學習和旅遊的興趣把他帶到亞洲,奧托原本預計在2016年1月到香港的一所大學研習,並決定先到北韓旅遊。

他是通過中國的青年先鋒旅行社(Young Pioneer Tours)的安排前往北韓旅行,這家旅行社是少數被授權組織北韓旅行的中國公司之一,它招攬生意的宣傳是「花一點錢, 就能去你媽媽不讓你去的地方」。

奧托的父親抨擊青年先鋒旅行社,指責其把美國人誆騙到北韓旅遊,而美國人有可能會被扣為人質。

北韓行室友:奧托在錯誤的時機出現在錯誤的地方

來自英國斯塔福德郡(Staffordshire)的丹尼・格拉頓(Danny Gratton),在四天三夜的北韓旅行中和奧托是室友,旅行團中只有他們兩人是單獨旅行。

丹尼告訴BBC新聞,他和奧托一見如故,「他非常陽光、聰明和可愛」。

奧托被指在旅行的第二個晚上,即2015年除夕,嘗試從Yanggakdo酒店的員工專屬區,拿走有北韓宣傳標語的橫幅。

丹尼懷疑奧托是被陷害的,他說,旅行團的行程主要是參觀兩韓邊界及平壤廣場,過程中沒有發生粗暴行為,「我們遵守被告誡的規定」,「沒有跡象顯示,奧托拿走酒店內的宣傳標語,他也沒有提到這件事」。

北韓政府發佈一個片段片段,顯示一個人拿走標語,但是從片段中無法辯識那個人的臉。

奧托2016年1月2日在平壤國際機場要搭機離開北韓時,被北韓保安帶走。

丹尼說:「我和奧托是最後兩名通過護照檢查的人,我們交出了護照,那個檢查護照的人指著奧托,又指著門,兩名保安人員過來,把他架走。」

「當時我開了個嘲諷的玩笑:『我們再也看不到你了』,奧托對我笑了,那是我最後一次看到奧托。」

「他們(北韓)決定抓一個美國人,奧托只是剛好碰上這個時間點,他在錯誤的時間,出現在錯誤的地方。」

奧托被捕到獲釋 恐永遠是個謎

BBC新聞說,旅行團一名成員告訴《華盛頓郵報》,當整團成員抵達北京後,其中一名導遊打電話給奧托,他告訴導遊:「有嚴重的頭痛,想要去醫院。」

北韓到了2016年1月22日才證實奧託被捕,並安排他在當年2月下旬發表電視講話,隨後在3月對他判處15年勞教。

觀察家表示,對外國人來說,這個重刑異乎尋常,有可能與當時美國與北韓之間的緊張關係有關。

目前外界仍不清楚奧托去年3月被判刑後,到今年6月14日獲釋之間,到底在北韓發生了甚麼事。

他的父親說,奧托在被判刑後第二天即陷入昏迷,並指控北韓賤民政權對奧托施以「殘酷和恐嚇」的手段。

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韓國太平洋計劃主任斯蒂芬・哈格德(Stephan Haggard)告訴法新社,北韓情報機構有可能出於害怕,隱瞞奧托的健康狀況,並在某個階段,了解到「如果奧托死在北韓,可能會發生最糟糕的情況,還不如通過外交管道讓他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