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無怠被指是迄今對美國構成最嚴重破壞的中共間諜,他的結局更是轟動一時。上世紀80年代中期,潛伏美國情報機構多年的中共「頭號間諜」金無怠(Larry Wu-Tai Chin)被捕,並在獄中自盡。

30年後,大陸網友日前在網上爆料,稱在北京香山玉皇頂的一個果園內發現金無怠墓碑。由於金自殺後便葬於美國加州,網友猜測香山墓可能是衣冠塚,再次引起對中美「2017間諜戰」的關注。

情報安全部門一向對工作成敗諱莫如深,中國更是如此。從公開的中美情報大事來看,中國對美情報最大的挫敗當屬金無怠落網。究竟30年前發生了甚麼?而美國情報機構又從金無怠案獲知了甚麼?通過美國中情局(CIA)的解密文件以及美國之音的採訪調查,我們一起來還原事實。

1986年2月21日,金無怠吃過早餐後回到房間裏,他坐在櫈子上,把一個垃圾袋套在頭上,用一根鞋帶綁緊頸部,窒息而死。桌上還放著一封沒有來得及寄出、寫給妻子周謹予的信。

當時,金無怠被聯邦機構以間諜罪等罪名起訴,收押等待宣判結果;同時他也在冀望找各種渠道,「請」中共撈他出獄。

兩天前(2月19日),他的妻子周謹予和往常一樣去探視他。那時的他似乎依然相信,中共對他不會袖手旁觀。美國之音的《解密時刻》節目指,「中情局裏的紅色間諜」在調查、採訪多名當年參與金案調查以及金的朋友、家人後,還原了當時的一些對話內容。當時金無怠說:「至少要做給世界看,是不是?人員出了事情,結果,好,就一句『我根本不理』,這從人情上說不過去⋯⋯這個國家不負責任,不會永遠不負責任,對不對?」

昔日大紅人 今日衣冠塚

在金無怠去世後,他被安葬在美國加州的奧塔瑪哈墓園裏。2011年,他的妻子周謹予逝世後也安葬在他旁邊。

如今,北京突現一個金無怠的墓碑,自然讓很多人覺得吃驚。從網友上傳的金無怠墓碑照片來看,墓碑上刻字金無怠生於1922年、死於1986年,籍貫廣東南海,與「間諜」金無怠的生平吻合。立碑下款寫有的三名子女名字也與現實中的金無怠後人相同,且旁邊還有金無怠父親金孟仁的墓碑。

但大家吃驚的更深層原因卻是:至今中共官方從未在公開場合承認過金無怠的中共間諜身份。1986年,美國國務院正式向中共當局提出抗議,而時任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李肇星回應說:「我們同那個人沒有任何關係,美國方面的指控毫無根據。」

據悉,當時金無怠還想抓住最後一根稻草。在一次探視中,他提出要周謹予去一趟北京,設法求見鄧小平。他說:「只要鄧小平能給列根總統撥通一次電話,有可能得到釋放。」但他的妻子和朋友都覺得不可能實現,因為中共根本不承認他的存在。在他入獄後,中共就立刻凍結了匯給他香港帳號中的存款,並斷絕所有聯繫⋯⋯

雖然不知何人在此為金無怠立碑,但墓碑四周雜草叢生,顯得十分荒涼,此景倒與金無怠的生平經歷很是契合。

金無怠與俞強聲 既生瑜何生亮

金無怠生於北京,先輩是滿州旗人,曾駐防廣東南海。金無怠在美國情報機構一共工作37年,歷任美國中央情報局對外廣播情報處翻譯員、分析員、檔案管理員,及美國東亞政策研究室主任等。

金無怠是美國逮捕並定罪的第一個紅色中國間諜。他被指在30多年工作期間,持續向中共政府提供機密情報。1985年,因中共北美情報司司長俞強聲被美方策反,導致金無怠身份暴露,被美國逮捕。

1982年9月,聯邦調查局(FBI)中國反情報組組長史密斯(IC Smith)接到中情局通知,說美情報界遭長時間滲透,對方是個和中國合作的人。消息是從一個中情局策反的中國情報機構人員、代號「舵手」(Planesman,俞強聲)處獲得。

隨後舵手提供更具體的消息:1982年2月,這名男子搭乘航班抵達北京,入住前門飯店553號房間,跟中國公安部高級官員見面且參加高規格晚宴,並被獎勵5萬美元。

1983年4月,美國外國情報監視法庭授權FBI監聽金無怠電話,並對信件、住所及行動進行監控,展開代號「鷹爪行動」調查。

1983年5月,金無怠再次啟程去香港。FBI在出境機場,秘密檢查金無怠的行李,沒有找到機密情報,但卻發現一把北京前門飯店553號房間的鑰匙(一年前離開時忘了歸還)。這與舵手提供的信息對上了號。

FBI直接登門 成功盤問金無怠

在起訴中共間諜案中,美國司法部面臨的最大難題就是必須有足夠的呈堂證據,才能確保案件被起訴。要取得實物證據非常難,因為幾乎不可能在現場人贓並獲,而間諜們通常也不會留下太多的蛛絲馬跡。

當年調查金案的史密斯告訴美國之音:「隨著調查的深入,在一年、一年半左右的時間裏,我們收集了很多信息,但是證據非常少。我所說的是實物證據,就是那種確鑿的,可以呈堂的證據。所以事情變得很明了,確保這個案件值得被起訴的唯一可行方法,就是通過一次成功的盤問(讓他招供)。」

1985年11月,FBI探員登門拜訪金無怠,直奔主題,起初金無怠否認在中情局工作期間或退休後,跟中國情報官員進行過任何接觸。但當聽到「區啟明」(從1952年開始,跟金無怠直接接觸的中共特工,合作關係長達20多年)三個字後,金無怠的鎮定消失,之後他決定配合盤問。

當《華盛頓郵報》登出金無怠被捕,指其在過去30年裏一直向中國傳遞情報時,震驚美國社會。因為從表面上看,金無怠很普通、很正常,且連他妻子周謹予都不知道。

他的好友張茂林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透露,在日常生活中,金無怠非常節省,「衣服、鞋、襪都是Yard Sale(庭院舊貨市場)買的,他從來沒有到百貨商店給自己買一件新衣服」,但同時他又好色、好賭。

史密斯則表示「最成功的間諜是那些表面看起來非常普通的人,他們從不惹人注意、不開豪車」。「從很多方面看,金無怠是一個完美的間諜。」

金無怠的情報直通中共中央

那麼金無怠是何時為中共服務的呢?根據法庭文件,金無怠稱早在1944年(41年前),他在美國駐中國福州聯絡處獲得秘書兼翻譯差事時,就被中共策反。而從1949年中共建政後,他開始不斷地為中共提供情報。

史密斯表示:「當他看到一份文件,他覺得北京可能會感興趣時,他會把文件藏在外套口袋裏,或是袖子裏面,然後走出辦公樓,回到家把文件用相機翻拍下來。第二天再把文件放回原處。攢下兩卷膠卷以後,他就會和外界聯絡。」

尤其是1965年,金無怠成為中情局的正式僱員後,獲得接觸最高機密的權限。但當時中國正處於「文化大革命」,他的中國上司區啟明被關押在監獄裏,所以到1976年兩人才恢復聯繫。

也就是說,1965—1976年間,金無怠向中共傳遞的情報非常有限,這與他留下的個人日記也能對上,他有一個習慣、凡事都要記錄下來,這也給FBI留下了諸多證據。

1976年後,區啟明告訴金無怠兩條路徑向中共匯報情報:第一、如果有機會來香港,事先給香港的「羅先生」寫一封信或寄一張明信片,有人會在指定日期南下來見他;第二、如果有機密情報要傳遞,打電話聯絡加拿大多倫多的「李先生」。

根據紀錄,從1979年到1982年,金無怠至少四次先飛往紐約的水牛城,再開車前往多倫多與「李先生」接頭,把膠卷交給他。而每一批情報都需要兩名翻譯花上兩個月時間才能全部譯成中文,之後呈交給中國的最高權力機構——中共中央政治局。與此同時,金無怠的香港銀行戶口的存款也在增加。

金無怠的死至今是迷

金無怠死後,他的兒子金鹿石(醫生)參與法醫驗屍,結論是金無怠是自殺,沒有他殺的嫌疑。然而這並不能完全打消人們的疑慮。

他逝世的妻子周謹予以及朋友對「自殺」的結論表示懷疑。在美國之音的採訪中,金的好友張茂林說:「我一直都懷疑,我到現在還懷疑,他完全不像是自殺的。」他提及金無怠留下的最後一封信,裏面還讓周謹予第二天給他帶東西,「可是那天早上他就自殺了,所以我就覺得蠻奇怪的」。

當時負責此案的控方法律顧問、聯邦助理檢察官約瑟夫・亞若尼卡告訴美國之音:「我認為,除非有人暗示他是時候結束這一切了,否則他應該不會這麼做。」因為把垃圾袋套在頭上,再綁上鞋帶,窒息而死,需要無比的自制力。「他像是專門練習過似的,人的自然反應,直覺應該是把袋子扯下來,但金無怠不是,他就那麼坐著。」

亞若尼卡說的「有人」,據說指的是金無怠生前的最後一位訪客——在金自殺前兩天,他妻子離開後稍晚,紐約華文報紙《中報》記者陳國坤與金見面。《中報》當時是美國華人社區一份親中的華文報紙,與中共官方關係密切。

亞若尼卡表示:「或許我過份解讀了這件事,但是當有這樣一位訪客、一位中國的記者,我確信他是中國情報部門的人,或是大使館或領事館派來的。這其中的巧合實在是太多了。」

美情報機構反思金案

在金無怠自殺的當年(1986年),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撰寫了一份機密報告,題名:「應對間諜挑戰:回顧美國的反情報以及安全項目」,這份機密文件已於2010年解密,公眾可在中情局網上查閱。

報告稱,金無怠讓中共能夠從內部數十年窺視美國對中國以及相關話題的情報。金首先作為美軍翻譯,然後是中情局的翻譯員以及外國媒體分析師。報告形容金就像是植入體(Plant),其在1943年進入美軍工作前,已經接受過(中共)情報培訓;且他提供的美方報告受到中共官員的高度表揚。

自金無怠被調查後,美國情報機構發現中國在美國境內採用的情報策略跟當時的共產主義國家蘇聯等不一樣,所以提議美國對中國要採用新的反情報方式,以切合中國情報的突出特點。

而對金無怠案,美反情報工作總結了四個教訓:

第一個教訓,招聘僱員過程中,要重視進行個人的反情報審查。

第二個教訓,需要加強反情報以及安全意識。

對國防承包商人員、政府機構僱員、美國派駐海外人員、外國情報服務機構盯上的同族裔人士,以及國會工作人員的安全意識認識不足。

第三個教訓,需要多加留意僱員的財務、外國旅行以及與外國有聯繫等的敏感信息。FBI在過去的反情報調查中,缺少對財務以及電話紀錄這方面信息的查詢,也可能忽略了外國情報機構與美國情報機構僱員的接觸。

第四個教訓,FBI以及司法部不要過早介入疑似間諜的調查。通常是等到事情變得無法控制,才請FBI介入;因為FBI過早出現,可能會打草驚蛇,導致失敗。同時建議司法部晚些介入,那樣起訴這些案件時,可以有更多證據,才有望將更多的疑犯定罪。

當美國之音的記者李肅問金案的檢方律師亞若尼卡,當時打算給金無怠的量刑是甚麼,他回答:「我們沒有到那一步,因為他自殺了。」但是原本的量刑將是「無期!無期!!無期!!!不能假釋!」

儘管30年過去了,金無怠對中美情報戰略的影響至今仍在。從情報研究中心(CSI)發行的學術季刊《情報研究》(Studies in Intelligence)上來看,在論及中國情報機構的文章中,幾乎都能看到金無怠的名字,出現頻率非常高。2017年,公眾再次掀起對中美間諜戰的關注,對中共頭號間諜「金無怠」的議論也在被重新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