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聯儲上調了聯邦基金利率,國際市場反應並不強烈,人民幣匯率短期企穩。有專家表示,當前人民幣面臨「兩難」;從中長期看,因為人民幣與美元的比值不相匹配,人民幣還會出現大起大落。

北京時間6月15日凌晨,美聯儲宣佈上調聯邦基金利率25個基點至1%-1.25%。美聯儲在政策聲明中稱,維持資產負債表再投資政策,以縮減資產負債表(「縮表」)。利率決議公佈後,黃金瞬間跳漲5美元後開始回落,美元兌日元小幅上揚,歐元兌美元下挫,美國十年期國債利率、美股三大指數走勢平穩。

大陸維持逆回購利率 人民幣匯率短期趨穩

《華爾街日報》評論指出,貨幣政策刺激經濟的特殊時代即將結束,美聯儲作為第一家進行政策轉變的央行,於今日開啟了自金融危機以來的第三次加息,若按計劃行動,預計聯邦基金利率在今年底將升至1.375%,這是自金融危機以來的最高水平。

西南證券分析師張剛表示,對於美聯儲加息,國際市場反應並不強烈。從2015年以來的幾次加息,都沒有促成美元指數的上漲,對一攬子貨幣甚至在貶值。從實際情況看歐洲、日本都在繞開與美元的直接關係,而與其他貨幣直接兌換,實行獨立自主的經濟政策。也因此,人民幣匯率相對是穩定的。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劉健表示,通常開放經濟體應對美國加息的兩種主要辦法,分別是同步加息或者本幣貶值。但中國大陸目前資本帳戶尚未開放,且加息已提前預期,對美元指數影響不大,人民幣匯率有望繼續企穩,國內運用加息和本幣貶值去應對美國加息的必要性不足。

在美聯儲完成今年第二次加息之後,央行未隨著美聯儲步伐繼續調高逆回購利率。6月15日,央行進行了500億元的7天期逆回購操作中標利率2.45%,400億元的14天期逆回購操作中標利率2.6%,600億的28天期逆回購操作中標利率2.75%,均與上次持平。

今年3月美國加息,央行即日上調公開市場逆回購操作利率,被市場解讀為變相加息。

劉健認為,今年年初至今隨著金融去槓桿的推進,市場利率已經上升了不少,前期市場已經出現了一定程度的超調反應,人民幣匯率短期企穩態勢不變。美元指數保持低位震盪,加之央行在中間價中引入逆周期調節因子,貶值預期明顯減弱。

中國知名經濟學家余永定認為,「眼下中國需要保持利率穩定,」「沒有必要跟隨美聯儲。」

加息對大陸影響突出表現在三方面

博山閣主人在《21世紀經濟報道》發文指出,任何一件事肯定都是一把雙刃劍,美聯儲加息從好的方面講,美國債券將會升值,對於持有美元資產的中國人來說更賺錢了;美元資產升值了,人民幣就會貶值,這意味著中國製造的產品從匯率的角度來說變得更便宜了,產品出口競爭力也就更強了,出口也將更為強勁。

從不利方面看,美聯儲一而再再而三地加息,意味著央行加息的可能性也在不斷增加,對於貸款買房的人來說,每個月需要還房貸的金額也就會上升,如果家庭收入沒有增加,無疑就要降低日常生活品質。

美聯儲加息後,美元走強,以美元計價的黃金、白銀等貴金屬會變得更加昂貴,對於投資者的吸引力下降,從而將會導致價格下跌,這種情況下持有黃金就會變得很不划算。同時,美聯儲加息對於出國留學、旅遊以及海淘的人來說,會使費用增加。

人民幣走到了「兩難」境地

大陸《經濟參考》發表文章表示,從歷史數據看,美聯儲幾乎每個加息周期都對全球市場產生重大影響,對新興市場的衝擊更明顯。美聯儲此次會議提出今年內將開始縮減資產負債表,相比預期之中的加息,「縮表」計劃對全球市場的衝擊可能更大,或加劇流動性緊張局面,對此不能掉以輕心。

中國金融智庫研究員鞏勝利向大紀元記者透露,目前,美元在全球外匯儲備所佔份額為61%,而人民幣僅佔1.6%,美元只要有一點小風小浪,人民幣都會是驚濤駭浪。現在人民幣相對穩定,是因為央行將一攬子貨幣由以前的13種增加到了現在大約20種,從而稀釋了單純對美元的匯率,人民幣看上去沒有太大的風險。

鞏勝利認為,這種人民幣與美元不對等,人民幣將來走向國際化,成為國際貨幣,自由兌換美元就會出現很大誤區,人民幣與美元的比值不相匹配,會出現大起大落。這一輪的人民幣升值不是因為中國大陸經濟真正好轉了,而是要因為美元指數由104左右下滑到了96.2%。

鞏勝利指出,目前人民幣走到了兩難境地,加息減息都很麻煩。加息會縮減人民幣市場,減息會加速外匯儲備量的減少。用中長期眼光看,因為要保持和美國、歐盟長期貿易夥伴關係,不能出現太大的貿易逆差,這樣大陸的外匯儲備量還會減少。沒有足夠的外匯儲備,在國際上就沒有話語權。

鞏勝利說,從三月份的數據看,人民幣M2的發行量達158萬億元,比十年前不到40萬億元相比,增長了3倍,現在人民幣發行量增長速度是13%,是GDP的增長速度的兩倍,現在是靠大量發行貨幣支撐著經濟發展,如果沒有這個支撐,經濟就會立馬倒退。但貨幣大量發行,也會造成貨幣泛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