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亭亭,荷葉田田,賞蓮人忙按快門不亦樂乎;儘管蓮農日出而作的身影未歇,蓮花產業仍悄悄變遷。而蓮,依然在晨風中玉立生姿。

六月裏的一個清晨,台灣台南縣白河鎮北郊,大地仍未甦醒,往竹門里、芒果樹蔭蔽天的路旁,這個關子嶺下的蓮花種植區,蓮田裏一支支紅色、白色花瓣的蓮花,已經挺立在蓮葉間,有含苞的、有綻放花朵的,承受了一夜的雨水,水滴沾滿花瓣上,一片片蓮葉像張開的手掌,晨風吹過時,蓄積半夜的雨水就瀉入泥土裏。

「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蓮,花之君子者也。」宋朝周敦頤描繪蓮花的清高聖潔氣質,千百年來已深植人心。

 (fotolia)
(fotolia)

一葉一蓮花

「萬物就是這麼奧妙。」蓮農張先生種了十幾年蓮花,他指著蓮田裏挺立天空的白色含苞蓮花,及旁邊一株蓮葉說:「一株蓮花大約栽種二個月後,它的莖節會長出一株花芽,而且會先長出一片蓮葉來保護它,通常一朵蓮花有一根蓮葉當護花使者,但每片葉子不一定都有這個機會,因為有些莖節間長葉不長花芽,這些身旁沒有花朵伴生的葉子,常在疏葉時被砍除了。」

蓮農張先生後來改種香水蓮花,香水蓮花不長蓮子也不長蓮藕,只有花朵供人觀賞,也可曬乾了製作蓮花茶。他說:「香水睡蓮的花有獨特的芬芳香氣,四季皆可開花,這裏的香水蓮花運銷台灣各地。」

晨曦裏,一位農婦戴著斗笠,身後拖著一個放滿青苔的大水盆,彎著腰、雙手探入蓮田裏,身旁的蓮葉貼浮水面,波影映著粼粼天光,張先生說:「蓮田裏的青苔一定要清除乾淨,不然香水蓮花的葉子沒法呼吸,就長不出花來了。」

天亮時,遠望蓮田一片翠綠,蓮葉上一朵朵粉紅色蓮花在風中搖曳,一隻蜜蜂正舞弄著黃色花蕊。馬路另一邊的田埂上,一位老農婦坐著矮凳,手裏拿著小刀子,把一粒粒蓮子從蓮蓬裏挖出來,放進身旁的桶子裏。這位八十幾歲的老農婦告訴我,要在十幾年前,在這裏挖蓮子的人一早就坐滿了一排。蓮葉翻飛處,有一個年輕人從蓮田裏走了出來,肩上扛著一大把青翠的蓮蓬,向田埂另一端走去。

老農婦說,要在十幾年前,在這裏挖蓮子的人一早就坐滿了一排。
老農婦說,要在十幾年前,在這裏挖蓮子的人一早就坐滿了一排。

蓮子去了皮還得去掉蓮心呢。
蓮子去了皮還得去掉蓮心呢。

台灣面積最廣的蓮田

台南市白河鎮擁有台灣面積最廣的蓮田,種植品種繁多的蓮花與香水睡蓮,蓮藕與蓮子的產量幾乎佔全省的四分之三,因此素有蓮鄉的美名。白河蓮花種植區聚集在北郊的蓮潭、大竹、玉豐、竹門、廣安等幾個里,每年六、七月蓮花盛開時,全台賞蓮人潮蜂擁而至,穿梭蓮田間,體會蓮花飄香的風情。驅車在這幾個蓮田間逛一圈,來回大約要一、兩個小時,就看你如何賞蓮了。

從竹門里穿過白嘉公路往蓮潭里的路上,見一農婦在蓮田裏工作,手裏拿著整棵的蓮株,蓮根還沾滿泥土,站在一片翠綠的蓮葉裏,她告訴我,準備要找幾棵蓮株移植到另一塊蓮田栽種。

蓮花在秋季來臨時,花瓣會自然凋落,花托逐漸長大為蓮蓬,從蓮蓬的小孔裏可以取出蓮實來,一個蓮蓬大約有二、三十粒蓮實。剝開蓮實的硬種皮,裏面是橢圓形的種子,就是蓮子了。蓮子成熟時,蓮蓬的重量增加,如果沒有及時採摘,蓮梗便會折斷,連同蓮子一起掉落水裏。水中的蓮子很快會發芽生根,再長出新的幼小植物體。蓮花靠著這種自然的安排,完成了傳宗接代的使命。

但是這種繁殖方式速度太慢了,蓮農大都是利用肥大的藕根,把藕的前三節切下來作為種藕,大約在四月中旬栽種在富含有機質的土壤裏,並且灌水使土壤成為泥濘,大約一個月以後,種下的藕就會發芽茁壯,待到六、七月間就能開出美麗的花朵了。蓮田裏這位農婦,連莖帶根挖取蓮株直接栽植田裏,也是一種栽植方法,等到一個星期後葉枯根爛,三星期後就會由節處之側牙長出新的根莖葉,當年就可以開花了。

年輕人從蓮田裏走了出來,肩上扛著一大把青翠的蓮蓬,向田埂另一端走去。
年輕人從蓮田裏走了出來,肩上扛著一大把青翠的蓮蓬,向田埂另一端走去。

蓮花在秋季來臨時,花瓣會自然凋落,花托逐漸長大為蓮蓬,從蓮蓬的小孔裏可以取出蓮實來,一個蓮蓬大約有二、三十粒蓮實。
蓮花在秋季來臨時,花瓣會自然凋落,花托逐漸長大為蓮蓬,從蓮蓬的小孔裏可以取出蓮實來,一個蓮蓬大約有二、三十粒蓮實。

白河鎮公所文化觀光課課長黃文興表示,過去在一九九五、一九九六那幾年,是白河地區種植蓮花最興盛的時期,種植面積達到了四百公頃至五百公頃之間。玉豐里的蓮花公園也是在一九九六年建造的。

蓮花公園佔地四公頃左右,蓮田裏種植的蓮花綿延近百尺,微風吹來像一片花海,一座大木橋橫跨廣闊的蓮田,接上對岸的小山,走過木橋登上賞蓮亭,可以從高處遠望一大片的蓮田,感受另外一種風情。每到蓮花盛開季節,賞蓮遊客最喜歡在這裏流連,小孩在橋上奔跑嬉戲,喜好攝影者更穿梭蓮田裏,偶有流動小攤在橋邊販賣香水蓮花、蓮藕茶、藕粉等,為繽紛的蓮田增添熱鬧氣氛。

走近小攤有一股蓮花香氣自然飄散過來,這位小攤主人也種植蓮花,他告訴我說,蓮花開花的習性很有趣,一朵蓮花的花期大概只有三天,每一朵花每天都會展開和閉合,通常在清晨五、六點鐘就盛開了,稍後又漸漸的閉合,到早上十點左右,閉合得像花苞一般,然後一直要到第二天黎明時分才又再度開放,這一開則可以維持到隔天中午,之後花瓣就開始一片片凋謝。他說:「開花的習性,還和日照的明暗有關,如果天氣的陰晴有了變化,開放的情形也會改變。」

蓮花開花的習性很有趣,一朵蓮花的花期大概只有三天,每一朵花每天都會展開和閉合。
蓮花開花的習性很有趣,一朵蓮花的花期大概只有三天,每一朵花每天都會展開和閉合。

一千年前留存至今的蓮子

近幾年來白河鎮種植蓮花的面積明顯減少了。玉豐里有一位老蓮農從年輕時就種植蓮花至今,他在公園的蓮田旁蓋了一間簡陋的小店舖,蓮花季節裏也兼賣一些蓮子、蓮藕粉、蓮藕茶等。店舖後方種了一畝香水蓮花,供人玩賞,還種了幾株大王蓮,大王蓮葉子撐開來浮在水面,可以讓一個小孩坐在上面,像小船一樣划行。

我說白河這地方蓮花種少了很可惜,他顯得一臉的無奈,望著蓮田想了一會,卻說出了一個一千年前留存至今的蓮子,仍會萌芽開花的故事,他說:「因為它有堅硬種皮的保護,所以能夠保持生命力。」

我猜不透老蓮農為何突然說起這個流傳蓮田間的故事,他是否想告訴我,不管歲月、環境如何變化,蓮花聖潔的氣質仍然不變?步上蓮花公園的木橋,眼前一朵朵紅色、白色的蓮花仍然在風中搖曳生姿。◇

農婦戴著斗笠,彎著腰、雙手探入蓮田裏,身旁的蓮葉貼浮水面,波影映著粼粼天光。
農婦戴著斗笠,彎著腰、雙手探入蓮田裏,身旁的蓮葉貼浮水面,波影映著粼粼天光。

農婦手裏拿著整棵的蓮株,蓮根還沾滿泥土,站在一片翠綠的蓮葉裏。
農婦手裏拿著整棵的蓮株,蓮根還沾滿泥土,站在一片翠綠的蓮葉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