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日上午,在通往中央軍委信訪室的道路上布滿大批員警,沿途抓捕來京維權的老兵。約有上千名老兵遭到抓捕,被押送到久敬莊接濟服務中心關押,直到中午才將他們放出來拉回原籍。

長期以來,中共中央對老兵的優撫政策一直得不到落實,引起全國老兵的不滿,不時上演老兵集體上訪維權事件。據訪民之聲報道,此次老兵集體維權是響應「全國兩參老兵聯誼會」的號召,到中央軍委信訪局39號院維權,爭取自身權益。

而「全國兩參老兵聯誼會」此舉,應該是受到近期各地紛紛出台的「老兵安置政策」衝擊,激起了全國老兵更大的不滿情緒。各地新出的安置政策只給城鎮籍老兵安排公益性崗位工作,農村籍老兵不予安置,並取消老兵低保。而城鎮籍老兵認為,他們應該得到的是事業編制,而不是拿公益性崗位來忽悠。

為此,6月1日「全國兩參老兵聯誼會」發出號召,6月15日是全國兩參老兵進入中央軍委信訪局39號院的好日子,也是農村兵進京的好日子,大家趕快行動起來,讓自己的權益不受侵害。

相關政府部門聞訊立即發出維穩資訊通報,要各地高度重視,迅速組織排查,密切關注重點人員動態,切實做好教育穩控工作。

15日一早,軍委附近就布滿了警力,有的是便衣,還有很多各地截訪人員、地方警員。遼寧轉業軍人趙廣軍告訴大紀元記者,他今天很早就到北京,在公車後庫車站下車沒走幾步就被警員攔住了。「都是便衣,他們手拉著手,手扯著手,把我們都攏在一塊,等到車子來就把我們推上車,送到久敬莊。」

趙廣軍說,甚麼問題也沒解決就被抓進久敬莊。「我中午11點半被放出來,裏面已經有1000人了,有參戰老兵、轉業老兵、下崗老兵、殘疾老兵,我們只是來表達我們的訴求,過去應該我得到的我沒得到,應該是我的權利我也沒得到,請國家領導幫我們解決解決。」

吉林老兵萬先生是1979年參戰老兵,後來他家後人全都淪為資本家奴隸。他語氣中充滿了氣憤與無奈,「我去跟他們說理就是不讓我說,把我從久敬莊拉回來」。

中午從久敬莊出來後他就直接被拉回吉林,再到當地警察局報到,回到家已經是半夜11點了。「這些警察就欺壓善良百姓,六四時不讓我們去維權,就搞穩控穩控,六四也過去了,甚麼都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