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說香港的一國兩制已變成一國1.5制,相信大部份香港人都有同感。回歸二十年,香港的自由、法治、經濟、民生不斷惡化,民怨日益加深,港人對前景一片悲觀。在過去五年梁振英的管治下,香港的情況急速下滑,是不爭的事實。但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梁之前的兩任特首董建華及曾蔭權,在任期間劣跡斑斑,其破壞一國兩制的「功勞」,我們豈能遺忘。

董建華一上任便秉承中共政權好大喜功的劣根性,推出一連串雄圖大計,耗費大量公帑建設數碼港、中藥港、郵輪碼頭、及當時被擱置的西九藝術文化區等。但時至今日,這些計劃變成甚麼模樣,市民有目共睹。他的八萬五建屋計劃,更令樓價急跌,很多業主也成為負資產苦主。

在政治層面,他為了架空當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政務司司長而推行的高官問責制,實際上擴大了行政長官的權力。梁振英所以能夠為所欲為,某程度上也是拜他所賜。港大民調風波、放生星島胡仙等事件,更破壞了香港的學術自由和法治。最後,硬推二十三條更促使他腳痛下台。

曾蔭權的政績和董建華不相上下,為求討好中央,在任期間不顧民間反對致力推動多項華而不實的基建工程,包括廣深港高速鐵路、港珠澳大橋、港深空港合作、港深共同開發河套區等。他對不同黨派提出的親疏有別論,嚴重破壞政府與民主派的互信。在慳電膽事件涉嫌輸送利益給親家,後更因多項接受商界利益的非法行為,成為首位鋃鐺入獄的最高官員。

為何在一國兩制下,香港的行政長官及整體管治,一屆不如一屆?道理非常簡單,上樑不正下樑歪,中共政權的貪污腐化,已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回歸後這毒瘤更通過各種管道蔓延到香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香港政商各界人士,又怎有能力對抗這狂潮呢?◇